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韩国现代诗人译介系列之一:崔南善、朱耀翰、金素月

◎薛舟



崔南善

崔南善(1890-1957):生于汉城,在东京早稻田大学高等师范地理历史系就读期间中途退学,诗人兼历史学者。1908年在自己创刊的中学教育杂志《少年》上发表《海上致少年》,从此登上诗坛。《海上致少年》是这一时期新体诗的代表作之一。早期极为活跃地进行“新体诗”和“唱歌”的创作,中期以后主张国民格律诗的确立与时调的复兴,并转向时调创作。有时调集《一百零八个烦恼》(1926)。与个人的诗意识或美学相比,崔南善更致力于用诗歌的形式表现目的意识和启蒙意识。从这个意义上说,崔南善可以被称作韩国现代诗中把文学当作理念转达工具来使用的最早的诗人。他虽然创作了一些从古典诗歌的格律中蜕变出的“新体诗”,但在关于新体诗形对自由诗的形成是否起到积极作用这一点上却存在着完全不同的见解。

海上致少年

1

哗哗,哗哗,雨水弥漫,
敲打。破碎。塌陷。
状如庙宇的岩石高过泰山,
这是什么,是什么,
你知道我的力气有多大,雨在斥责
敲打。破碎。塌陷。
哗哗,哗哗,雨水狂乱。

2

哗哗,哗哗,雨水弥漫,
对我来说,无所畏惧
在陆地炫耀力量与权势的乌龟
来到我的面前却也动弹不得
一切事物都不能当着我的面作威福。
对于我,对于我,在我面前
哗哗,哗哗,雨水狂乱。

3

哗哗,哗哗,雨水弥漫,
若有敢不向我鞠躬的人
现在就请立即告诉我。
秦始皇,拿破仑呀,你们
是谁谁谁呀,但总要向我弯腰吧?
若有能与我比美的那就来啊。
哗哗,哗哗,雨水狂乱。

4

哗哗,哗哗,雨水弥漫,
仅仅依靠微小的山角
拥有米粒般的小岛和巴掌大的土地
若有人在那里假装坚强
并自诩为少有的伟大者。
你过来吧,过来看我。
哗哗,哗哗,雨水狂乱。

5

哗哗,哗哗,雨水弥漫,
一定有我的另一半。
高大修长宽广,笼盖一切的蓝天
在他和我们之间,一定
没有是非龃龉,以及一切肮脏。
在那样的世界上像那个人一样
哗哗,哗哗,雨水狂乱。

6
哗哗,哗哗,雨水弥漫,
那个人,我们向他靠近又疏远
只因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值得你去爱
长大的纯真少年们
可爱地逗乐着来到我的怀里,把我拥抱。
来吧,少年们,将我亲吻。
哗哗,哗哗,雨水狂乱。


朱耀翰

朱耀翰(1900—1980):生于平壤,毕业于东京第一高等学校和上海扈江大学,1919年在《创造》创刊号上发表《灯火会》,登上文坛。青年时代从事诗歌写作,中年以后成为舆论人士以及政治人和企业人。曾出版诗集《美丽的黎明》、《三人诗歌集》(与李光洙、金东焕合著,1929)等。早期除了几首流露出唯美主义倾向的诗歌外,其余作品大多为以乡土为背景的民谣诗,但是进入后期以后,开始把目光转移到具有浓厚民族主义体色彩的社会诗和时调的创作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散文体诗中把韩国口语进行自由奔放的组合,果断排除了崔南善、李光洙等人的启蒙立场和目的意识,在韩国文学史上为确立美学的自律性提供了契机。

灯火会

啊,夜幕降临,西天之上,孤独的江面上,陨落粉红色的
晚霞……啊,如果太阳落下,每一天在杏树阴影下哭泣的夜
晚都要到来,今天是四月八日,大路上喧嚣的人声传来,可
为什么只有我的心里流淌着难以抑制的眼泪?

