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邪 ⊙ 生活日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康邪二00二年十一月诗选

◎康邪



康邪二00二年十一月诗选

《怀念》

一把铲子
一双田鼠的爪子
在劳作与觅食之余
刨掘身后坍塌区

嗦嗦嗦嗦
发、咪、发、嗦……
再优秀的指挥师,面对
发黄残缺的乐谱
挥棒的手,无从划出
优美的弧线

我们习惯了回转身子
与时空对视与触摸
那些比月亮沉得更低的树庄
有最好看的女人和孩子

生活大抵如此----
铲。爪子。指挥棒筑成空间
大多时候我们前移,偶尔地
有一些驻足
表情肃然

2002/11/10  

◎ 对花的四种表述

A

总是摁不住自己
想起所有与花有关的事件
那年那春
我还不知要记住(又能记住?)
某些颜色和形状

B

天又开始下雨了
下得有些突然
十一月虚拟的桃花
像极了
多年前的那个新娘

C

大街上
多好看的一个姑娘
左看右看
都是一朵花
我想起两个亲人:母亲和女儿
中间隔着一朵花

D

到了下午
满大街都是烂仔
他们个个都可与花争妍一时
在这个秋冬之交
我看见春天白而空
草垛堆放在屋后
还没有燃起来----

02/11/01

◎ 五个练习帖  

1·规律性

给我生一个儿子吧
女儿也成
我需要比自己更锋利的牙齿
像羊啃草一般
啃光我的肉体

给我一个儿子吧
在草枯黄以前

3·炊烟

瓦砾上静悄悄的
一缕炊烟
以田鼠的神态探出头
忽左忽右地飘向天空
由浓至淡自由地扩散
最后消失于暮霭的苍茫
在平静的庄上
风和流浪汉
这对不速之客最不受欢迎
而生火的哑巴
眼睛却总爱朝向东窗

2·晨雾中

大早。
阳春白雪的女子
逐渐移出视线之外
湮没于污浊昏暗的大雾中
时针在一点一点地挣脱
大雾的粘稠

2002/11/14

3· 计时

上午。一个或是几个人不停地敲门
我不开门
他们就不知室内有人在睡觉
我继续作白日梦

大风起兮。这是别人的诗句
下午。我想起那个马背上挥刀的人
就按奈不住爬上顶楼的阳台
有风从城市外围的山那边吹来
山那边是许多小村落
我冷不丁地打个喷嚏
然后蹦出一句自己的诗----
大风狂吹,我在城市的高处感冒。

天变冷的晚上我写诗
从第一行至第五十行都是长句子
密不透风的句子
使狭小的空间充满了二氧化碳
我想删掉一些词句
结果碰倒了手边盛满水的茶杯

下半夜。公鸡伸长脖子
一声接一声地打鸣
被窝里蛐着的我也伸长脖子
作向上的弧状,但发不出声
远处的火车嘟----的三声
缓缓地滑出了站台

2002/11/17  

4· 想起去世的父亲  

我想起去世的父亲
一辈子供职于十几家单位
他最后一个月的工资是三百零五元七角
外加一千六百元安葬费
想父亲时我常抽烟
父亲在世时烟瘾很凶
最后导致肺气肿
我抽的第一根烟是父亲递给我的
他什么话也没说,然后
又递给我打火机
当我被呛得直咳嗽时
父亲笑了,但仍旧什么也没说。

2002/11/18
  
5·变化中的景象

五点钟光景。太阳开始落山
我从草地上站起
天边真红,红就是好看
邻街的女孩也叫红
她明天就要出嫁了
六点钟,我离开草地时
天边的红完全消失了
轮到月上场
在瓦砾上的炊烟背后
动弹

02/11/19

《轮椅上的人》

大多时候
他看见孩子们在草地上
舞枪弄棍
他的腿就会有知觉
每条巷弄都有风车在跑
每到此时
天就会莫名其妙地下起雨
孩子们迅速撤离
雨点不大不小
不多不少
刚好打湿地面

02/11/19  

◎ 我梦见……

我梦见一条街都是瓷瓶
高的矮的 细的粗的
华丽而精致
除了不敢触摸
我还得小心翼翼地穿过
一只手摁住胸口止咳
一只手 紧紧帖在
装硬币的衣袋口
我长长的裤腿
在坚硬的街面上
磨磨蹭蹭
假如 有一只猛兽突然窜出
整条街砰砰砰
稀里哗啦
我会驻足 微笑
然后略带虚伪地摇摇头
双手交叉于屁股上
踱着八字步
离开

02/11/20  

《阿美》

阿美。我又一次看见了你洗蒜的手
你总爱在冷水中
反复摆弄着两根蒜
冲洗,冲洗

阿美。你在蒜上发现了什么
整整三年
你的手又湿又冷
那两根无辜的蒜
掉了三次皮

灯亮起来
手抄诗集摆上桌子
孩子在摇篮里嗷嗷待哺
阿美。棕榈树已空了
天知道
你还在磨蹭什么

《行刑前》

我被五花大绑跪在乱草上
四支枪对着
有两支在微微颤抖
我说----
不用怕,近些发射
我不怪执行者
也不怪宣判者
……

我的话还未说完
枪响了
四颗子弹全部打飞
而我家朝南的窗玻璃
碎了一地

《我想更冷》

我想更冷。虽然已经够冷了
我想看看这天气的最坏状态
是不是比一张寡妇鳏夫的脸
更具死人的僵硬与威慑力

有人把黑暗比作冬天的石头
把石头喻为春天的光明
比来比去的没多大意思
我要的是石头冻(或孵)出的银子

冷的极端,我想经历一次
挺不过去就该活
如果挺过去了,这个冬天
就会有个男人摘到桃花
装饰荷尔蒙的盒子
这样看起来就温雅多了

02/11/21  

◎ 今天过得如何

二十日下午一点十分,阴雨
温度3。C,偏北风3—4级
窗台上的文竹抖抖缩缩地敲打玻璃
力图把脑袋伸进窗内
死不绝的蟑螂,小心翼翼而快速地
通过我貌似敌意的眼神
这是个不适合抒情的时间段
假如,有瓶烈性酒或是一个美女
情况就大有可能改观。内心突然
荒芜起来,要是有一个抢匪破门而入
事情不一定很糟,很可能
我会让他失去斗志,像咬苷蔗一般
一节节地啃去自己手中的长枪
……

◎ 有什么在裂

有什么就要裂开了
在那点白、那点黑中,在一个人的头发里
有什么呢?有或没有
城市在起伏的鼾声中情人们共享一具身体
这是多么温馨的时刻,而就要裂出来的
将显得多么不合适宜
那会是怎样戏剧性的一幕?
如果你换个坐姿,换个坐姿吧
床上的女人和孩子睡得多香
再换个坐姿,看星星,看月亮
看天狗是如何将月亮吞下又吐出

《糊了的夜》

如果说我现在坐着是在倾听宇宙
那是扯淡!我在想阿富汗的浪民?
想一个美女?想一截乌黑的炭头?
很多发呆的夜晚,星星早早关上了窗棂
我闻到烧糊的鱼味
沿东大街的某个厨窗一直飘浮过来
有时,这种糊味来自明净玻璃的大厦
那是我熟悉或不熟悉的地方
我奇怪那大厦里也有虎和羊的出没
就是抓伤厨师的爪子?铲子落地
火继续燃烧,吐出幽蓝的火苗
但止于糊,造不成大面积的火灾
糊味过后,好象我还想起了非洲大旱
雨就落下了
这雨打湿了唐朝繁华的长安街
至于非洲那边好象没什么动静  

2002/11/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