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榕 ⊙ 黎明时分的咒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残简:一个人的灰色生活

◎晏榕



         残简:一个人的灰色生活


                  是啊,思想比柠檬这个词分量要轻
                  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的词语中我不碰水果。
                                  ——切·米沃什《在米兰》


他觉得这是最可信赖的事儿。儿童与游戏。
最薄的书。最寒凉的天气,叶片和谶语。
这些最需要的和最不需要的什物,互相装点着经久的睡眠。


谁知道呢?谁比谁更熟悉一个谎言、这沉甸甸
贵如金属的道德感、严峻的爱情及其结局。
他感到了这时节的快乐,像沾乎乎的幸福
浸润了一言不发的夜晚的皮肤。这么多醉者
游荡在外,觉出了各自的可爱之处。
是的,以灰濛濛口吻,他谈到了幸福
他熟悉此物一如熟悉自己虚弱的身躯。

    3
这不协调的对称。
女人厌弃了纯洁,时间淡忘了鲜血。
他脸儿憔悴,目光呆滞,不停计算着
虚构在故事里的乳白色的临界日。

洗啊,洗啊,再洗一遍。用皂角树液。
另一种泥。疯子的想法。天真的词。
用无辜的肉体和祷告的方式表达。

    4
狂欢啊。狂欢啊。星期天的影子让自己吃惊。
这模糊的黑光弥漫而来,我再也无法
从缝隙中看见它们,风景或者闪电。

狂欢啊,狂欢啊,消瘦的快感,丰腴的欲望
不能忆起的悲伤,麻木的放纵。
狂欢啊。上升或下降,颤动或静止,我们走在
同一条路上,不需要目的地。不需要讲道理。

    5
如何来分辨,尘埃或者烟雾
互相排斥的钟点,事物们的缄默。
斗争。在斗争中衍生美。悲哀的光线
和有害的海水。最不安静的梦。

这次遭遇使他叫出声来,那存在于
期望与想象之外的灰色情节混合着
霉味儿,已经在一种小心翼翼的气息里萌芽。

6
如此安静。
已经终结的和正在发生的,我无法
看清它们的面孔。它们正趟过
两条不同性别的河,云蒸霞蔚。
我在黑暗里的眺望软弱而无力。
他说这与我们无关,一只家鼠的忧郁
书房里的座椅,摇晃而渐弱的灯光。
童年记忆。纷乱的纸牌。

    7
我们因何而恐惧,常常
构思着使我们心灵受到惊吓的景象
并把它们留存于我们的体内?
这无休无止的争吵,不深不浅的讲述,模糊着
一种痛苦和另一种痛苦的界限。


这么多黑色种籽。一不小心就会
在没有边限的土壤上撒落,让死亡也变得忧心忡忡。

他说本不该再相信这次邂逅,本不该再有
秘密可言,因为一切早已被觉察。
我们将其改变就是在销毁罪证。

    9
片刻的胆怯以及要充当缔造者的一个小小念头。

闪电的微笑永远不再完整。

保持耐心。还有一分钟的功夫
让命运心安理得,让叶片的纹络变得简洁而弯曲。

10
这是万劫不复的腐烂。从土壤到空气。
连我也是他的一部分?痴人说梦。
我们抛弃的已经够多了。但我
已不是小孩,不再惧怕春天的流逝。
我从未有过施舍,从未有过奢望。
因此无所怜爱。无所畏惧。无所忧虑。

11
孤独的人。敏锐而忧伤的活在另一个时代。
另一个身体。但绝不是个悲观主义者。一如沉静并非
没有意义。而且这与康德或维特根斯坦无关。

孤独是一种病,可以让人未老先衰,可以成为
一个帝国值得炫耀的部分,浸染着半睡半醒的钟点。

    12
很小的一群,很陌生的一群。
整日沉思默想,安静宛如处子。
不知疲倦。永远不会不知所措。
不会感到震惊、恐惧和受伤害。
但都极其脆弱,那么容易被引诱。

    13
所以我向你道歉,向人们道歉。
以惊人的智慧来解释一切。重新创造法则。
重新编造词语。形式和态度。

他说这只是时间问题。肯定要经受一场恋爱。
必有一个结果,荒芜的高峰或繁茂的山谷。
而且肯定会有一样更为重要的东西被我们忽略。

14
一如那天我们谈到远征,在词语的内部
复仇。我们谈到镜子,一个国度的尸体。
路标的不幸。“告诉我,你从中得到了什么?
请点燃火炬,以艺术家的诚心来坦白此事。”

多迷人的分歧。胜过那持之以恒的信念。
真正的分歧是如何面对分歧。让我们花点儿时间
对它进行梳理,边调整边适应,编造出行动的意义。

15
“你不愉快吗?你已感到不愉快了吗?
我应该早一点把你带到我的床上。带进黑夜。
我们应该躲在哪儿,偷欢或者窥视生活。”

嘈杂的天体之音。丑陋的复仇者。
他从一开始就想说出这番话。以此折磨隐居的人。

16
从一分钟到另一分钟,从早到晚。
从一个名字到另一个名字,从男人到女人。
不同的性状和颜色,不同的存在态度。
都调和在一种腥腥的气味儿里。

并且作为舞台背景,强行加入观众的视野。

17
我以这样的方式活着。
我以这样的方式写作,或者独白。
而它们每时每刻都经受着侮辱与亵渎。

窗儿已打开。那些人干预着我的
每条神经,每一秒钟,每一件私事。

    18
自由就这样堕落了。
以恶消除恶。让孤独成为孤独的理由。
这个伟大课题,像钟摆一样
在我和你的距离里均匀摇晃着。
两个世界,哪个更糟糕、更危险?