啊,跳舞。跳舞。红通通的火团,在跳舞。渴望在平静的
城门上飞舞的水气和沙的气息,以及唤醒黑夜唤醒天空的火
炬,仍然得不到满足,于是吞噬、撕扯自己的身体,怀抱着
黑暗心胸的孤单的年轻人,把从前的蓝色之梦丢进冰冷的江
水,可是冷酷的波浪怎能将他的影子挽留?……啊,没有被
折断却不枯萎的花,在离去的你的思绪中虽生犹死的这颗心,
唉,真让人一言难尽。是否要用这火焰把心怀付之一炬,是
否要把悲伤烧个精光,昨天我拖着疼痛的脚步到墓地,冬天
凋零的花恍惚间重又开放,可是爱情的春天就不再回来吗?
却不如在江水中痛快一夜……或许在他们眼中我是个可怜虫
……笃笃、蓬蓬,灯花在飞舞,开裂的梅花瓣蹦跳着抖擞精
神,蜂拥而至的观赏者笑语喧哗,仿佛在把我嘲笑,把我责
骂,啊,我渴望在更加强烈的热情中生活。即使在火把一般
凝结的烟气和窒息的火花的痛苦中,我仍想过更热烈的生活
,让人始料不及的是我那忐忑不安的心……。

四月,暖风拂过江面,清流碧、牡丹峰高高的山坡上摇曳
着苍白的人群,每当风吹来,火光里渗入波浪,波浪疯狂地
笑,胆怯的鱼儿钻进沙底,涟漪起伏的船舷边,困倦的《韵
律》①的形象往来如织,留下隐约的影子,它站立,就有笑
声出现,高悬的灯下,妓女拉长嗓音声嘶力竭地歌唱,现在
引发情欲的观灯也出人意料地变得不合时宜,现在我已厌倦
一杯又一杯的酒,心灰意冷时躺在肮脏的船底,莫名其妙的
眼泪盈满双眼,不绝的长鼓声中,无力的男子汉们偶尔压抑
不住欲火,他们若是目光端正,跑下船去,留在身后的烛火
即将熄灭了却还在萎缩的裙摆上瞌睡,咯吱咯吱的船桨声更
加意味深长地按住了胸膛……。

啊,江水笑,笑啊。怪异的笑。冰冷刺骨的江水注视着漆
黑的夜空在笑。啊,船逆流而上。船上来了。每当风吹起,
悲伤的,悲伤的船吱扭吱扭地上来……。

远远地把船摇到睡眠中的绫罗岛,摇到水势湍急的大洞江
。在那里,你的爱人赤脚站立在山坡把你等候,你把船头掉
转,波浪尽处的寒风是什么,乖戾的笑声又是什么,而对你
来说失恋青年的黑暗心怀又是什么,如果没了影子,谁还会
在乎什么《践踏》—。
哦,但是不要错过真实的今日。
哦,燃烧吧,燃烧吧!今夜!你的彤红的火把,彤红的嘴
唇,眼眸,还有你彤红的眼泪……。

