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盖雄,一个人格破产者的哀嚎——对龚盖雄恶意攻击的回复

◎董辑



周伦佑推荐语:非非诗人董辑重炮回击龚盖雄造谣生事、破坏非非主义的批评文章,论据充分,驳斥有力。这不是个人之间的意气之争,而是代表非非主义,对害群之马的清理和驱除。文锋所及,涉及后非非一些基本史实的澄清,具有史料价值。值得阅读和收存。特作推荐。周伦佑。

龚盖雄,一个人格破产者的哀嚎
——对龚盖雄恶意攻击的回复


                             董辑


龚盖雄:一个被人举报“性侵猥亵女生”的七十岁猥琐老头,一个人格破产的造谣生事者,一个心理变态的挑拨离间者——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挑拨离间、上蹿下跳、装疯撒泼、胡诌八扯,其人可鄙,其心可诛!(龚盖雄被人举报“性侵猥亵女生”的网帖见后面[附录1])

“中国诗歌界十大新闻”在国内文学话语圈由非非主义于1986年首创,1986年、1987年和1988年的“中国诗歌界十大新闻”由《非非》主编周伦佑撰写;2008年起,迄今的“中国诗歌界十大新闻”主要由我执笔撰稿。
今年的“中国诗歌界年度十大新闻”评出后,反响较好,“郑正西网络诗选”“诗生活”等知名微信公众号和网站全文转载,网友的评论也多是“希望每一年都能够出一期这样的年度总结”“这样的总结文章有实用价值……”等的正面回应。截止2020年1月2日点击数分别是,“非非评论”公众号:“1293”;“郑正西网络诗选公众号”:“3068”;“诗生活”网站:“688”。同时,大陆以外的华语诗歌界也传回了很正面的回应。
但就在这个时候,因为被周伦佑批评其微信写作是“语言垃圾”、其整日挂在嘴上的龚氏狗皮膏药广告词“对创生成”“不过是马恩唯物辩证法‘对立统一律’的变种和延伸”而气泡破灭!从此患上老年焦虑狂躁症,同时因怀疑自己被非非主义开除而整日惶惶然惊恐不安,实则是自己自绝于非非主义的龚盖雄,却跑来蹭热度,刷存在,以逻辑不通、胡编乱造、歪曲事实的文字恶意中伤、辱骂非非主义所评出的“2019年中国诗歌界十大新闻”,同时,像疯狗一样恶毒地攻击、中伤《非非》主编周伦佑和我本人,并在非非同仁中造谣生事,挑拨离间,以达到他破坏非非主义的险恶目的。
鉴于此,本人不得不写这篇文字,以揭露龚盖雄这个人格破产者的丑陋面目。

且看龚盖雄这个七十岁猥琐老头的变态表演——

一、一个人格破产者的胡言乱语

“2019年中国诗歌界十大新闻”发布后,龚盖雄专门写了一个名为《董辑执笔2019十大诗歌新闻使<非非>蒙羞》的微信文。

对于龚盖雄的胡说八道,必须根据事实予以批驳。

①龚盖雄说:“非非2019年度中国诗歌界十大新闻本身就是虚假的,不真实的。新闻不是评选出来的,各种‘十大’评选是笑话。董辑这么做,是违反常识”。

龚盖雄一开始就在胡说八道!“新闻”不是指所有发生的事情,而是指发生的事情中引起社会大众关注的事件。各行各业(如经济界、政治界、文学界、新闻界),根据各自拟定的标准,对已发生的事情中引起社会大众关注的事件按其重要性进行年度评选,以总结、回顾一年发生的重大事件,以彰显媒体或者机构的视野和观点,是现代社会的普遍做法,早已成为国际惯例。龚盖雄对“年度新闻评选”的否定和攻击,不仅暴露出了他的无知,更使龚盖雄本人成为一个白痴级的笑话!
实际上,持续了三十多年的《非非》“中国诗歌界年度十大新闻”评选,作为当代诗歌史的某种现场记录,已经是一部微型的中国当代诗歌史,可以接受各种学术显微镜和理论放大镜的研究和分析。我相信,非非主义评定的“中国诗歌年度十大新闻”,必将成为中国当代诗歌史的一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必将彰显出它内在的学术价值。诗歌进入网络时代以来,评选“中国诗歌年度十大新闻”、“十大事件”的诗歌群体、流派、刊物、个人越来越多,这不正是对非非主义所开辟的这一做法的正面回应吗?这不正是非非主义的“中国诗歌界年度新闻评选”所开的花结的果吗?

②龚盖雄造谣说:“后非非的命名是文楚安建议提出的”。这当然是胡说八道!

