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邪 ⊙ 生活日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3/01/诗选

◎康邪



2003/01/诗选

《一个人的夜晚》

一个人的夜晚能干什么?
当我支起双耳
千后前的古人
就听到了我的咳声
然后,我开始告诉他们
麻辣牛肉面有十种配料
一股苞谷的霉味扑面而来
我捂住古人的鼻子
他们以荒芜的眼神
穿透我的坐椅,一个人的夜晚
面临散架的危机
耗子在宿命的窝里
成双结对忙碌着繁衍
苦难的后代

03/10/05

《并非自相矛盾》

把所有的耳朵掩上
留给嗓子一点空间
还给街道
一丝宁静

把声音全放出来
让它们自由

03/01/05

《祭祖》

我的父亲是个厨师
父亲的父亲是个木匠
父亲的父亲的父亲一辈子砌砖
他们已长眠在同一片月光地下
一辈子的努力与辛劳
沿袭了家族的香火

我既不是厨师也不是木匠
更不会砌砖。在祭祖的日子
一个什么也不会的人
只能将祖宗们冷落在稗草间
多年来,我在寻找一个开口的理由
哪怕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
也要身不由已地说得心安理得
决不能让周岁的儿子
瞧出一丝破绽来

03/01/08

《生命岂能不抒情》

那些如丝如麻的雨,自高邃的天空
坠落,城市在午后模糊
一个人,无法真实地目睹到
躲在云层深处阳光的表情
我试图否定雨的弥漫,说出
阳光在另一个世界一脸灿烂

暴雨狂泻于栉比鳞次的高楼间
然后莫名地消逝,又莫名地
卷土重来。一个人,站在
一场雨的背后,他的目光
仿佛要高过屋脊寻找到答案
然后才能肯定自己所立的位置
与阳光与雨水的间距是多少

在想像的尽头,我触到
肌肤的冷和骨头的热
触到枯萎的爱情和大麻的安慰
宿命的鸟在雨中盘旋
它们仍不善于撒谎,它说出
每个名字都源于咸涩而温馨的泪水

03/01/10

《解签》

他服下足够多的慢性毒药
跪在
佛祖莲花宝座前的蒲垫上
双手合十
竹筒内的竹片
哗哗如水狂泻
磕三个响头
抽一根签
老和尚摇头晃脑
----阿弥陀佛
小施主前程似锦
他哈哈大笑
笑得泪流满面
然后
一头倒在
佛堂高高的门槛上
从他口中喷出的黑色汁液
如雨点
溅在大红的佛门上

2003/01/18

《夜生活者》

城市睡了,如美人卧榻
暗香袭人
城市睡了,如肥猪卧栏
鼾声粗暴
零点三刻,月黑风高
你在等待一个下手的时机
把一头猪
装扮成一个大美人

03/01/13

《但我真的爱你》

但我真的爱你!

我没有银子买一束红玫瑰
更没有土地种一片玫瑰
我只能努力地
笑得像一朵玫瑰

从眼睛开始
从鼻子开始
模仿玫瑰的声、形、色
去按你家的门铃

03/01/13

《感染》

电视新闻----
美国将对伊拉克进行军事打击
他正在啃一只红富士苹果
狠狠地一口下去
血从手指流出
他气恼地将苹果扔向窗外
一个无辜的声音----
啊唷!谁这么缺德!

关上电视
缠上创口帖
他突然想起那只红苹果
扔了
多少有点可惜
他伸出大拇指和食指
闭上左眼
眯起右眼

03/01/13

《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多人围成堆
一层又一层
有人挤进
有人被挤出
再挤进去
蜂群般

张婆费尽九牛二虎之力
挤到人群中央时
人们已开始散去
张婆发现
自己的一只鞋子
已不知去向
张婆急得坐在地上大哭
人群复又蜂涌上来

03/01/14



《青瓷花瓶》

青瓷花瓶就摆在装饰橱里
透过玻璃
就能看见宋代的半边脸
这件祖传三代的古董
如今完好如初

我不明白
我做木匠的爷爷
为什么要用三个月的工钱
换回这个玩物
那时,我奶奶正在家
每天以野菜、草根充饥

父亲在世时
有九次想卖掉它

现在,爷爷奶奶父亲
已依次退席
青瓷花瓶却光泽依旧
看久了,你就不会怀疑
一不留神
能打里面蹦出一个
有名有姓的娃来

2003/01/15

《早晨》

难得起个大早
却无事可做
拐过巷子时
我突然高兴起来
我看见三四个乞丐
还在一个檐角下
呼呼大睡

走出巷口时
内心
突然被一只手
掏空了内脏

2003/01/15

《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无声无息
亚里士多德坐在广场上
孔丘坐在杏林中
表情静穆

一列火车,满载着
从战场上溃退下来的伤残队伍
刚刚驶出站台
我在等待,下一班
或是下下一班车次
内心有一群乌鸦
折腾着飞飞停停

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一个武士刚刚点燃火把
阿房宫前
几个像我一样的书生
仰天呤诗,低沉的声音
----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时代一丝不挂

03/01/17

《难受》

从晚上八点开始
那个人,就坐在我的对面
监视我
压迫我
不允许我打喷嚏
一只小耗子,在暗中
把手指头掰得
噼噼叭叭地响

03/01/16/

《舌头》

光天化日下
在蛇园
我张大嘴巴
僵硬地吐出舌头
惊视
铁丝网的蛇
自然地吐出
柔软的长信子
我提醒自己说----
伙计,别走神!

2002/01/16

《隐喻》

我把一根长长的鱼刺
扎入一只幼猫的咽喉
它便迅速长大
变老了

03/01/19

《2003年元月20号》

2003年元月20号
窗外
暖融融的灿烂
我的内心
刚刚下过一场阴雨
接下来
我担心还会有霉变

我坐在高高阳台高高的栏杆上
晃动着双腿
朝外晃
再外一点
我不明白自己
要晃动多大的幅度
才肯罢休

03/01/20

《追忆》

我默默地从一数到三十
从三十数回到一
每个数字都似曾相识
又好象
不是那么回事

我每停顿一次
都会有一个家伙
哽咽着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一件件地脱自己的衣服
我的声音
仓惶地滑过

今晚是腊月十六
我在皎洁的月光底下
站着
世界真静
我几乎听不到自己
数数的声音

03/01/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