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君子 ⊙ 保持一种姿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个人情绪之三: 淡然

◎匪君子



         一个下午


柚皮的清香浸透了一个下午
穿堂而过的风
没能惊动院落里任何一处暗影
一双温暖的手,一只盛满水的木勺
秀发上流淌过柚香
女人双眼闭上,一动不动

紫竹的扇骨如约颤动,沿光阴四下散开
翠玉的戒指,自无名指移到了中指

手捧一本不祥之书,惟袖口
已被风干。一场蜜制沉睡
左右了老唱机里循环而至的低语

煤油燃红了打火机
“叮——”的一声,冰凉了双唇

这时,从背脊上压过去一些
令浓密的眉连结,成一线
我注意到门外,那对面无表情的伴侣
怀抱阴性的故事,对视在傍晚的寓言里

阳光,强烈扑打
一扇被主人遗弃的门
我掀起左边衣角,擦拭泪痕
十一月十八,一个下午置若罔闻
惟有水,可以洗去角落里的点点尘埃


2002.11.18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