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 ⊙ 写作与拯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形影神問答

◎吴季




  形贈影


我和你,這樣生生死死,扶攜著
一對焦灼的兄弟
在保存完好的族譜
和破敗的庭院裡
期待一個來自遙遠城市的功名

在早年的詩書裡,我抄錄
也記住許多句子
二十八歲開始
不停地做官,寫詩,歸隱,總是
攢不夠錢。朋友們關切
問我有什麼打算
而我在庭院裡坐著
用同樣的問題麻煩那些飛鳥
榆柳,桃李,蟬
有時早起,背上乾糧
僱船到附近走走,比較
河的上游和下游
高山丘陵的晨昏變幻
季候更迭,民俗
婚葬的枝節
有時在夜裡仍想著古代
想著圖畫裡那些
奇怪的樹,島,巨獸,猛禽
起身看看門外的菊花
都開得很好

而我多麼喜愛那些
善意的鄰人,他們和我談節氣
鋤草,收穫的知識
稱讚我的花圃
和藥圃,有時
端來熱乎乎的栗子
“吃吧阿宣”,我的兒子
冒冒失失跑過來
要麼是“春天到啦”,他們
對池塘的觀察能力遠勝於我
能夠分辨不同的植物,蟲鳴
這使我漸漸忘掉了
篡弒,背棄,斥呵,逢迎,種種
合時的智慧
僅僅專注於一點
這樣,我抬頭看見了南山

我僅僅專注的生死一點
把我和草木區分開來
又使我甘心混同於草木,雲霞
這一切絲毫不能證實
我的智慧,我知道
所以,當我把酒杯舉起來
你不要拒絕


  影答形


我並沒有
知道得更多,對生死,道德,聲名
我嘗試摸索,對著佶屈的
掌紋尋求前後因果律
觀察,觀察不能湊效
理智也不能比一場宿醉
給得更多,砍光門外的車前草

也不能……當你
到田裡播種,我揮動鋤頭
你調和水與土,我築牆
你在樹蔭裡休息,而我躺下,消融
夢想到更遙
更遠的山川以外,精神如何延續
如何依附那些經典,結論,啟示
當七星依次扣上了
夜的大氅,你走到門外
黑漆漆的山嶽在眼前
一點螢火從你的臉旁划過

那時,我就在你的身後顫慄
當你熟睡我騎走你的思想
在我胯下,它結實
又愚蠢,它的雙眼黯淡,淹沒於
物質的黑暗
對變易一點不了解
執著文字卻忽略了本原
它的蹄印很淺,就像
它所憎惡的
虛空,而這一切我也並不
知道得更多


  神釋


我憑空撫弄
琴的七絃
在春秋佳日,在
一點點酒和微涼的
黃昏以後,看公雞們
跳上權力的樹巔
時代的深巷傳來犬吠
我憑空撫弄
並不難解的句子
也不拉扯典故
天地不仁……我的腿
酸麻得厲害
所以我整天坐在松下
看雲,這樣也好
尤其當氣候溫暖
萬物欣欣向榮
一抹新綠滲出我的拐杖
蔓延到籬笆,短垣

我們時代的棋盤上,擠滿了
捷足先登的聰明人
寬大的袍子上繡滿格言
神仙,和圖籙,騎乘
高大腫脹的馬匹
招搖過街衢。每天
他們在城裡修築
寺廟,殿堂和妓院
……登上講台
演繹道德經
直到天色完全地昏暗
(然則,造化何嘗震怒!)
他們才回到內心,回到
荊棘縱橫的
密室,和姬妾們
活在美酒
和華燈
活在妖嬈的銅鏡裡

我憑空撫弄……
無絃的琴,棄絕的
音樂,不再相信
這已中年的夢境:
屋舍儼然,落英繽紛
池塘,垂柳,以及廣袤和平的
田疇與阡陌。我抬頭
遙望:山川不改;
天空無滓的
藍;大地
無悲無喜的靜謐
而我流淚
於我們共同寄居的稍縱
即逝的永恆
於瞬間消泯的
生死,榮辱,善惡

而我大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