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奈诗歌印象

◎程一身



    读了右奈的诗歌,我才领悟到汉字其实是一种微型建筑,右奈的汉语诗歌就是用汉字组成的精致建筑,赋予其形状的基本力量是他不同时刻的心灵。换句话说,这些建筑如同柔韧的肉体簇拥着他那颗独立自由的金贵之心。表面上看,右奈的诗充满了廊柱飞檐,其实这些都是心灵的对应物。心,乃诗之源,这就决定了他的诗实质上是抽象的,细品这些中正灵动的词语建筑,右奈可谓当代最杰出的抽象派诗人。
    早在两百年前,哲学家黑格尔就预见了艺术的抽象化趋势,立体派以来的抽象绘画,无标题音乐,意识流小说,如此等等,皆为确证。在诗歌中便是抽象的抒情,诗意的沉思。应该说,右奈深谙这种动向,他笔下的词语呈现出一种线条式景观,但这是一种复杂的线条,其复杂体现在它的压缩性、立体性与综合性。压缩性是在远距离观照中对尘世万物进行的鸟瞰式整合,立体性则是把物置于相关物的背景中加以把握的必然结果,综合性则是由于物渗透了主体情思而导致的极度膨胀。总之,物跟随心,心驱动物,这就使右奈的诗在心物之间达成了异质混成的效果,充满了无限张力与精妙平衡。压缩、立体与综合也促成了右奈诗歌中无所不在的神秘气息,事实上,这种神秘正是抽象诗歌的内核,是诗人创造力的集中显示。它极大地超越了写实艺术的亦步亦趋,使作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全新重构:其中的意象是熟悉的,而意象的组织却是异常新奇的。
    右奈的诗富于技艺,但并无炫技的痕迹,其根本原因在于他的诗歌筑造技艺完全服从于表达深邃情感的需要,是一种致力于塑造美丽形象以凸显其本心的造物。右奈显然继承了中国诗歌情景交融的优秀传统,在文学地球村的新情势下进行了杰出的变构,从而使古老的汉语诗歌呈现出某种生机。众所周知,中国古典诗歌的创造者总体上有一种依附人格,体现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顽固秩序,而右奈的这些诗充分彰显了独立平等的现代观念,以及由此生发的批判倾向与爱欲表达。右奈的这些诗歌表明,没有个体的独立人格与平等观念,根本不可能展开彻底的批判,也不可能获得,当然也不可能写出,真正的爱情。就此而言,右奈的这些抽象的抒情堪称纯正的现代汉语诗歌。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