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个网络大舞台

◎董辑



好一个网络大舞台



——回忆斑竹时代的网络和网络诗歌,回忆本世纪初,网络诗歌的盛况以及一代人的青春


作者  董辑

那时我们都年轻
那时网络也年轻
QQ上还能遇见心碎和爱情
刚进入春天的网络里,什么都有,什么都长
免费的知识与真理到处都是
仿佛若有光的网址到处都是
收藏夹根本就装不下
史前时代的硬盘,根本就装不下
那时我们都年轻
那时一代人的诗歌也正年轻
动不动就从字里行间
蹿出来一头猛虎或者一匹恶狼
动不动就用一连串的他妈的
冲开传统和名家的堤坝
发一场口语或者下半身的洪水
那时大家都还没有定制面具
屁股底下也没有虎皮交椅
看见好诗就急匆匆地说好
看见孬人就急匆匆地骂娘
那是网络诗歌的前梁山泊时期
二龙山系统和桃花山系统
还各有各的办公室
那时下半身的武二郎
还不尿口语诗的宋公明
那时乐趣园的每一个诗歌论坛
都长满了各式各样的
语言的青春痘
一夜又一夜,酒气熏天的无名诗人
中间代和七零后们
八零后的低配版天才们
常常把一首又一首即兴之作
顶到天上去,把天都顶出了缺口


那时我们都年轻
都写过太多长满了粉刺的文章
都有一颗刚从剑鞘中抽出来的雪亮的心
挥动在一首首诗中
挥动在天南地北的网络之交中
那是荷尔蒙多得用水缸装的时代
那是在网吧里把骂人进行到底的时代
那是动不动就黑瘫某个诗歌论坛的
时代,我们的大时代
心灵和心灵之间,只有空气
没有墙壁和彩绘的玻璃
语言和语言之间,要么发情,要么决斗
绝不你好我好,绝不行拱手礼


那样青葱得能掐出水的时代
竟然过去了
那些在键盘里放牧马群和追猎狮子的时代
竟然就过去了
忽然之间,脸皮外面长出了画皮
心和心隔着笼子互相扮鬼脸和笑脸
忽然之间,我们都不再年轻
有人故去,有人神龙见首不见尾
有人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有人把自己砌进金字塔的塔尖
和永恒的太阳调情和交媾
有人把心插回剑鞘
把断刀挂在了公家的墙上
把黑暗之书,涂满五颜六色
变成发表之书,得奖之书,入会之书
有人开始在社会的汗毛中穿行
追踪泥鳅的运行路线
有人还在仰望星空
寻找巴别图书馆的大门
用写秃了的笔尖,用磨出了老茧的冷板凳和冷笑
朋友,那时我们都年轻
但一代人终将各安其位
但梁山和打虎已成传说
但江湖也已经庙堂化了
忽然之间,新时代就开始了
分行的天空多云转晴,汉语气候稳定
办公室里人来人往
主编和主席的身边,长满了毛遂自贱的玉米和稻穗
新时代了,小朋友们的微信和抖音无所不能
大数据和云计算无所不能
但确实已经没有了
斑竹时代的洪荒之力和洪水猛兽

附记:乐趣园论坛时期熟识的天津诗人、作家、评论家、学者任知兄弟忽然加我微信,又以语音聊良久,其间交流良多,询当年故友良多,不觉浮想联翩,心驰往事中,世纪初时网络诸事,诸情,诸感,荡漾心头,不觉中属句如上,方才安心。呜呼,一代人已入中年之末,思当初,故人故事,能不泪下乎?!

2021年4月21日,6月17日早微调。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