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耳 ⊙ 苍耳诗学批评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散页的博尔赫斯

◎苍耳



散页的博尔赫斯

从书堆中找出96版博尔赫斯
文本精美但印制粗劣。
随手翻翻,书脊竟散架了。
我认定那也许是博尔赫斯老头
从内部有意将它拆散——拇指乍露
如古巴雪茄,介于女海盗秦寡妇(疑似我的远房亲戚)
与玫瑰色街角的汉子(混同我哥死于文革武斗的战友)之间。
盲眼之光钝且犀利。花园的分岔曲径
通往巴别图书馆,枯蛾纷纷,新叶茁生
皆为拆散或倒装之书籍。姑且
从“世界性丑事”读起,打头就是
“心狠手辣的解放者莫雷尔”(他多像隔壁痴呆大叔呵)
一向以解放者自居,布道时却极富煽动力
并且总是热泪盈眶(酷似我早年的校长)。
“砸碎奴隶的锁链!给你们想要的自由!”
“自由”一度闪亮若金币——从南美的橡胶园                                              
到亚细亚的葡萄园。倘“园形废墟”上
不种植这种塑料玫瑰,那还叫花园吗?

                                         2019-05-18下午




他死的那天早上江津很静。
后来墓碑残破,“独”成“犭”。
而关津和迷津已被带到云上

他摸索的那条陌路刺破黑暗
荆棘甚多。他的双脚鲜血淋漓
继而祭出长子次子

他一生的怒吼被噤声,正如
他背叛的婚姻被族人宣布无效
死后必须与原配葬在一起

他最早剪掉辫子,却挡不住新辫子
层出不穷。游荡大陆的亡灵哦
何时不遭到辫子军的围困?

与他密谋革命的独秀山
至今仍郁郁葱葱。而他被视为雷区
只能在闪电中栖身

                                 2019/10/09


拉魂腔

拉吧,拉吧,淮水看涨了。
大红且灰的角儿被多少人演过?
那一缕青烟像谁的魂
那一道油彩像谁的调门

拉唷,拉唷,时间是个狐狸精。
我的魂不在你的腔里
你的腔不在他的魂里
怎么拉呵,花旦老旦花脸儿

投河的投了。戏台上听不见
扑嗵水响。忽闻折扇打开的风声——
变脸的变了。伟大而破落的老员外呵
赶紧扯住你那红白喜事般的迷魂吧

何不拉糖稀人?他的魂不在他的
腔里,你的腔不在你的魂里。花旦
当然如花。老旦自然老辣。
掌声看涨了。网收鱼跳。
不必谢幕。有人哼起了拉魂调。

                                           2019-10-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