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卫峰 ⊙ 赵卫峰专栏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江南诗》:对五位诗人五首诗的简评

◎赵卫峰



 

夜晚的樱花

小书


夜晚加深多数事物的困意
只有外环东路与新华路交叉口的
几株樱花醒着
路灯的光像某种智慧
照耀着它们

某种想传达给人的意义悬浮在树顶
简化为樱花之美

一阵风吹过
淡淡的香气像小火焰翕动起来
像有一阵善意
在所有花朵的默契中涌起

没有祈求的恩惠
临到我
使我相信
远方的亲人在想念着我

 
——喜欢这种貌似平静的叙述,似乎不动声色,更似乎内心充满素朴的情感,或说敏感。诗人的“遣词造句”让我在意,“醒着”,“困意”,用得好;夜晚,而樱花睁开,通过路灯的照耀,让诗人看见,不仅如此,诗人由此及彼,暗示或指出,思想或联想,一阵风吹过,花朵们,像小火焰翕动起来,便让人感觉一种自然存在的善意。这样的夜晚是平实的,也是自足的!其实一个个夜晚本来也是这样的。于此,诗人另有一种自在,即便恩惠难以祈求和降临,在路上,这些小火焰”也让人充实,相信远方——当然,这个结尾我觉得“小”或常规了些,或者是作者有意如此,由此大约也能揣测其时的诗人心情和“退守”的潜意识。这是位很细腻的诗人,他正做着让陈词出新更新、让常用词有效激活的努力。相信以后定会做得更好,比如“智慧、恩惠、意义”,使用它们有时是危险和难度的。
 

 

余西

父亲在手机里,
说起远山与河流,
说起白露为霜。
电线上的麻雀
一无所想,仿佛这样
就能度过一个完整的冬日。

他说话的时候,
我在上班的路上。

他说起潮湿的谷粒
积压在门前。阴雨
已连绵数日。
与他同岁的近邻,
凌晨三点,
在睡梦中死去。

啊父亲,你不要停,
你应当继续说下去,
说起你的腰椎盘突出
和高血压。
说起老年
是多么危险的职业。

不要沉默,不要
让我独自一人在上班的路上。

 
——人之常情的认知与艺术化处理,一直是诗人与诗歌长期性面对的基础性“练习题”,也是一个如何将常规情感与个体情感有机融汇,不断出新的语言过程。结果如何,体验及技术就很重要。这首诗相对巧妙,颇有创意,关于“父亲”,是通过“父亲”的叙述、通过“手机”这种很现时很日常性的交流工具,作者由此换位,旁观视角,客观呈现,惯常的乡土物、人、事在记忆里镜头般闪回,得到诗意的刷新。阅读伊始,我有种小心翼翼感,就是第一段内容看似“平常”,作者将如何推进?这么想时,第二段出现,平中见奇——不仅是指空间距离的设置,更暗露另种“平常”,父与我,两种处境、环境通过“手机”对接,第二段及最后一段,安插得相当好,实际上起到了让诗双轨并进的作用。“在路上”,并非朝向“远方”,对于众生,就是“在上班的路上”,这正是另种现时的纪录,父在原地静待时光流逝,子在异乡身不由己……
 

落日

宋朝

凡在高处的事物
都有一个不太确定的结局

凡有光之物,皆有阴影,皆有与之对应的
边缘和芒

凡我们所爱,皆是人间至美的

当日头西斜,大地苍茫而哀伤
当我归去,乌云深处有人家

 
——有时,换个角度看,会另有所思,这诗言简意赅,也言之有物,明显的主观表达,“我”对世界的审视及判断,当然也是对“自我”的定位。然太主观,难免武断——主观性和自我感,如果含蓄婉转——这本来也是诗歌的常规表现方式,会否更有艺术效果?当诗缩如枯枝结构状,一方面它对应于枝叶纷纭的茂密状,可以另成风景,同时亦会导致某种枯燥,命名的前提,需要解释说明,过于主观,难免绝对,隐约的“诗意”会显得板结,一首诗就会成为一种理性覆盖感性的教条式僵局,有形,却欠缺了丰润。就此首,这么看:日(月),高处(低处),有光之物(无光之物),所爱(所恨),以及归去(离开)……它就成了另首诗。而当日头西斜,大地苍茫而哀伤,诗人这么以为,鸟倒不一定这么想!?这里,只是有感而发,并非说这诗“不好”,只是我也提醒了自己,主客平衡,审美或会有新的拓展,一首诗的抒情度、共情力或也变化更多?
 

冬青树

赵思运

他患老年痴呆好多年了
今年八十九岁
家门口一丛冬青树
长势旺盛
他每天都到冬青树那里
去撒尿
他特别喜欢冬天撒尿的时候会有一团温暖的烟雾
弥漫在冬青树上
他尿得很专注
也很持久
等到那团烟雾慢慢消失
阳光围拢过来继续在冬青树上
碧绿地跳跃

 
——人们对“口语诗”的误解,既因受者的阅读惯性排斥,也因表达的低效失效,这似乎是技术的问题,但“技术”从来都非独立的存在,它包括和透露思想观念、生命体验、生活经验的融贯,“口语诗”鸡毛蒜皮、泥沙俱下、常遭诟议的原因有时也在这儿。这首诗,是种较好的证明:诗人作为时间与环境的访客,必须宏观,更须微观,“诗意”在这起伏中便有可能得到有效的理解和呈现。冬青长青,可为景观,其实又很不起眼易被忽视,将一位痴呆多年的老人比作冬青树,很合适,亦可见作者之匠心。“病人”、“老人”自有自由的“长势”,也自有其存在的“意义”,平中藏凸,赵思运在这方面显得游刃有余,捕捉至少的“包袱”或营造可能的“梗”,将庞然的“象征”化小为日常性审美(审丑)对象,是成熟诗人的能力体现。
 

 

钟庸

近些日子被不同鸟鸣质问着
比山更幽、比亭更空
比竹更执、比小兽更尊严。
我日渐式微,在感官枯燥的
堤围上
我荆棘的弱冠之年仍有晴朗的绽放——

像徒然抖动的一株
野性的花
在语言的盆栽内融化着幻听的危亡。

 
——开篇从容,淡淡的悬念感引人。诗人仿佛置身野外,但又规避了常见的“山水诗”法,点到为止,意不在山水,他的注意力,转移到“鸟鸣”,声声入耳,更能衬托或真或幻的寂然之境。而他日渐式微了吗,感官枯燥了吗?似乎涸辙之鲋?没有,他敏感着,鸟语清晰,触动激发绽放之感,而接着他又软弱下来,虚无下来,抖动是徒然的,野性或真情本性,归于或囿于语言的盆栽内,与“幻听”互融,趋于消失;于此,“鸟鸣”与山水背景也可理解为虚构,盆栽是必须面对的近景及现实,作者只想泄放一种感觉、一时情绪?这种诗如果换个标题或会另有效果?这种诗,也会让人略觉疑惑,它在一定程度上又是排斥阅读参与的,悦读性少。它有技术含量,又暗含涩硬,细观句与句之间、句之内部,让我想到一个叫做“逻辑”的词。当然,作者对字词堆砌的恣意,也表明在意,或许也这是种生长点,即他的写作应该藏有相当的可塑性。

 
(《诗江南》2021年第五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