注①:此处为英语rhythm。


雨声

下雨了。
夜晚静静地停止了一切
雨在平野上耳语
就像无人注意时喋喋不休的鸡雏。

弯弯的月亮仿佛线条
就像星星上面也流淌着春天
温暖的风吹来
这个漆黑的夜晚下雨了。

下雨了。
雨像多情的客人一样到来。
想要开窗迎接
却一无所见,雨来了,耳语着来了。

下雨了。
平野上,窗户外,屋顶上
带着不为人知的喜讯
来到我心里,下雨了。


春天    摘月亮

春天,我们去摘月亮
踩着碧绿的影子去
只有风在山坡拂过青草
月亮渡过了河水—

春天,我们去摘月亮
趟着金色的波浪去
冲刷石头的声音越发寂廖
月亮翻山越岭快要西沉—

春天,我们去摘月亮
爬进“夜”登上天空
眺望它半遮半掩的脸庞
“若非在梦里,又怎么能来”—

春天,我们去摘月亮
循着梦境一路找来
在去之前,星星堵住了道路
“若非在梦里,又怎么能来”—


生死

“生”是落日,血海,
和强烈刺目的天空。
“死”是黎明,灰蒙蒙的雾,
纯净的呼吸,和满溢的色彩。

“生”是阑珊的灯火,
“死”是闪烁的金刚石,
“生”是有关悲伤的喜剧,
“死”是美丽的悲剧,

沸腾的波浪企图吞没山峰时
吹过芦苇丛的风在痛哭—
轻柔的月光把饱满的笑声
洒向无声降落的夜雪—

“生”是抵达“死”的山路,
“死”是新“生”的黎明,
啊,在沉重的“生”之暴雨中,
就让巧妙地拧起的“死”之线,
形成圣洁的光辉吧。



黄昏之歌

回家吧,孩子,黄昏来了。
江水退潮,石头显露
白杨树林里的风停止了呜咽
赶集迟归的客人打牛走过
黄昏来了。孩子,回家。

黄昏的村庄,幼儿缠人的
声音凄凉,树丛中的青蛙
声声刺耳!点起艾蒿
屋檐下是翻飞的蝙蝠—孩子啊,
黄昏来临,该回到母亲的怀里。

路边看见客人的音容留在眼里
却不知道人家的想法,做饭的少女
心焦如焚,她眼中滴落清泪时
树叶静静地在平原上起舞
那样的黄昏啊。回到母亲的怀里吧,孩子。

如果母亲允许
孩子就会跑进黄昏。
高粱地间被人穿越的路上
来往客人的白衣裳
图画般展现在土岗
孩子跑上前去把他迎接。

如果母亲允许
孩子会跑上前去把他迎接。
那人真的来时
黄昏遮住孩子的眼睛
只有取走各种各种的乌石
才能看清那人的真面貌。

如果母亲允许
孩子就会跑进黄昏
要是他在那山岗上等待
他会首先认出我的模样。
如果孩子独自唱起歌儿
那人定能听懂他的歌声。

如果母亲允许
为了迎接他的到来孩子会跑近黄昏里。


金素月

金素月(本名廷湜,1902—1935):生于平北龟城,中途退学于东京商大,1920年在《创造》杂志发表《浪人的春天》等作品,登上诗坛,著有诗集《金达莱花》(1925)。一生不问世事,专心于诗歌创作,只在晚年从事过短时间报社工作。关于金素月的死,流传有自杀和病死等等多种传言。金素月以民谣格律为基础,用最为韩国式的诗歌将韩国人的普遍情绪升华为诗,是韩国近代诗史伟大的抒情诗人。他之所以被称作民谣诗人,主要是因为他以民谣格律歌唱没有实现的“爱之哀怨”,而这正是抒情民谣的重要特征。但是他诗中的“爱之哀怨”又决非表层意义所展现的那样局限于异性之爱,更重要的是他以爱的形式表现了殖民地治下阴暗的民族情绪和虚无意识。


山有花

山上的花儿开了
百花盛开
忘记了春夏秋冬
百花在盛开

山啊

盛开的花儿
这般孤独地开放

那在山上鸣叫的小鸟
居住在
百花盛开的
高山

山上的花儿谢了
百花凋零
忘记了春夏秋冬
百花在凋零


孤坟

你走后我心里长出一座孤独的坟
即使在春天,坟上也没有花开。

你一去十年,我却怎么也忘不了
每到节日,我就加倍地想念。

尽管他们说时间会把一切抹平
可我依然无法忘记悲伤的从前。

该把这些揪心的遗憾放在哪里
我只有捶打胸膛用泪水迎接春天。


金达莱①

当你厌倦了我
离我而去
我将心怀虔敬默默地送你远走

宁边药山上的
金达莱
我将采来一束,撒落在你的路途

让你离开的每一步
都轻柔地踏着
我为你采来的金达莱

当你厌倦了我
离开我
我将用心地忍住眼泪

注①:金达莱,即杜鹃花,俗称“映山红”。


忍耐

孤独的孩子,没有父母的孩子,
谁来带领你们,呼唤你们
教你们唱欢愉的歌,勇敢的歌
你们这些还不长大的孩子,懵懂的  
    孤儿。

懵懂的孤儿——从哪里学会了
“我是枯萎的草啊,站在干涸的河床”,懵懂的孤儿,或者你们也唱
“倍达①的健儿,快些出发去战斗。”

