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克 ⊙ 笨拙的手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寒流

◎杨克




谁惹了那头白熊?
那头踏过西伯利亚冰川
从长白山下来的大白熊
我感觉到了它的狂怒
它在空中疾走
我听见它呼呼地喘息
它窜到我的跟前  嗷嗷地叫
它钢针似的胡须扎在我脸上
它白森森的牙齿在咬我的耳朵
它冰冷的利爪撕开我的胸膛
刺进骨头
撕裂我的五腑六脏
我的身子四处透风



我只好用布严严实实裹住自己
也苯得像头熊
在同伴中那头不再孤独的兽
终于安静了下来
我冻僵的手抚摸它柔软的鬃毛
其乐融融地暖和
1999/12/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