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确定性

◎夏华



            

这个季节来得过余迟缓,就象京广线上的
1973年的火车。我知道自己的胡子会
扎伤你的秋菊般的乳晕,你体内的
鳗鱼找不到呼吸、潮湿、内裤

执政党的心脏带着多年的贞洁的妹妹从
第十三楼往下跳,女巫和男鬼都住
在这一层。去年的雪在你的舌尖
说:“我们是不是太快……?”

悸。身体的暗格里的秋天。我们的城市在梦着
刻意的爱和错觉的生活。石膏的天使那
过份伤感的臀部,让你虚弱、柔软和
屈从于一种邪恶的撕扯。

火药的一次霄禁。我们找不到回去的路和家乡?
我数不清自己的脚趾和你那眼睛里的星球
我的手没有国家,你的腹腔里没有羞耻:
“我们是不是太慢……”

沙尘暴。那是怎能样荣华的玫瑰庄园和虔诚岁月?
虚拟的蛇放弃多年的毒牙,采蘑菇的小女孩
在二十年之后认领并喂养高烧的
电池、玻璃、阿斯匹林药片

那酒精的子宫是怎样隆起矜持和谦逊?菖蒲味的
舌根。葡萄在丰满的乳房里唤醒另一种甜和迷失。
我的肋骨吹过焚烧的风,你的下巴暧昧而忧郁:
“我的丰盈会比得你的隐瞒的胎记……?”

2002·11·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