“前非非”与“后非非”的划分以及“后非非写作”的命名,都是由周伦佑提出和表述的,最早见于周伦佑的长篇访谈录:《高扬非非主义精神,继续非非!——接受[亚太时报]文化专栏主持人肖芸采访的谈话》,时间是2001年4月7日,采访地点是成都阳公桥;首次刊载于2001年8月出版的《非非》杂志第九卷“非非主义流派专号”。具体论据如下:

周:在非非主义历史阶段的划分上,以1989年为界,之前的非非主义为非非主义的第一阶段,可称之为前非非写作时期;1989年以后,以《非非》复刊号(1992)的出版为标志,为非非主义第二阶段的开始,这第二阶段又可称之为后非非写作时期。

肖:请你谈谈“后非非写作”的主要特征和艺术宗旨,好吗?


周:后非非写作是非非主义的强势延伸,是社会转型条件下一部分中国诗人、作家选择的写作立场。这里的“后”,不是后现代主义的“现代主义之后”那个意义上的“后”(POST——),而是“后期”的“后”,相当于中国古代史划分上的“前汉”、“后汉”的那个“后”。后非非写作时期的非非主义就是后期非非主义,或非非主义的新时期、后政治条件下的非非主义,等等;也不完全排除后现代主义的那个“后”字所包含的某种“自我否定”、“自我超越”、“自我变构”的语义外延。后非非写作时期的非非主义在纠正非非主义过去曾有过的谵妄、迷狂、偏激、自悖的同时,继续坚持和高扬以变构语言和文化为宗旨的非非主义精神,理论上承传“艺术变构论”、《非非主义诗歌方法》、《反价值》理论、《红色写作》、《拒绝的姿态》中绵延不绝,贯彻始终的体制外先锋写作思想。在创作上,强调对当下现实的关注,倡导并全力推动“深入骨头与制度”的红色写作。在绝不降低艺术标准的前提下,更强调作品的真实性、见证性和文献价值。
——周伦佑:《高扬非非主义精神,继续非非!/接受[亚太时报]文化专栏主持人肖芸采访的谈话》。

③龚盖雄为了达到他破坏非非主义的目的,别有用心地拔高和夸大陈亚平、孟原的作用和贡献。龚盖雄编造说:“非非复刊多借助陈亚平和孟原二人,和周伦佑没有绝对关系。”

陈亚平对《非非》杂志2000年第二次复刊,有推动性的贡献(有推动性贡献的还包括陈小蘩),这些,周伦佑已在《非非主义编年史纲》中作了记录。也算是一种回报。
“《非非》复刊和周伦佑没有绝对关系”。这简直就是龚盖雄的疯人疯话!没有周伦佑,哪来的《非非》?没有《非非》,复什么刊?只有去复空气!
这里需要改换一下主谓关系,不是周伦佑“借助”陈亚平,是陈亚平“借助”周伦佑。编一期《非非》,从组稿、编稿到出刊,要耗时八、九个月时间(有时需要一年)。为了不分心写作,周师早就不想费心费力出刊《非非》了。2000年陈亚平游说周伦佑复刊《非非》,是希望“借助”周伦佑,“借助”《非非》来呈现自己,“借助”周伦佑来实现自己的诗人之梦。天下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真实的情况也是这样。周老师多次给我说过他不想继续费心费力出刊《非非》了;他也多次给孟原说过同样的话。很早以来,就不是周伦佑要“借助”谁谁继续出版《非非》,而是后非非诗人(包括陈亚平、孟原)要“借助”周伦佑,“借助”《非非》,以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
还要纠正龚盖雄一点:2000年,孟原那时写作还没有起步,他只是陈亚平(副总经理)、周伦佑(总编辑)所在汇成文化公司招聘的一个临时员工,《非非》第二次复刊时,陈亚平、周伦佑没有什么需要借助他的。孟原对非非的贡献是在后来,六年以后的2006年。

④出于破坏非非主义的险恶目的,龚盖雄别有用心地编造说:“孟原主导出版了非非的两部年代汇编”。

龚盖雄这又是在凭空捏造!
2006年8月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悬空的圣殿》《刀锋上站立的鸟群》这两部非非主义编年史著,当然是由周伦佑绝对主编、主导的。主编、撰写这两部非非主义编年史著,周伦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期间,包括逐条查证、撰写一整部《非非主义编年史纲》)。这两部编年史著,从撰写、定书名、编稿、选稿、定稿,设立栏目,再到封面设计、版式设计、内文排版、配图,再到校对稿件(一校、二校、三校),都是周伦佑一个人完成的。光是在成都白马寺印刷厂守着排版、配图,周伦佑就整整用了三个月时间。

孟原这一时期对非非主义的主要贡献,是为《悬空的圣殿》《刀锋上站立的鸟群》这两部大书的正式出版联系出版社和承担印刷费用;还有就是承担了《非非》第十二卷、第十三卷这两期的印刷经费。当然,这种贡献也是有回报的,这种“回报”包括四个方面:
1、《刀锋上站立的鸟群》一书主编加上孟原的名字,署“周伦佑、孟原主编”(《悬空的圣殿》仍署周伦佑一人主编);
2、出版后的全部1500套共3000本《悬空的圣殿》《刀锋上站立的鸟群》归孟原所有,这两部书的所有售书款(包括非非同仁的购书款)全部归孟原所得;
3、自2009年《非非》第十二卷开始,凡由孟原资助经费出刊的《非非》,孟原挂名“执行主编”;
4、已出刊的《非非》第十二卷、第十三卷,除赠送作者和研究者的,由孟原收存保管。
我猜想,这可能是周老师的善意安排。从中也可看出周师待人的善意和包容。

