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庆 ⊙ 就让我开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看见《英儿》想起顾城之死

◎王士庆



    前两天,我在一小地摊中看到顾城的遗作《英儿》,摊主告诉我两元钱一本,我当时的感觉是有一种凄凉。作为朦胧诗的代表人物,顾城的世界里有太多的困惑。可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位诗人,尽管我有这本书,可我依然在摊主那迷茫不解的眼神中原价买下这本书。
    我没再翻看这本书,因为我不想再过深的理解这位有争议的诗人了。回顾过去,诗人们似乎都比较脆弱,顾城,海子,骆一禾,这些英年早世的诗人们,为我们留下的精神食粮,让我们享受终生。然而他们的精神世界又是什么样子呢?也许比我们还不堪一击。
    我有一张顾城和他夫人的照片,他们的房子很简陋,顾城穿着短袖白褂,谢烨则是一件蓝白花纹的裙子,一切都是那么的朴素,平淡。然而谁又能想到他们最后的命运呢?我审视着这张照片,思绪渐渐泛起了波澜。
    顾城已走了很多年了,但对他的死,我一直有自己的看法。记得我刚开始读《五人诗选》的时候,北岛的鲜明,舒婷的含蓄给了我莫大的享受,可我读到顾城时,我真的困惑起来。在它的诗中,似乎有一种对命运的对抗,这种对抗很脆弱,却很执著,就像他的那句名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然而他却又似乎把自己看的很渺小,追求他那所谓的自然。
    顾城是喜欢把自己比作昆虫的。"车轮滚过/白里香和野菊的草间/蟋蟀欢迎我/抖动着琴弦/我把希望 融进花香里......"在他的诗里,他以一种切近自然的身份表达他内心的世界。他觉得这个世界是荒凉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什么都没有,只有他,然而他又是那么的渺小,像一只昆虫,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花草中。渐渐的,他的生命出现了幻觉,他想表达一种美好的这个世界之外的语言,然而他却又无法和这个社会对抗,但他必须说话,必须生活,这种矛盾的心情使他试图找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正如他说的"我要到一个地方,变化一下,哪怕是变作一只昆虫,我要找到我自己的声音,说自己的话。"在他看来,他只有找到自己的世界,他才能展示自己,才能自由的说话,自由的生活。他不想为人夫为人父,不想建功立业,他只想营建自己的理想王国,想鲁宾逊那样的过纯自然的生活。为了实现这个理想,他最终来到的新西兰,在奥克兰附近的小岛上找到了自己的归宿。"现在我终于跨过这个倒霉的世界,到了我要到的地方,我的生活开始了。"这就是他的对自然的一种信仰。他认为到了自然之中,就不会有幻想,他的生命的自然的美就会显露出来。然而他失败了,而且败的很惨,因为他无法摆脱外部世界,他深深的意识到自己的薄弱和渺小,他就像装在瓶子里的一只昆虫,来回碰撞,他想逃避,可又无法逃避。
    顾城所要寻找的世外桃源的生活破灭了,加上他与妻子的冲突,与英儿的感情纠纷,使他溃败到生命的最低谷。"我没有办法对抗显示,我就用我的梦想"他的梦想失败了,他又一次选择了逃避,这一次他是再也没回来。也许这正是他死去的真正原因吧。
    顾城是个天才,他有着无与伦比的思想境界,他对这个现实的独特理解造就了他的对抗情绪,然而他不知道仅靠一只昆虫,是无法与这个社会对抗的,他最终选择了死,他的死是对这个社会的最后的对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