年幼的孩子——你们要忍受饥饿,
虐待和贫困,你们哭泣。
你们哪里能有欢愉的歌?
“快出发、去战斗,快出发、去战斗,勇往直前。”你们唱得多勉强。

人,在悲伤的时候唱悲伤的歌。
尽管现在唱悲伤的歌并不是罪过,
可你还是唱起欢愉的歌。
对我们来说这才是最悲伤的。
既然心存悲痛,何不唱悲痛的歌。
谁又能说悲伤就意味着不完美。
最优美的悲伤就是忍耐。
既然心存悲痛,何不唱悲痛的歌。
无论悲伤还是欢乐,我们的歌里
自有祖先们健全的精神
在这样的精神里,我们的生存才有意义
因为悲伤,我们才必有“快快出发去战  
    斗”的歌,
悲伤有多大。无益的煽动是我们的毒药。
我们是没有父母的孤儿。
只在酒醉时
才能勉强忘掉伤口的疼,挣扎伤害的是
    自己。
我们这些没有父母的孤儿,不要动辄
唱起“我是枯萎的草啊,站在干涸的河
    床”
这样的歌是我们最强烈
的反抗。当我们唱起祖先的歌
就不会有乞怜的心。
要忍受所有的耻辱,才不会被饿死。
忍受是最大的德。
要蓄积力量
要懂得学习。
当我们长大
当我们拥有足够的智慧
那时候胜利将属于我们。

注①:倍达,上古时对韩国的称谓。


春日春宵和春雨

在我眼中主任先生的脸更加清晰。
春天的夜晚,下着雨,今夜的雨
稀疏,轻盈,可怜又可爱的雨
在滴落。有雨的春夜,
一家国民学校三年级教室,不知世事的雨
怎么落进我贫瘠、不幸的心里?
地理课上我们记诵五大江的名称,
临津江,大同江,图门江,洛东江,鸭绿江,
在铁桥,雨水降落像是要把铁桥溶化。
灯火闪亮,传来汽车的声音,这是汽车在歌唱。
这里是国境,朝鲜的新义州,鸭绿江铁桥,
朝鲜人,日本人,中国人,三五成群,三五成群地
走过,他们是路过,有钱人,不能果腹的
穷人。
我站在桥上。迷茫?抑或清晰?
苦闷成了朝鲜的命运!
抬头仰望,天空黑暗、深邃。
汽车在远处鼓起肿胀的双眼,
噪音追赶噪音,异味连着异味,
人们嘟哝着从桥上走过,电灯发出黯然的光。
桥下铺着幽长的阴影,阴影在动荡
绿色的水波在流,曲折地流。


春风

春天吹来的风,
吹过了山坡,田野,
昨天今天你吹开了发出新芽的柳絮
铺开一片碧绿,近处
山坡上的草地,你吹拂着草地上的草,
天空,大海,你一一吹过。
哦——魂牵梦萦的春风啊,
吹过蒙古的沙漠,吹过北支那古老的
废墟,
当你越过了鸭绿江
你将吹拂新义州,平壤,群山,木浦,
宁静的鸟,一座孤独的岛,
那就是济州岛,你从那里吹过,
吹啊吹啊,吹过南洋,
吹过对马岛,那里的国家
山川壮丽,风物淳美,
你吹过一笑倾城的名妓那肥大的衣袖,
奇异的绸带,你也吹过人们大腿间宽广的缝隙,
你定会把当今的美国有力地吹刮!
从绿色的眉毛,白色的鬓角,高耸的乳房,
到走在世界前面的摩登女郎,时髦的小孩
你吹过他们微笑着充满诱惑的嘴唇,你吹过酒杯,
你吹过外交的旋涡,吹过欧罗巴的舌苔,
吹过诈骗者和机械业者和外交官的舌苔,
五指花被你吹开!你重新回到这片土地,
绿色的田野上,朝鲜人民的
桃花盛开!杏花盛开!我是他们中间的一个
你吹拂我的心房。
到了把菖蒲地里的金鱼
当作下酒菜的时候!
哦——春风,春天吹过的风啊,请把耀眼的
阳光采摘,
啊,你爱抚富人家儿媳妇雪白宽广的
额头,光洁的胴体①
你爱抚躺在阴暗的茅草屋里做梦的小孩
那可爱的面庞。
还要多久?
还要多久
把我们囚禁的心灵深深地欺骗!

