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 | 专栏 | 诗生活网

原散羊||疫中纪事(1-38)

◎刘永



题记:疫情凶猛,痛难成诗。
     聊以文字,记录一二。

1
正月初一
我发出很多祝福的信息
也收到相同的答复
现在看起来
它们更像是不断扩散的谎言
和以往一样
会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
这与新冠肺炎病毒爆发的周期
倒是有几分相似

2
大街空荡荡的
仿佛人民从这个国度中
被逐一挑选出来
收割,然后收归早已建好的仓库

3
节日的烟花
比想象中冷落的快一些
返乡的人们
发热和不发热的
都开始有一种罪孽感
仿佛他们
肉身携带生化武器
蓄意毁灭自己的国家

4
从反对蒙面
到举国蒙面
预防的可能不是同一种病毒
身患的却是一样的绝症

5
960万平方公里
14亿难民
谁来告诉我
怎样分隔才最科学?
也许只有病毒的做法最合理……

6
病毒用最原始的方式
把我们一个一个打回原形

7
隔离之后才发现
我们还可以忍受更多

8
封嘴封城
禁言禁足
打开手机
每个人都成了圣徒或暴君

9
初六
最后一片净土——西藏
也出现了疫情
至此祖国山河一片红
想起小时候的一句谜语:
“红公鸡,绿尾巴……”

10
没有一次灾难是多余的
比如习惯于
从谣言中获得真相
从平民中压迫出英雄

11
当华春莹说
美国迄今未提供任何实质性帮助之时
多像一个吃醋的少女
脸上的国旗红晕久久不能散去

12
我是罪人吗?
不是!
我们是罪人吗?
是吧……

13
面对疫情
很多人春暖花开
陌生人
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个美好的前程

14
初八
不得不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想起海子
腹中空空,重建家园
青春期的诗神啊
把二十五年之后的未来
折算成拥挤的刀口
挡住小丑,也挡住烈士

15
站的高点看
陈衍强该骂
躺在床上说
陈衍强无聊
道完歉、辞过职的陈衍强
卡在这个国家
省与省的缝隙里
庙堂和江湖都远了

16
被调教了几次
我还是没有学会按照正确的方式
戴上口罩

17
官状病毒
新冠文学
逆行者
吹哨人
表演式抢救
礼貌式道歉
来,我们一起学习新的病毒词汇

17
日本捐赠物资的纸箱上印着:
山川异域
风月同天
我们需要的人道主义援助
还差很多

18
小区门口近十名工作人员
执勤,登记,测体温
我为他们鸣不平:
“为什么折腾这么多人,
公务人员就不是人吗?”
他们警惕而熟练地说:“谢谢配合!”

19
大疫当前
贩卖假口罩有罪
贩卖假诗有罪吗?


20
城没空
人还在
为什么世间空空荡荡?
罪罚迟
救赎缓
天堂和地狱同时敞开了大门

21
立春
观山无色
黑压压一片孤城
一切都在
只有我们自己成了废墟

22
苍白一双肺叶
鲜红数个手印
医生李文亮的训诫书
一个民族被缩小了的墓志铭

23
2月7日20点55分
整座武汉城
突然发出此起彼伏的哨声
与空旷的城市相比
哨声不够嘹亮,但足以为亡灵送葬

幸存的人们
高举手电筒
把微弱的光芒射向
更加空旷,也更加黑暗的夜空
为往生的人们指路

一个民族的悲鸣不过如此
一个平民的国葬不过如此

24
他们在庆余年
他们在庆余生

25
他们不停地呼唤春天
仿佛冬天残忍又多余

26
诗人王藏说:
我是李文亮
其实他还是倒悬于世的蝙蝠
四处碰壁的穿山甲

27
一党独裁
遍地是灾
打开一看
是说民国的
这个擦边球擦的有点大

28
北岛的《回答》又火了
朗读的人声嘶力竭
不断重复重要片段
仿佛这个国家着了野火
每个人都是提着空水龙头的消防队员
以及被点燃的树木
他们彼此交换命运
又被彼此的命运宣判死刑
近半个世纪过去了
卑鄙者的通行证愈发金光闪闪
一个民族的墓志铭仅存一行
天空被阳光无数次镀金,又被闪电无数次灼伤
今夜武汉雷电交鸣
一大群政治抑郁患者在雨水中被照亮额头
旋即整体湮没于自身静穆的大黑暗

29
2月14日
大街上挽手缓行的男女
肯定都是情人
因为非常时期
一个家庭只准许一个人出门

30
身体的余温
感情的余温
他人的余温
自己的余温
家庭的余温
工作的余温
生活的余温
生命的余温
隔离的时间久了
感觉活着成了所有事物的余温
多余而没有温度

31
今天不小心
打错一个字
把“瘟疫”打成了“温疫”
窗外的积雪
捂着嘴笑话我
不小心把自己融化了一层

32
湖北黄冈一男子
为返工“木盆渡江”
其神迹堪比一苇渡江的达摩祖师
是什么样的洪荒
让这个当代诺亚
不惜以盆为方舟和度量衡
在长江这条古老的泪痕上
涂抹底层的汗臭
并把人民的尺规抛入神话的江底

33
这个冬天乌鸦特别多
上千只黑
一起飞过北方的清晨和傍晚
像是要加深什么
或者掩盖什么。黑色的锁头
留下暗示的钥匙
无所事事的人们只好等待事情发生

34
退了十几个群
删了几十个人
他们阳气太盛
不适合谈论死去的人们
今日国人裂变出三个民族:
“在天之翅、在水之灵、在地之根”※

※海子长诗《传说·沉思的中国门》。

35
比春天更早的
是关于春天的推迟
然后良善的鸟雀
和枪声,回到此时倾斜的屋宇
各立一侧
暗自统计着天平的势力与运数
大厦踩着高跷
深一脚,浅一脚
表演古老的权欲平衡术
比秩序更迟的
是关于秩序的抖落

36
天真的以为
这场疫情不过是《十日谈》
一个月过去了
国人在口罩上
用唾沫完成了一部14亿卷本的天书

37
方方和小引
武汉的两颗良心
体外的
脆弱的
她“他”们的心跳一再被删除

38
外面下雪了
轻浮的凉,一片一片的落
此时的我
也想说点正能量温暖的话
给那些
雪中白头的人
手脚肿白的人
肺部苍白的人
以及骨灰清白的人
但却说不出口
可能是心底的善意,耗尽了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