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奇 ⊙ 沈奇评论专栏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沈奇诗文选集》分卷前言辑录

◎沈奇






卷一前言

  本书总名“诗文选集”,以“诗选”开卷,顺理成章。

  本“诗选”分上下两编。
  “上编”分七辑集成。分别收入1975至2017四十余年间,尚可选留示人的新诗习作九十九首,其中包括四首长诗和两组组诗。
  “下编”收入新世纪以来十余年间,以汉语“天生丽质”为“名号”,断续所得实验小诗八十九首。 

  我本写诗在先,做新诗理论与批评在后,后来反而渐次遮没了诗人的名头,再后来,
也便如此习惯了。
  “你一直一直都明白/你是个不错的角色/只是总误了上场的时间”——写于三十年前某个冬日的《淡季》一诗开头四行,其实已予先认领与命运握手言和之结局。
  人生如旅诗若印,长亭短亭,唯捡拾些许的记忆与尊严为是——你不是你的归宿,你也不是任何人和事的归宿, 唯记忆与尊严之诗,或可为过客的遗产。

故,四十年诗作选留,或可归名为《印若集》。


卷二前言

  本书卷二:选收自1991年至2018年三十年间,有关当代汉语新诗及新诗历史之反应、之反刍、之反思等相关长短杂议散论39篇,大体按相近话题或其他关联,概分五辑集成。

  实题名以“诗学”,不免有僭越之嫌。
  现代汉语以降,及至当代“学术产业”隆盛,凡名之什么“学”者,必有学科分之、体例贯之、学者专之。余虽任教于大学,其实各方面都始终未“登堂入室”,只是爱好所致,教书之外,纯以诗人身份与诗歌情怀,就置身于其中的当代诗歌现实及百年新诗历程,作了一些思考、写了一些文章而已,与现代学科维度之所谓学术大体无关。及至结集,却又别无其他合适名分可安顿,便只有“僭越”一下,借道而行了。

  倒是本卷正名需再啰唆两句。所谓“浅近的自由”,既是卷中一篇文章的题目,也是跻身当代新诗理论与批评三十多年,个人最终聚焦的一点理念:新诗以“自由”为“基点”,百年烈烈,到底未脱“浅近”之“基因”局限,可谓一个伟大而粗糙的发明——想来若以此焦点续以新的反思与再造,或有真正可深入可徜徉的自由,展现于下一个百年。

  其实虚题不虚,还有一层意思。回顾本卷文字,到底也脱不了基因之浅近,唯勉强守住些自由心性的野逸,得以脱学术产业束缚而就个在写作为乐。由此所得卷中诸文字,也就是一位诗之思者的散漫议论而已。或可为当代诗学及当代诗歌写作多少有点什么提示,则幸莫大焉!

卷三前言

  本书卷三:选收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至今四十年间,有关两岸当代诗歌发展的一些看法和议论,概分三辑集成。

  辑一为六篇散议,拉扯两岸诗坛比较而言,探讨对接与整合的可能;辑二为九篇杂论加两篇序言,聚焦大陆先锋诗歌运动之节点问题,即兴“发飚”,或有些许“史料”价值;辑三为八篇访谈与对话实录,涉及诗心、诗运及诗学诸问题之散点杂谈。

  涉足两岸当代诗歌理论与批评,多以性情使然,有话想说,便一路随口说了过来。而说到底,也只是在命运的驱使下,误打误撞地说了一些该我说或者我该说的话而已,并因了对文字的少许敏感,还可以作到自圆其说,也便敝帚自珍而立此存照了。

  没有固定明确的立场,只有一以贯之的情怀:在场、直言、有我、有担当、有问题意识,再将其写成可以读下去的文字,如此而已。


卷四前言

  本书卷四:选收有关当代大陆诗人的各类散论、散议及批评随笔,概分三辑集成。

  辑一为当代15位重要而优秀的诗人的“沈氏”评语,一种特殊文体的特殊呈现;辑二为15篇重点“研读”的诗人散论,大体出于敬重而非价值判断的诗学对话;辑三为随当代诗歌发展一路走来,随缘即兴而就的20篇诗人批评文章,一些近于“读后感”性质的诗学随笔。

