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菩萨

◎薛舟



菩萨

我不得不多次提到一场洪水
在洪水中人是蚂蚁,或者说
人不如蚂蚁

村庄淹没了
世界变得惊人地平静
现在,大丫躺在水缸里睡觉
水缸飘荡在急切的水面
就像十年以前
她也是这样躺在水缸里
那次她是为了躲避时光的迫害

父亲
坐在天井中央仅有的干地上
和泥造菩萨
1米60高,身宽体胖,样貌慈祥
隔壁的母狗汪汪大叫
好象是对父亲说“慌张—慌张—”
屋顶上的燕子飞出巢穴
一直撞死在南墙
这是泥菩萨发怒的征候——
父亲心里想,
为了让菩萨盘腿坐下
他不惜打折了菩萨的双腿
然后用力攀缘;他还扭断了
菩萨的双臂,放在后背
便于挠痒,但是水
沿着菩萨的屁股往上蔓延
菩萨变得湿淋淋了,就好象
为了保卫我们的村庄出了一身的汗

更多的门被水冲破
更多的帐篷驻扎在山坡
女人们的眼泪汇入河水中
很快变成泥黄色,渐渐地看不见
他们拆下门板,运走又一批财物
从水缸里醒来时,大丫顺手捞取了
一夜的食粮,她开口喊爹
风来堵住她的嘴,她开口喊娘
就听见四处埋伏的生灵跟着喊娘

大丫哭,泥菩萨的眼泪跟着流下来
父亲端来剩余的面粉,敷了菩萨一脸
仿佛他要修造一座坚固的堤坝
他还找来了搓灰板和泥瓦挡
拍打着菩萨的脊背,仿佛要对她说
安慰的话,其实我知道父亲在心里恨她
父亲整理面粉时
还顺手搓平了菩萨宽大的脸

2003年2月25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