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克 ⊙ 笨拙的手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看“下半身”

◎杨克



  我曾多次在私下交谈的场合为“下半身”辩护,因为在我看来“70后写作”的提法根本不成立,就像过去划分什么“农民作家”、“军旅文学”之类一样暧昧可笑。可“下半身”就有点意思了,它几乎是“70后”唯一鲜明的美学主张,尽管显得粗暴,他们毕竟将新的写作从对“第三代’”的依附强行撕裂了下来,如同<<发刊词>>的宣言:“语言的时代结束了,身体觉醒的时代开始了。”
 “下半身”集结了“70后”最优秀的一些诗人,论做人他们毛病一大堆,但要说到对写作的赤诚,你不能不承认他们在同龄人中最少世故和油滑。他们一登场就吵吵嚷嚷,令好些人倒胃口,这经常是一些朋友在我面前抨击他们的话题。我当然不会犯那种诗坛十多年来常犯的低级错误,以为谁的声音高谁的诗就重要。我也不喜欢使用谁谁是天才的说法,然而在盛兴和朵渔的诗里,我确实感到了闪烁的奇异才华,我甚至认为“下半身”对肉体在场感的追求反而对他俩的写作构成了伤害,因为他俩诗歌的清亮气质不适合那种“荤”的味道。沈浩波正为他的喋喋不休付出代价,似乎他唯有扮演一个“反面角色”,可他骨子里义无返顾的精神无法否定,且诗歌绝不仅仅是语言游戏,还有穿透力等等其他同样属于本质的东西。
  在我看来,诗作最能体现“下半身”精神的是尹丽川、李红旗和半个巫昂。关于尹丽川我不想说得太多,我从来就以为关注一个诗人是读她的文本,而坚决反对把女性当作某种符号。
  如果“下半身”写作直指“真实、具体、可把握、有意思、野蛮、性感、无遮拦”的形而下状态,那么他们将会“在通往牛B的道路上大步狂奔”;如果“下半身”异化为真的只写人的下半身,并影响“新新人类”形成潮流,那么带给诗歌的将是灾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