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邪 ⊙ 生活日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2/12 诗选

◎康邪



康邪2002/12 诗选


《弹壳》

三年来,一直卧床不起
对峙窗口
当大街上鞭炮噼叭
刺透黏稠的尘埃与阳光
你就想把身子缩小
缩小
穿过一枚针孔
像一颗出膛的子弹
把弹壳留在身后的黑暗中

弹壳落地的声音
叮叮
当当
很质感的硬金属
朝那个方向
滚落

02/12/01

《单身宿舍》

他很小心地把生活
向我娓娓道来
从四环路绕到市中心
从商业大厦靠近巷道
他努力地试着与贫困居民区
擦肩而过

在想与不想之间
他还是提到了他的房子
有猥琐的蟑螂出没
地板上的苍蝇
身上停满了灰尘
只有一部话机
被擦得发亮

02/12/02

《失恋》

黑夜。放过他吧
让他走出
你宽大的袍子
到外面透透新鲜空气
给他三十秒时间
看看——
未来的新娘
漂亮的脸蛋和小乳房

02/12/03
《身份》(组诗)

1·乞丐

在我的眼前
一头乱蓬蓬的长发
仍留有纸屑与蚊蝇的气味
脸庞黑得有些夸张
因为太脏?
我匆匆数了数他身上的补丁
那个数目
噎在我的喉间

这个让我吃惊与悲悯的乞丐
三分钟后
已穿过了市中心的街道
他迈出的步子,轻盈得
像个少女

2·国王

如果我是一个国王
就会,恩赐给
每一位贫困的子民
庞大的庄园,以及万顷土地
让他们
在广袤的自由领地里
有一块
摆放棺木的地方

3·女巫

闲暇时,对你
浮想联翩
一切只因我想娶你为妻
让你受孕,我的后代
就来自最神秘的地方
他们都会用咒语与玄术
抵御来自天堂的诱惑
宿命里
他们像魔力的英雄
活着
更像一个正常的人
体内对世界的恐惧
先天性已被剃除

为了健康的后代
茁壮地成长、发育
我对你一次次地充满
感性爱意

4·小吏

八点零一分
天空晴朗,万里无云

九点零二分
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十点零三分
和风细雨,万物滋润

十一点零四分
烈日炎炎,土地干裂

上午,暧昧的办分室
忽冷忽热,文章失去标题

5·女人

翻个身
蚊子在窗外产卵

翻个身
月亮围上漂亮的丝巾

翻个身
男人鼾声大作

翻个身
床板吱丫一声

睁眼,微叹
摸自己的脸和乳房

02/12/04

  《那场雪》

首先,我是看到了那个人
在很久以前的那场雪中
也许是在某个传说中
他向我缓缓地靠近
靠近。不说话
他碰断了树枝上的冰凌
但未停下,继续顾自挪动
他碰断第二根冰凌时
我正在写诗,我写到
----“有什么咔嚓一声”
之后,雪越下越大
我的诗意开始沌浊
而那个人在靠近我的同时
却模糊了
至于他后来又碰断了多少
冰凌,我就无从得知
我只记得那场雪
压倒了很多建筑物
弄出了许多嘈杂声

02/12/06


《七步》

从卧室到大门口是七步
与曹植的七步只是一种量同
我缓慢的脚步
像一个病恹恹的忧郁者
又像一只慵懒的猫
在完成第六步的瞬间
一枚枯萎的枫叶,飞晃而过
我的眼前
消逝于院墙外
现在,我从第六步的位置上
开始倒退身子
但那枚枫叶再未重现
我们的接触,刚才
只差一步
当我退回到卧室时
迷惑了,我退了七步
而不是应有的六步

2002/12/02

《错觉》

乏力的星星浮在城市上空
贞男圣女们,早早地
钻进了被窝

那个人,坐在雪地里
脸上正悄悄地爬满锈
今夜是他四十九岁的最后时光
从他眼睛,鼻孔,耳朵
流呀,捣呀
全是锈

02/12/12

《灵魂》

她不说话
她在等待我缴械投降
电视上那个高大中锋,起跳远投
球 擦网而过
屏幕一闪,速滑场地边
倒下三人

她不说话
她的真实身份是水银玻璃
我瘦着身子,瘦下去
仍无法从光滑无缝的镜面
侧身而出。我捣空自己
呈现给她
一具空空的投影

02/12/13
《我以诗歌的名义生活》

1

阳台上的一隅菜地
春夏种辣椒
秋冬长白菜
这小片贫脊的菜地
虚构不出一个季节的茂盛
而那个女人,每天都在
拼命地施肥,进口的
尿素,复合肥,钾肥。
女人的眼前阳光点点,金黄金黄
而她的身体在虚弱
头发、皮肤、肝、肾渐次老去
女人----
你不要回头看我
这会让我嗑瓜子的手哆嗦
瓜子顺着指缝洒落一地
我至今还没有学会
画饼充饥的手法
女人----
坐在你眼里的白中,月亮只会
粗制滥造上千首伤感的老歌
我扔掉手中的吉它
才知辣椒的红与白菜的白

