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 ⊙ 写作与拯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写作与拯救

◎吴季



    --就“有足够的生活经验才能写出好作品”与宋健先生商榷



到头来你会发现
其实是观察的问题--
在早晨巴士站
戴白色太阳帽的少女低头掸烟灰
着红衫的少女左顾右盼
失望地,重重地吸一口
而吐出最后一圈白雾,顺手
把烟蒂丢进垃圾桶
的那个穿牛仔裤的少女
紧跟在一名老妇的背后上车

当然你也可以说是
想像的问题。假设
现在上车的少女前天还站在
人行天桥售旗,和同班女生一起
昨天,她开始了第一份暑期工,从
Seven-eleven的柜台上找给我四块零钱
在铜锣湾一家冷清清的鞋店热情地
招呼我,推荐最新款皮鞋
然后,她披上婚纱照相,左手
挽住那个保险推销员或是
德记广告策划公司的
市场部经理∶终于知道了这其实
也不过就是生活

但这一切何尝不能归纳为
处境的问题,以及如何
反省处境的问题。当那个
不情愿地挨近了中年的妇女
(她就是那天穿着牛仔裤,把烟蒂
随手扔向垃圾桶或地上的少女)
和她的丈夫女儿,上车
末站是大潭郊野公园
或天伦之乐,再也没有
圣诞卡或贺年明信片寄给她
有时(就跟我们一样)
到卡拉OK消磨一个夜晚,而在
第二天同一时刻
置身同事们的麻雀局
聊娱乐新闻,和死去的
某大富豪遗产分配的纠葛

义愤填膺。因为,归根到底
这就是(做人)艺术的问题
修辞的问题,说和不说
以及怎么说,在什么情况下说
和不说的问题。她女儿现在
还不清楚这一点。读完中五
她在澳洲某大学继续
她从未完成过的学业,每天
一个电话∶“好闷哪!”孤苦零丁
“物价还算便宜,但没东西可买
……一个人旅行没意思”以及
“把我的Boby(那只大熊公仔)寄过来。”

这样你就该明白,最终
我们都得回到那些
看来根本就不成问题的问题
在纽约,在大阪,在你住的省会
或我的香港,在提心吊胆的飞机上
在旅游者晕车呕吐的亚热带草原
不论是民主大游行,还是
自由主义者的地下论坛
在我们每日抱持的
而令上帝们痛心疾首的上百个观念里
除了那些曾长在古代地狱里的草
什么也没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