注①:此处原文不详,译者根据语境暂定为“胴体”。



父母

树叶纷纷坠落在
漫漫的冬夜,
我和母亲两个人坐下来
听她讲起从前的故事。

我为什么降生到这个世界
来聆听这个故事?
不要问,等到明天
当我为人父母,不就什么都知道?


J·M·S

你从平壤来,J·M·S,
你讨厌没有道德的我
却喜欢有点才华的我。
居住在乌山的J·M·S
十年来我只在今早想起你。

这些年第一次从没有梦的夜里醒来。
起伏的麻子脸,瘦小的身材里
洋溢着钢铁般的气节
温和的眼睛格外地明亮。
为了民族他欣然放弃了一切。

朴素的品德,一如从前的仁慈,
而我却被酒色之欲纠缠
十五年来虚度岁月
为什么你还要
在心里不住地把我寻觅?今天早晨
一切如此美丽。深切的爱并非注定消亡,
而是变成回忆,常常隐藏在我心底。
我的疯狂粗暴的心,就让它睡去,
直到我从这个痛苦的世界离开。


垄沟上

我们两个
坐在垄沟上,地里长满高高的大麦
放下手里的活儿,享受这休息的愉悦。
在我们若有若无的闲谈中,有花开放。

炎热的太阳光直射下来
鸟群唱着欢乐的歌飞过
恩情溢出我们活着的身体。
所有的沉静把我们的心灵占据。

世界的尽头在哪里?慈爱的天空伸向遥远,
我们一起劳作,生活
仰望天空和太阳,日复一日
每天都能创造新的幸福,在同一片土地上。

又一次畅快地欢笑,我们走进
在风中摇摆的大麦田,
我们荷锄走进,均匀的脚步
给我们带来难言的兴奋,那是生命在前进。


心灵的眼泪

我的心里流出了眼泪
后山上葱郁的白杨树叶一定知道。
我想做的事情都让我做完。
他们知道我的心,我的心在流泪。
想看我的人们,快来看我一次。
对门的新生儿他也想看我吧,
我的孩子他还想看我吗,
我也想看你们怎样长大成人。
难以忘记的是你的胸怀——,
忘不了,忘不了的是我为之痛苦的朝鲜。

今天我的心里流出了眼泪。
前山后山大路上的绿叶一定知道,
我的心里下起了心灵的雨,
新生的孩子们快来看我吧
大路上现在还有人迹吗,
那应该是母亲来过的证据。
灶台旁边的老鼠已经逃跑了。


遥远的将来

我如果寻找你在遥远的将来
那时我会对你说“都忘掉了”。

你如果发自内心地把我责怪
“曾经那么思念的也都忘了”。

那时候如果你责怪
“既然不被信任不如忘记”。

忘记,不在今天,不在昨天
等到遥远的将来“忘却一切”。


招魂

如梦般破灭的名字啊!
向着虚空消散的名字啊!
千呼万唤却无应答的名字啊!
这名字,喊着喊着我就会死去!

深藏在心中的一句话
到最后也没说出口。
爱过的人啊!
我的爱人!

红色的太阳挂上西山的脊梁。
成群的麋鹿悲伤地哭泣。
我在孤零零的山岗上
呼唤着你的名字。

我在难言的悲伤中呼唤。
我在难言的悲伤中呼唤。
呼唤你的声音向四外蔓延
而天地之间,是多么广袤。


小溪

是什么
让你这样?
独自蹲在小溪边。

绿色的小草
钻出地面
当春风中荡漾起涟漪

定然会有这样的约会
不管怎么走
却注定不能到达。

每天
坐到小溪边
茫然地,漫无边际地思索。

不管怎么走
却注定不能到达的
是切切不可忘记的嘱托。

薛舟  徐丽红  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发表需征得译者同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