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危险的新生活》

◎薛舟



危险的新生活

为自焚民工而作

一个如花似玉的时代塑造出反抗它的人
需要怎样的社会学才能管住这些紊乱的心?
他们翻越围墙盗走平民们幸福的新主张
他们杀死猪羊,掠走钱粮,在乌蒙蒙的
月光下分赃,偶尔出现的反对者
被他们蛮横地捆绑在树干上。我们那里每个晚上

都是这样。有人厌倦了村庄里死水般肮脏的日月,
索性去到遥远的世界度生活,他们捡来枯树枝
搭起破帐篷,在嘈杂的广场上展览自己
野性的胸膛,并且相信没有一个自由的身体
可以被任性地消灭,没有一种古老的信念应该
接受文明的侮辱,但是他们在陌生的地方犯错。

他们常常犯错。他们流汗,就有汗水浇灌出水泥墙
他们流血,就有鲜花开放如同城市上空的星光
当他们也流泪,于是沉默前来收紧他们眼泪的河床
他们在公众生活的人行道上抛洒尸骨,而坟场
只合留在自己的村庄,没有感人的手的安慰
没有宽心的话,难道他们就应该在世俗的冰雪中

将自己埋葬?灰白色的太阳从冷冰冰的高楼上
升起,这里的居住者习惯了这番模样:一个微小的
母亲游弋在医学和体制的围墙外,亲吻孩子破裂的头
一个被寄以厚望的男人往身上浇汽油,他渴望
去熔化一片现代化的坟场,被活生生的死亡照亮
并熔化的只有雪,漠然走过的人看见雪水在血水中流淌

2003年1月10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