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弃儿》

◎张杰



      《弃儿》  
      ——忆儿时大院青年张文艺  
      

             1  
文艺在平顶山的“永红向阳院”长大,  
那是个黑白电视、飞鸽车、中山装  
在橱窗里矜持表演的时代;一个静静  
喘息的时代躯壳里有寒风,而脸、  
杂院和煤城至今仍喷着不死的热气  

            2  
文艺死了,死在1996年的冬天。坏消息  
像磐石,足以把心压弯三年。记得  
小时候,邻院的一个无赖欺负了我  
文艺便和同院的大孬饱喂了对方  
一顿老拳。那是给人烙印的1980年  

            3  
喇叭裤、爆炸头、小胡子、蛤蟆镜纷纷  
奔下银幕涌向民间。小城杂院里的  
青年旋风般掀起一场先锋服饰展览  
文艺也不例外。一尺宽的裤管让他极富  
飞云般的动感。手提单喇叭录放机是他  
从牙缝里抠来的。干木工的文艺那时常说:  
精神食粮太少,吃不饱就嗷嗷叫  

            4  
小学毕业时、有次我找文艺玩  
他正和大孬几个狂跳迪斯科,还学狼嚎  
小屋里烟味刺鼻,书桌下空酒瓶醉倒  
文艺边扭着屁股,边递给我三块钱  
他说你花着玩吧,买个文具盒的什么  
但我没接。要知道,有个新文具盒可是我  
小学五年的一个梦。肯定他从我眼中  
读懂了什么,我想,他可真够神的  

            5  
但时间立刻上演了真正让人出神的一幕  
1983年第一次严打,文艺被抓了  
赌输了钱的他,随大孬等人持刀  
夜洗了露宿街檐的菜农,他们共劫得  
二十元。宣判大会上,主犯大孬  
被判无期,押赴新疆;从犯文艺  
被判十五年,押往开封省监。二十元  
犹如二十把利刃,剿杀了蓬勃的青春  
那年文艺十八岁,紧绑的目光变成混浊的河  

             6  
警车、光头们、高音喇叭、姓名上的黑叉  
乌云从人群涌出,广场绀青的脸,嚣叫  
转为宣判会后在街道打临工的文艺妈  
疯癫。文艺父亲早年在文革中被小闯将  
伤过腰,而斧劈的判决彻底把他的腰斩断  
文艺弟弟就早早辍了学,靠运杂院垃圾  
贴补家用。一盏家灯黯淡中被人遗忘  
日子,开始沁出血来……没有人喊疼  

            7  
再见到文艺是在13年后,我已是老师  
而他刚获保外就医。只为了释放  
13年的思念,我匆忙赶回了大杂院  
灯影里,瘸腿的文艺扔拐紧拥着我  
他的胡茬硬扎扎呆立着,他的目光  
昏暗。他说他恨大孬,更恨自己……  
那晚,我触到一个缺失青春的灵魂  

            8  
他说他为此吞过剪子、钉子、玻璃渣  
上过吊,但痛苦仍恶鬼样尾随  
他说在里面拉坯时残了腿;他说这都是  
报应,多亏有梦安慰  
他说想找份工作,偶而他也会  
念叨一句:小心走路吧,我的小羊  
我所抓拍的表情,钢铁牙齿后的自由  

            9  
在邓丽君甜柔的歌喉里,我们在车厢似的  
黑巷里分手。蓦然,他说他是一块  
活着的石头。摆摆手,我们便各自在歌曲里  
漂走……走出巷口,我的心被抽紧、  
加速,有谁知道呵——时代大杂院里  
那块活着的石头——啊石头  

           10  
不久,我便听到了文艺被车撞死的消息  
(有人说他受不了冷语,也有人说他已永远  
找不到自己……)我知道,他是自杀无疑  
一串低沉的音符被时代的大手轻轻抹去  
他的小屋,空寂的鸟巢,关闭  
我的泪落下来。呼啸的卡车车轮  
彻底轧死了一个浑身长满青春的弃儿  
那一刻,一个个时代星云一样逝去……  

                     1999.1.26.平顶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