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悔悟书〉

◎薛舟



悔悟书

这一年,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不多
我们还是把有笑声的时刻标志在日历
你并不十分需要眼泪,可还是哭得最多
第一次之后,我不再以此为荣了——
一个女人哭泣,就是冬天里一片呜咽的
松林,谁知道风会把她带到哪里?

说我在雾霭中振奋,不如说是我在弥漫
的风雪里悔悟,三百天来,这个疲惫的女人
是我夜晚灵魂的盛宴,敏感的胃
发挥着珍藏已久的狂想,这一次
你真的厌倦我了,像风一样摔门,像雨一样
袭击人,有一个时刻,我在你的脚步声里颤抖。

有那么几次,这个数字大概是三,我们的意见
无法统一,我想让降落的雨水上升,你觉得
它们下降得还不够,其实一个虚幻的问题,
就算被我们解决,也没有意义。这是我后来想通的
现在你也明白。“只是当时你怎么不说?”
你知道有时我能说服上帝,却无力阻止任性的你。

现在,雪还在上涨,柴科夫斯基的悲怆到达
一个危险的边缘,是时候了,我该对你说一些
足够安慰的话,就像有人宽慰悲伤的耶路撒冷
而我准备好一次精彩的游戏,当游戏开始
我扮演你的角色,你来演我,并争取把我演活
你将理解一切,为什么有的时候我没有容忍。

2003年1月4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