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夏华





胃在后视镜里翻了一个跟头
澧阳中路荒谬着那些梧桐和一个冬天

玩具一样的笑。我们没有保管好的蜡人在
阅读《忏悔录》,无辜的寒冷让他更加妩媚

错觉。幻影。红蚂蚁在包厢里唱到月亮:
“裸体的,透明的,道义的,没有羞耻的城市。”

病毒给你的青春的喉结一个贵夫人的花园,
酒保说他来自凯里的四川和父亲的独子

“这必定是一个蛇尾巴般的周末,在上海或者
重庆,我们与李白痛饮,做陪的影子超过三人。”

如果温度计在提示着凌晨三点和半个乳房
一定不要挥霍黑蝙蝠一样的情欲,一定不!

硅胶让膝盖的沸点降到可以指马为鹿
在那身体的外省,我们能否横槊?能否赋诗?

头颅的重是一种释放的重,恍惚的脚象殖民地一样
充斥怀念,你的生活在呕吐:线虫,或者荡妇的诺言。
2003·1·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