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非有非无》短诗选+集外2

◎李心释




时速

一生的记忆多么可怜
拎起一小桶水颤巍巍走一里路
到家门口时只剩大半捅
我还能小心多久,不如放腿飞奔
追上金戒指里的十几亿年
我坚信时间也是分形的
看远去的汽车,蛐蛐声紧随封锁
泛红的影子里有宇宙的真相
当时速超过一百码时
一些原本无害、无关的事物
迅速露出青面獠牙
我似乎正在穿越镜子
即将被送上另一个时空的祭台



视线

我弯腰,并不说明我谦恭
有一天突然觉得面对孩子的姿势
与我面朝大地是一样的
在一堵土墙前
泥土第一次直立与我对话
那天五岁半孩子也爬上了一个高度:
“我现在开始对将来感兴趣了”
“具体怎么讲?”
“人类灭了以后会有什么生物出现”



牛蛙

它懒得动,对一切都很信任
一根竹棒伸到眼前,只是把声音隐去
一动不动也可以是内心的警觉
在被网兜捞走时,有什么一直保持在内心
所以,它有幸进了两百米外的竹林里
深夜,牛一样的嗓音准时回来
要穿越干燥的马路,和四轮底下的时间
必有人所不能直视的迅疾与方向



词高高在上

我在黄河岸边
却发现黄河在远方
那个叫“黄河”的成了菩萨一样的存在
俯瞰一条贱河与一个贱民



非有非无

哪里都是角落
当我哼着自生的旋律无缘无故地淌泪
我的沙发床
应在众多猝死的人们想象的美景里
谁将结伴造访?
我常常不过是为一事一物的瞬间而生
我不知对这世界做了什么
除了出生
也不知世界对我做了什么
除了无人



豆荚

楼顶的刀豆豆荚长了
四十七条
我拨开每片叶子数出
无缘无故的用心
无缘无故的精确
精确到我来到世上的年华

那是四十七根指头啊
都戳向我的眼
燃起它的绿苗
使我在一刹那的惊悚中
落下了灰烬



有蛇

泥土里也有春天的鞭子
它展露的时候旧叶子即将落完
满地的金黄与新绿
有蛇!有蛇!
幼童看中一朵小花时
余光里引出一条一米多长的灰绿花蛇
他惊呼出了原始语的美妙
如风转向的掉头
让地球也晃晃悠悠
谁对这声音里的蛇见怪不怪
当它横陈马路
这春天的鞭痕就印在谁的脸上



春天上山

春天比我更早上山
梨花与樱花从白头开始倒着长
它们要与我迎面相撞
挟持我来面对春天的质询

似乎我由一场遗忘了的选举上位
是该到山上述职的时候了
山路做出一个甩开的大动作
末端爬满了被烟熏黑了的屋子

我能感受到这甩出的力气
为了证明那与我的渎职无关
在狗吠落日里寻遍
被修辞抬高了的野菜



夕照

这个陈旧而油腻的东西
今天竟成了世上最好的消声器
透过冬日树枝的夕阳
让行人变薄,一再变薄
汽车像过去里的事物
在二维世界里安静地重现
黯黄色的光线
像可以做成无限多的鸟巢
弯曲在树梢、屋檐与石壁的缝隙
四棵高耸的银杏
飘过誓言的光
将楼房照成瑰丽的废墟



洗车

开车时车身即我身
车脏了也便是身体脏了
自己洗吧,就当洗一颗羞耻心

开动自己与开动汽车有何不同
你要看清楚,没有转换的
生活岂不令人心慌?

抹布淋着水接触车身的瞬间
有一次与太阳的艳遇
你若会享受岂是旁观者?

洗车的水来自小区的池塘
冬天的水有着清澈见底的脏
洗过的车也不必是地上的白莲

即便你把日、月洗成车上的按钮
即便两岁孩子嘴里嘣的“洗车、洗车”声
唤回了每个事物都该有的灵魂



河边禁忌

身背公文的人不适宜在河边溜达
写匿名信者不适宜在河边溜达
孤独而矫情的青年不适宜在河边溜达
那河水的牙齿专啮阴影



引力

地心不只想将我吸在地表
还想我再从地表长出来
她拿野草给我示范
一轮又一轮
我既没领悟,也没厌倦



山物

你满头大汗,你自己
也像这山头的一粒汗珠
也许刚刚从山上拖下一个大木头墩
也许只是为了运几桶所谓的山泉
这些未被贿赂的物什
会让他的生活不那么异样



望月

上弦月像我变弯了的那根手指
似乎在往后的日子里还有舒展的希望

我也甚满足于似明非明的光线
既不在光明中也不在黑暗中


观礼

一个腆着肚子的年轻人微笑着
脸蛋像一道热菜
在他的职业酒席上端给了一位小姐
身旁有一棵梧桐
爬满狰狞的嘴与眼
“这是一面镜子,一面镜子!”
那个疯婆子趴在石凳上这样断言



方向

清明节有杜鹃
哪里开得旺哪里就有未死的心愿
收好香烛,消了泪光
坟墓内外的路朝着同一个方向
那对年年打这经过的父子
今年不见了腼腆的那一个



阐释

这是菜畦,原来有一只鸡和两只鸭子养在里头
(异类之间一点也不违和)
这是太阳花,一浇水天天开放十来朵
(通过水时一定还通过什么秘密)
这是蔷薇,有单瓣重瓣的,有粉色玫瑰红的
(个性如此丰富,可你想做所有的蔷薇)
这是南瓜、黄瓜、竹子、盘着竹子爬的牵牛花
(它们肯定在土里重新分配了一次疆域)
这是橘子,春天误剪了枝,这是葡萄,看,鸟儿啄烂了很多
(你该看懂它的反抗语言就是不结果)
这是百香果,枝叶茂盛,可是才结了六七个果子
(这是姿态,姿态大于实用的和命定的)
这里有个鸟窝,是野标本,却引来胡蜂来筑巢,小心被蜇
(唉,一个人的春天很快要物极必反)
然而来人在你的花园转一圈便“呵呵”走了
你为花果的寂寞而寂寞,你为花果的归属而丧失归属感
如果说世上有禁地,怎么没把天空与山色圈走?




NNN8新年

感谢太阳,感谢月亮,感谢四季轮回
感谢上帝缔造的这些神圣距离
感谢野兽曾经对人世的巨大阻挠

只有不幸无常,不公难喻
你的笑脸随时毁掉他的笑脸
无人不囚禁在善恶的形容词里

谁生来不对善行贿?
谁的一生不对善持续行贿?
谁将形容词处理成十八种渐变色?

感谢谎言救了说谎的人
感谢狡黠丰富了语言的意义
感谢新年向新年开出的永恒兑现的支票


简介:李心释,教书、写诗、思考语言哲学问题,偶尔介入艺术批评。出版有诗集《非有非有》《诗目所及》,思想随笔《黑语言》,诗学专著《当代诗歌语言问题探赜》等。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