03

把那个老女人远嫁到非洲去吧
让她有自己的爱情
让她也享受一回母亲角色的伟大
生下众多混血儿的老女人
在夜里,对着东方
一遍遍地抒情

04

干旱已久的大地
痛啊,踩在这些口子上
奄奄一息的狗尾草,耷拉着脑袋朝北
北边的居所里,三个农夫
摇着大蒲扇无话可说
几只蜘蛛顺梁柱而下坠,下坠
落入农夫灰色的目光,投下
几粒阴影像黑色的种子
在黄土上滑入冬天的骨质梳松症

赤着脚,乱着发
干旱远没有完
裂口在扩大,病情在恶化
每一个阵亡与胜利的消息
均无关自己的诗歌

05

如果你感到酷热难当
就写诗吧
如果你感到冰寒刺骨
就写诗吧
如果你快乐得像个宝贝
健康得像个农场主,就别
碰诗。看看我吧,每个翌晨
呕吐出成顿的黑夜残渣
上早班的人,掩鼻而过
他们的脚踩着单车
飞速向前

06

我抱着城市的虎背熊腰
舍不得放手


手酸了,乏力
困意扰扰

07

把十二月的每个夜晚坐穿
每晚醉酒回家,敲门
忘了自己的大号,却让屋内的自己
给屋外的自己开门
猫眼里----
诗人有两张嘴,四只耳朵,八双眼
抄起门边的扫帚,端着
疯狂地嗒嗒嗒嗒嗒
明早的讣告里写着
吃皇粮的人死于诗歌饥饿

08

皓月当空
街头的广告牌上飞出石头
三只小夜鼠
探头探脑地窥视
灯火通明处

02/12/16凌晨3:00

《街景》

胡子拉碴
双手插在裤兜
他踩着街道的尾巴前移
城市不痛,他不惊
超载的小巴士
挤放出成年累月的尾气
真是要命
好看的麻雀穿梭而过
留下一张
蓬头垢面的脸
纷纷落叶的冬树
哈欠滚滚
一张角币,连翻几个跟斗
滚入下水道
他伫立良久----
“冬天也就这样了……”

02/12/19

《风无视我的存在》

风。不停地撞响窗棂
打开窗子
放它进来,但风
无视我的存在
它继续拨弄
衣柜、书柜、厨柜
风的目标是门

风懵懂的动作
像城市中一些舞台剧
上演着劳动的细节

老鼠洞。蝙蝠穴。
地铁通道。
空房子。门里门外
风的样子很丑
有些滑稽

02/12/18

《历史》

在鸭脖子胡同口
我遇见他正倒立着
用脑袋行走
我小心翼翼地跟着他
朝黑洞洞的深巷里走
在墙角的拐弯处
他大喊一声----
“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然后,倏忽而逝

我在那个墙角
站了三分钟
一股青苔味扑面而来
那堵老墙,瞬间
刷刷地剥落
与昨晚的那场大雪
有几分相似

02/12/20

《天冷的时候我想买件衣服》

天冷的时候我想买件衣服
走在路上,街道两旁的
树木,有的已光秃秃
有的正悄然落叶
落完与未落完叶的树木
都灰头灰脸地盯着我
目光:赤裸裸
我走得有些急
居然想起了写诗的雪莱
他有点像个传教士

02/12/20


《平安夜七题》

A

那个人坐在我的对面喋喋不休
像只鸭子嬉于水沟

那个人何时才能把音区腾出来
让给孤独的风

风在夜与旷野的黑缝间拉断了
三根声带。人们顾自
侃侃而谈

B

今晚不会有谁愿意离开火炉
去注意----
在老墙角夜夜出没的蝙蝠

室外正飘着雪,银装素裹
世界本来就是白的
蝙蝠算污点还是尘埃?

C

月亮还没有升起来
我长久地盯着两幢楼间的缝隙
它被灰色缠着,裂不开!

D

2002年在眼皮底下
遮遮掩掩地滑过

一组数字开成的花突然间枯萎
耷拉着脑袋蛐蜷在火炉旁

窗处。一只鞋子啪地一声落地
我在打盹,世界真静。

E

我梦见一个女子,诗的脸
她掀起黑纱上衣露出好看的胸
我站起来,迈不出步子
炉火成灰烬

够冷了。
我仍醒不过来。

F

城市在大范围地放焰火
光彩绚目。天空瞬间
变成女人涂抹的嘴唇

我老是胡思乱想
把焰火期望成炮
不合适宜地轰轰轰

G

我坐起来,才发现自己
睡在空荡荡的教堂里
欢庆的人都已离去,或是
躲起来了?有人咳了一声

更多模糊的迹像表明
我还是在梦里。圣诞树开始
长出毛状的表皮
一呼一吸

02/12/24夜
《感性阅读》

我在皑皑雪地里阅读
当我读到“春天来了,百花盛开”
我的胃部开始痉挛
这种隐痛持续到
落叶。浮水。雪和冰凌
这些词语的出现
我才开始松驰并飘浮起来
身子象一片羽毛
被风吹浮着,朝某个方向
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移动
那时。天还阴着
阳光在另一个季节打盹
几只小狗在深巷里
莫名其妙地狂吠

02/12/25


  《未来》

没有一棵树
人们在灰不溜秋的铁皮房子里
进进出出,身着
纸样的衣服
镶锓嵌有欧元、美元、英镑
人民币等各种图案

夕阳变得出奇地大
像面大篾盘
挂在西边的秃山上
艰难地下沉。我没有
看见一个乡下人
也没有看见一个城里人
我的脑壳里,爬满
红、白、黑各色蚁类

02/12/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