  如卷三前言所言,这里依然没有固定明确的立场,只有一以贯之的情怀:自己理想与追求中,想写而没有能写出来的诗,被同道好友写了,于是或主动或被动,多以欣赏性的自言自语自以为是,假“批评”与“评论”隔山唱和而已;或者说,在他者诗人与诗作中,重新认识诗歌、思考诗歌,并说出一些心得体会而已。

  是为诗人而做诗评者,不免尴尬而又微妙之处。


卷五前言

  本书卷五,选收新世纪前后20年间,有关台湾现代诗与诗人研究的各类评论文章28篇,概分三辑集成。

  辑一为重点研究现代诗重镇“创世纪”之“三驾马车”代表诗人瘂弦、洛夫、张默的八篇专文;辑二为研读“创世纪”其他几位重要诗人的九篇散论;辑三为随缘就遇撰写的九位台湾当代诗人的12篇评论文章。

  分力于台湾现代诗与诗人研究,可谓“邂逅”式的“诗旅修行”。
  当年两岸开通,张默、大荒、管管、碧果四位前辈诗人来西安旅游约叙,结缘斯时,复隔海交流,渐深渐痴。其中“激点”所在,概因多年想象中的现代版文人风骨一时复现,挠在痒处而欲罢不能,索性一鼓作气另开界面,以个人之见,耙梳归拢,渐成一家之说,复成就一段佳话。
    
  现代汉诗星河灿烂,多一个星座的参照,便多一份“气息的光晕”(本雅明)——望气搭脉,有一脉原本的知己因缘际会,那光晕更多了些亲近与自然——或许如此?!

卷六前言

  本书卷六,选收多年游学绘画、书法、篆刻、摄影及小说、散文等方面所存散论文章,及有关诗道叙谊和个人感怀的一些随笔拾遗,概分八辑集成。

  辑一为一篇美学随笔及与此理论思考相关联的九篇文艺评论;辑二为诗道叙谊之九篇散议杂论;辑三为多年心仪而友情研读“长安蔡门”艺术世家的七篇散论;辑四为21篇或熟悉或际遇的画家朋友之品评文章;辑五为参与起名结社而一路偕行之“伍眉画社”同仁撰写的六篇小文;辑六为八篇赏读书法篆刻师友的随笔小札;辑七为“玩票”当代陶瓷艺术,为敬重或欣赏的陶艺家友朋撰写的九篇随感杂论,和一篇有关陶艺家黑白影像艺术摄影的评论;辑八为个人感怀拾遗的11篇散文随笔。

  原本,汉语一直讲“书画同源”;古希腊西蒙尼底斯(simonnides)亦有“画是静默的诗,诗是语言的画”之说。犹记少小立志时,是想做个画家的,后来却误打误撞到诗道修远而行。但,心底里的“初恋”并未全然释解,且一直“事诗如画”(黄山谷语)而视画如诗,便时不时驾言出游,跨界行文,凭直觉赏艺而即兴说道,所得文字,包括几篇小说、散文评论及诗道叙谊的文章,或当“诗学余论”待之佐证之,也并无不可。

  唯愧本卷内容繁杂而体例无着,且其中诸多艺术散论文字,多因欣赏出发、友情出演而行外驾言,“好歌送到头”,不免有些尴尬。好在无论何种评论,本质上还是一种写作:行之文。说正,说偏,表扬,批评,只要近文,好赖可读;无文,说啥也没用。故,且作“鸡肋”存念附带行旅存照而惜之。

卷七前言

  本书卷七,分“诗话”、“诗评”、“诗序”三辑集成。

  辑一为诗与诗学双栖并重之间隙,经十余年断续撰写编修而成的现代诗体诗话二百则;
辑二为平日阅读与讲授新诗中,所得25篇“手札”式诗评文章;辑三为多年断续为诗友诗集出版所撰长短序言18篇,及为自己诗集出版所作两篇自序文章。
巻末附个人文学年表作结。

  本选集以诗开卷,以诗话收尾,念兹在兹,唯诗为归,欣然!
  尤其二百则诗体诗话,乃晚近思与诗之意外收获,而断续捡拾,竟也独成一集,别开界面,堪可自珍而待客。

  林风有仪,云水无痕。无痕而有仪,如无核之云,飘然而至,飘然而逝,岂非此生诗旅之始终写照?
  诗意如灯,天心回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