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的分行(1)

◎李心释





……

连续多天

鞋子表面粘了很多尘埃
薄薄一层
足够埋去更薄的日子
这些天我没接触金属
没接触形状太不自然的东西
我只是在路上走与跑
从碗里喝水
往荆棘里方便
融冰下更狠的病毒
离我的灵魂很近
有幸为人
让我产生不舍的情感
体内的陌生人
在催促我
挥霍剩余的日子


……

就是不想好好地
就是想冒犯你
就是想看看这身子究竟裹了多少层衣服
在孩子的眼睛找过来之前
看看花里胡哨的种种皮囊能否穿透
脱下衣服不过是我的前奏
赤身裸体不过是展露了一扇门
你像打量牲口一样
对我说:
“有点多毛”


……

塔克拉马干的洪水
像天狗的舌头
温柔舔舐着人类脊背的牛皮癣

这一天我恰好在飞机上
直立于沙漠中
像一株玉米

根须急不可待地扎下
喊出的词语迅速成熟为
金光闪闪的苞谷



……

没有任何预兆的禁令
使乌鲁木齐到站的火车变成一条界河
界河这一边是
落花流水的各种自热锅
冰镇熟牛肉
红枣泥馅的大馒头
面包、酸奶、维C泡腾片
以及两夜一昼的疲惫
界河那一边是
7晚的旅店
8天的出租车
刚满六岁男孩
含化在两腮间的泥火山
沙漠、雪山、草原、戈壁

没有任何预兆的禁令
与突然被捕一样无可申诉
此前
晴空之下万物是万物的样子
现在什么都有了主人
眼前的乌鲁木齐
穿防护服的人
轻而易举把目的地变成K的城堡
他们相信一个匿名举报者
更像不可接近的真理
在喝叱声中
从火车下来的人
没有谁发觉主仆角色
悄然发生了互换


……

下午五点
室外温四十摄氏度
楼顶的青石板
南瓜、薄荷、葡萄的叶片上
有闪烁的青烟
晚饭后
太阳落下我上升
肩头的沉默
与山的那一端相当

在天黑之前
我把落叶扫进葡萄架下
剪下一个又一个小南瓜(共六个)
拔除不结豆荚的四株藤
锤子、钉子、钳子、镙丝刀全上
修理好脱了柄的锄头
再给芭蕉、蔷薇、花椒、蓝楹等浇水
然后以最慢的速度下楼

我知道屋里的人
手机里的人
还没有谁与我真的相干



……

想与你谈谈性
既然福柯写了《性史》
你裤裆上旖旎或雄伟的建筑
于何时轰然倒塌?
钟馗一口痰就可喷死百鬼
这口痰人人都有
威力不如又何妨?



……

忘掉了死才能活着
忘掉了有限性才能奔跑起来
亲友亡去
只为刺一样扎进你的肉
白天黑夜乱晃
一路狂奔
心里的声音却是回头是岸



……

咳嗽,38.5℃,十万个细菌
供养梦里一窝藤和三两只蒲瓜

稀疏雨点打在树上、竹叶上,雨篷
努力嘣出词语,养护楼下一家人

黑压压的羽翼自远而近倏忽而至
停歇如雁阵飞掠而去

依稀有薄薄翅影推门惊醒我
孩子在床前空地摆着积木



……

诗与人
一个是光源?
另一个是影子?
抑或两个都是神秘光源
跨过某种障碍的投射


……

雨会有几种下法
不取决于雨
而取决于语言

我不能出门
受困于雨
是假象
受困于语言
才是事实

我与你的关系
早已由雨的语言设定
我不甘心
怎奈你何?



……

眼前尽是些破事
不得不计较
活得洒脱
就是个骗局

实现了飞翔的植物
将在梦见土壤中萎去

生的秘密既在
这下三滥的人间
也在告别一切的头顶

我是悖论
生的
乖儿子



……

我的年岁能下肥
因为烂得快
六个月黄瓜
十个月牵牛花
四年香蕉
六年枣树
就埋我半截在土里了

无人得见
我发不发芽
园子已面目全非
抬眼所见仍是千年万年
不过那幽深的恐怖的下不来了
只因这里的气息
上升得更为有力

恐怕那一点光亮
做不成这一世的肥
远古人们所极力逃避的
正是今世不知所终的那张配方

(待续)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