    19
他疯狂地嘶叫着。以绛紫色和暗蓝色的构图。
那更强大的力量潜伏于词语们迫不得已的
自我辩护,一次促膝长谈,和着星子的滑落。
我已感到荣幸,聆听着寂静深处不朽的秘密。
这是必需的。他说这多如影子里所藏。

20
尚未到达极致。经验如此。
触觉的痛。最长久的错误。
“你在吗?”他问。“你在吗?你在吗?”
他一遍遍地问自己。

祈祷刚刚开始。

21
祸水。祸水。
一个场景又一个场景,被我们津津乐道,不厌其烦。
从一场阴谋出发,狭路相逢,殊途同归。
那一夜的风呜鸣不止,隐密地解决着我的难题。

22
“这是无法更改的”,他一再申明。
这是唯一的煅造方式。
写作或者生活。两种经验的
互为反动,像子夜与黎明,一个幻象
与另一个幻象,没有商量的余地。

悲剧和喜剧。心悸如潮或坚如磐石。
让两个季节去谈情说爱,我们没有这个权力。

    23
谁比谁更执拗,谁比谁更懂得煽情?
这么多人,谈着美学就像吃着快餐。
这些异质的食物,象征的寒性,古典的
温性,毫不相干地满足了胃。
这就是不道德。
它们的纠缠不清已使我倍受伤害。

    24
一样和不一样。像和不像。
一种美妙但却可有可无的关联。
它永远站在文字后面,发出诱人的讪笑。
荒芜的花园,奢侈的风。
没有温度的火焰。伪善的盐。
不知疲倦的阴谋家。时间的僵尸。
一切都是为了构成这错误。

    25
焦灼啊!这微小的幸福感
藏在最不安全的静寂里,一动不动。
可我已发誓,以拂晓时分昆虫的虔诚
我发誓,以我手掌上蜜麻的纹络
以一次亘古的睡眠,短暂的晕眩
我的怀疑将被扼杀在这场透明的雨里。

这阵痛,既在我身上发生
就没有必要由别人来承担。

    26
一代人。还是一个人。
这是公共场合的时代。因此
时尚自角落里诞生。顺其自然。
一个平面,永不会破碎,每个影子都 
完整无损,每个细节都合乎逻辑。
没有暴力没有压制没有扭曲。只有

一张白纸。让心中的字觉得亲近又疏远。

27
这是个暗道。从不曾有人打此穿行。
他带着礼物,满脸堆笑,他已准备多时。
但他不想了解很多,这只是个小小符号,一个开始。
这只是开始,通向四月多梦的忧伤。

不需要行为,不需要找出借口。
不需要模仿一种蹲立的姿势,已有四个幽灵站于身后。
从不需要谁来开口说话。

    28
是的,肯定有人在我们身后,
在这幅风景图片的外面,有人
手执画笔,屏住了呼吸。
是的,这些迅速消失的斑点,可疑的神情
使阴暗处的缄默如此沉重。

    29
观赏重要吗?阅读重要吗?声音重要吗?
他从不把这些看成份内之事。
那个秘密依然悬挂在那儿。暗夜依旧。幽梦依然。
这些有形无形的事物到底意义何在?

幸福重要吗?悲哀重要吗?

30
边界已经出现。
草叶与露滴。词语与现实。
这部伟大作品的主人公和它沾湿的命运。

森林尽头。我们的边界不谋而合。
它还没有降生,可我已听到了它的啼哭。

31
如兄长所说,这是最冰冷的知识。
虚无的风暴。缄默时刻。
没有谁前来造访,没有谁
胆敢破茧而出,污辱它的芳名。

无限重复的诱惑,永恒的饥饿。

但他不同意,他坚持认为
我们在耍小聪明,把什么给隐藏了起来。

32
那只大鸟已落到智慧树上。
这虚拟的景致。一切都裸露如梦。
一切都成为装饰,以隐喻作为借口。
它离得那么远,所以可以漠然视之。
智者如星。愚者如尘。大智若愚。

又一颗果子腐烂了。行将坠地。

33
必选其一。两种不同的拼图。
两个方向。两个村庄。两个地平线。
小心翼翼,不可忽略任何因素。
认定你是勇者,蒙上眼睛,徒步而行。

必有一处遗漏。这让人费解害怕,当你
感到某种幸福或苦难,满足或者厌倦。
一旦做出抉择,就已踏上相反的路途。 

34
一切归因于命名。归因于人力不及的区分。
是时候了,他的冥思一如夜游的灯火
幽灵般羞涩、多情,忐忑不安
而我早学会了不信任和恼怒,这灰色调的
爱和恨,如火如荼,无声无息。
是时候了,我们早该如此,把孤独
像烟蒂一般掐灭,面对一夜漆黑,投身而入。
 
这是自娱自乐,一场游戏,没有规则。

35
陷落。他为此击节赞叹。
他称此物为怀旧。

什么都是,没有不是。

36
我在同谁说话?我要遗忘什么?
是谁始终呆立原地,打破了这潮闷的秩序。

聆听聆听。表达表达。
消解消解。遗忘遗忘。

这四月病因不明,无药可救。

37
人都不在。
这月份气候宜人,容易让万物媾合。
因此,我们妥协而放弃。

梦中做梦,遗此一物。
向后看看,或许离波涛更近。
像米沃什,或洛威尔。

38
他说出来。他没有说出来。这重要吗?
黑夜与白天,犯了同一个错误。
这个世界需要同情之心,构成荒谬。

饥馑的时间。一切都显得迟疑。
连绝望也需要装饰。
连悲哀也需要比照。
连沉默也需要解释。

风儿吹动我的长发。我心如焚。

             1997年4月草稿
             2002年11月底修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