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雪的幻想曲》

◎薛舟



雪的幻想曲

需要怎样的雪,我母亲说过
一整个冬天的雪不能积攒到某个单独的
日子。白色,银色的雪,像雪一样地白
在我们那里这是惯常的比喻法
像句首押韵却最终涣散的诗句
在低黑的屋子里被我们深深记住

家庭的一个成员出远门,回家带来异乡的雪
另外的人们帮他扑打,寒冷中闻到春天的气息
麻雀偶尔来觅食,不小心陷进孩子的圈套
树木早已脱下伪装的累赘,准备换上透明的灯盏
我们经过时,它抛下坚固的光的碎片
击中我们掩饰不住的要害,“这是季节的恶作剧。”

一些人的嗓子哑了,对他们来说
这么多的雪意味着无可消解的盐,要用很长
的时间才能消化。有雪的日子,醉汉不便出行
他容易在无色的地方看见颜色缭乱的光
以为天上飘落的东西,很快就组成一个新的天堂

家屋背后的山,柔和下来的棱线
延展着将要深入到庭院,男人们在打扫自己的门
雪继续下。一条黑狗跑过街道,什么时候
它才能融化成雪一样的白色?我父亲说
不是所有的黑都能在雪地里消失,不被人发现。

2002年1月9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