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德楼杂记:论郭力家

◎董辑



字德楼杂记:论郭力家

              作者   董辑




     有人问我,吉林诗人里,郭力家算是有影响的大诗人吗?我说,不是。
     他既不是大诗人,也谈不上有多大的影响。影响不是出名,而是在诗歌本体方面的影响力,比如出名的诗歌作品,诗歌学术,诗歌观点,乃至于诗歌活动、出版、编辑等等,这些方面,郭力家一概阙如。郭力家很出名,在诗江湖上有号,但我不认为那是影响,那只是一个人的知名度或者社交面。说到影响,我还想多说几句。这十几年来,他要是不当出版社的主编,连他现有的“影响”都不会有。中国是个根深蒂固的官本位社会,老百姓对官有种天然的集体无意识的拜惧、谄媚、跪迎和亲近感。在中国,只要是官,你的所有行情都会看涨。郭力家这十几年当了官,使他没有被这个所谓的诗坛漏掉,否则的话,他连老本都没得吃。
     看郭力家,判定郭力家是什么成色的诗人,得在这四个序列里看,他是不是大诗人有没有影响,一看,一判定,就一目了然了。
     一个是在吉林先锋诗歌的序列里。在这个序列里,郭力家无异是一个重要的诗人,是王小妮之后最重要的吉林先锋诗人。不过,他的活跃期和高峰期都不长,主要集中在1980年代中后期那四五年中。90年代以后,他就和中国诗歌的第一集团渐行渐远了。
      第二个是在第三代诗人这个序列里看。郭力家恰逢其会,赶上了第三代时期,是有幸进入了第三代诗歌运动的少数几位吉林诗人,也可以这么说,他是名列第三代诗人中最有影响的吉林诗人,老邵的影响还不如他大。但是,可但是,把郭力家放在整个第三代中看,他的成色就不够了,在整个第三代诗人中,郭力家属于典型的中下游诗人,连中游都算不上。而且,严格说,他的某些特点、趣味、见识和才能,就停在了哪个阶段。他没有完成对第三代诗歌美学趣味的突围,所以,他也没能在90年代后脱胎换骨,继续深入下去。李亚伟也基本没有突围和改变,但是李亚伟才华大,他是三分之二的天才,所以第三代以后,李亚伟还在产出重要的诗歌,但是说实话,就算是李亚伟,他的影响力也下来了,边缘了。第三代那些人真正掌控诗歌天下的是欧阳江河、周伦佑、西川、陈东东、于坚、韩东、杨黎、赵野(部分的柏桦、部分的默默)等等这一大帮诗人,他们都是第三代诗人,但是都从八十年代的氛围中突围了出来,自我变法,自我成就,然后成为了各自领域的大宗师。郭力家是1987年青春诗会的成员,欧阳江河、陈东东、西川也是那一届的,和他们对比一下,就知道郭力家的起点、发展和地位了。
      第三,是在中国口语诗歌这个序列里看。无疑,郭力家也进入了这个序列,他是中国有特点的比较早的口语诗人,但是,在1980年代涌现出的各路口语诗人中,郭力家属于自发的(而非自觉的,有针对性和追求的,比如李亚伟、于坚、韩东、杨黎)带点地域特征的,比较边缘也相对完成度较低的口语诗人。他诗歌的特点并不在口语上,主要在意识和个人气质上。郭力家并不是一个对诗歌语言和诗歌技术有自发追求的诗人,他的长处不是语言和借助语言所呈现出的想象力,而主要集中在他的意识、个人气质和这二者相结合后所呈现出的姿态上。郭力家的诗歌有一些天然的粗糙和非诗歌的、边缘的、随意的东西,以及过于个人趣味的游戏化的东西,这些东西,在一个严格的诗歌时代是要被看做败笔和瑕疵的,但受益于1980年代那个先锋的启蒙的诗歌崇拜的时代气氛,郭力家诗歌的这些弱点被时代性的忽略了。现在回过头看,则玉不掩瑕,这些东西很刺眼。在这个序列,也就是中国口语诗歌这个序列中,郭力家的重要性、经典色彩、历史价值和代表作明显不够。也属于中等偏下。
       最后一个序列,就是中国当代先锋诗人这一序列。这一序列,郭力家将将也算是进来了,毕竟是吉林重要先锋诗人、中国口语诗人、第三代诗人,但是,统观近二十年来出现的各种诗选、诗歌史和评论、学术文章,郭力家能被选入和提及的很少,在全国范围内,他属于最后一档的“著名”诗人,他的黄金阶段,就是1980年代中后期那四五年,代表作就是《特种兵》《中国胃》《远东男子》等几首。他似乎再也没有超过他那个阶段。
      郭力家诗歌的长处是性情、气质和意识,他的天赋不在语言和技术上,主要在他独特的气质上,他天生就是个得儿喝、牛逼闪闪的人。
      郭力家诗歌不好的地方,主要是他的诗歌有大量边缘、模糊、似是而非的东西,那些东西不是诗歌,是对先锋诗歌的败坏,但是在他的诗歌见识和诗歌趣味中,就成了诗歌。他的诗歌,基本没有控制,缺乏诗歌的经典意识和应有de历史感。郭的诗,从开始到现在几乎就没什么变化,说白了,还是根源于对诗意、诗歌史和诗歌本身的认识问题。
       郭力家是个口语大师,唠嗑特别厉害,时有惊人之语,也很锐利和犀利,很“透”,而且混不吝,但那都不是诗歌,扯淡能是诗歌吗?把扯淡的话分行写出来,也不会是诗歌。最近几年郭力家迷上了破坏语言和把各种语言资源搅合到一起,对趣味一点控制都没有,写出了很多非诗,是对诗歌语言和诗歌想象力某种程度上的败坏。
      而且,我好像没有看见他写过爱情诗,一首也没有,一个写诗几十年的人没写过爱情诗,这也殊难理解。郭力家似乎也不用意象和隐喻写诗,象征就更别提了,他的诗歌语言因此都是表义语言,除了趣味和个人气质,一览无余,根本就没有诗性语言的特点和优点。
      一个长春大学生,没认识郭力家之前,还能写点抒情诗,语言还有点诗意;认识郭力家以后,语言完全坏掉了,完全在胡诌八扯,充满了油滑、自鸣得意和不知所云以及毫无道理的破坏。
      郭力家是一个极其聪明也豁得出去放得开的人,但是,这些优点,成就的是他的人生,而不是他的诗歌。
       吉大圈子的诗人们有两尊伪神像,对之盲目迷信和崇拜。一尊就是吕贵品,认为吕贵品是大天才和大诗人,其实吕贵品的诗歌才华有很多旧的成分,才子的成分,缺乏真正的现代性和现代诗性;还有一尊就是郭力家,郭力家根本就不是吉大的,他是东北师大毕业的,他父亲是吉大教授,他家住在中文系宿舍对面而已。吉大圈子的诗人崇拜和迷信郭力家,主要是被他的人给征服了,郭的通透、直接、行动主义、无挂碍、男女通杀的为人处世方式,让他们觉得爽和让他们受虐而已。和诗歌有个毛关系。吉大诗歌的光荣,百分之90属于徐敬亚、王小妮,百分之10属于徐王之后至今的所有人。如此而已。
           顺心而写,不亦乐乎,快哉快哉。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