在我看来,这种“回报”,在小的物质方面(全部3000本大书的所有权和售书款的所得权;每一期几百册《非非》杂志的拥有权)已足以报偿孟原对《非非》的贡献了,更不要说在大的精神方面周伦佑和《非非》对孟原人生的正面提升和影响。

⑤龚盖雄为了达到他破坏非非主义的目的,继续别有用心地编造说:“最近出版的一期《非非》由孟原、周伦佑主编”;“孟原是后非非主要推动者和代表诗人、理论家。”

孟原不会操作电脑,更不会文字编辑和排版,所以孟原不可能,也从没有参与过《非非》的编务,更不要说“主编《非非》”了。前面已经说了,自2009年《非非》第十二卷开始,孟原挂名《非非》“执行主编”,是周老师的善意安排,但不等于孟原“主编”了《非非》,更不等于孟原“主导”了《非非》。(只有一次,孟原陪同陈亚平一起用笔记录过周伦佑口述的《非非》“编后记”)这些事实,孟原自己可以证明。

《非非》的主编从来就只有周伦佑一人,前非非时期是这样,后非非时期也是这样。继《非非》杂志的命名之后,从每一期《非非》的“编辑主题”的确定,到约稿、组稿、编稿,改稿、定稿、设立栏目、写“编后记”,再到封面设计、版式设计、排版、配图,再到校对稿件(一校、二校、三校),都是周伦佑一人做。这就是确定无疑的《非非》编辑史。谁说他主编过《非非》,是主编的哪一期?如何确定“编辑主题”的?如何编稿、改稿的?请自己站出来说一说,让我也长长见识。

我在这里要对孟原弟说两句掏心窝子的话:你听到龚盖雄这样无限拔高地吹捧你,你虽然明知道不是事实,但心里可能很受用。一个人的真实写作状况和写作水平,作者自己心里是最清楚的,诗歌界的其他人嘴里不说,人人心里也都有一杆秤。你不要被龚盖雄忽悠了。龚盖雄把你吹捧得天花乱坠,但谁会相信龚盖雄这种人格破产者的话呢?龚盖雄别有用心地拔高你和吹捧你,是在害你。他是想以此挑起你内心的欲念,把你放到火盆上烤,借以挑拨你和周老师的关系,使你和周师不能像过去一样相处。再者,你让龚盖雄这种脏人粘上,不仅得不得一点好处,还只会染上一身恶臭。

二、对龚盖雄“非非诗人”身份的质疑

你龚盖雄四处夸张地炫耀你是“非非诗人”,你甚至在别人举报你“性侵猥亵女生”的网帖后面回帖,都要抬出“非非”,用“非非”做你的挡箭牌。但是,据我所知,你和非非的关系并不像你一厢情愿所认为的那么清晰,你的“非非诗人”身份一直就很可疑。是真是假,还是让事实来说话。

你1988年结缘非非,很快就脱离非非主义——这一脱离就是整整十三年!我查看了收存的《非非》和相关出版物,在1988年以后出刊的《非非》1989年卷、1992年卷、1993年卷、1994年卷,还有1995年由周伦佑主编、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两部选人非非诗人诗歌、理论作品的《打开肉体之门》《亵渎中的第三朵语言花》——一直到《非非》杂志2000年卷中,都不见刊登有你龚盖雄一个字!直到2001年,你脱离了非非主义十三个年头以后,才到成都找到周伦佑,从而再次回到非非主义。这以后,2009年,周师看穿你的低劣人品,就和你断绝交往了。这以后的《非非》都不再刊登你的作品。自2009年到2019年,你又在事实上再次脱离了非非主义整整十年!
前非非时期,你脱离了非非主义整整十三年;后非非时期,你又脱离了非非主义整整十年!你还有脸自称“非非诗人”吗?

你龚盖雄到现在为止,用尽吃奶的力气都无法独立完成一首诗或者一篇文章,你的那些编入《非非》杂志的诗歌和评论文章,绝大多数都是周师大面积替你修改过的。你敢否认这样的事实吗?

我问你:要不是周伦佑包容你,你能够在《非非》上发表作品吗?要不是周伦佑推荐,你能够在正式刊物和各种选本中发表一个字吗?要不是周伦佑帮助,你这个五、六十岁的老讲师,二十多年一直评不上副教授的低能者,能够在退休前评上副教授吗?为了帮助你评上副教授,周伦佑在他由国家级出版社出版的学术专著《艺术变构诗学》中刻意将你的文章作为附录收入,并提前打电话告诉你;为了帮助你评上副教授,周伦佑亲自口授文章,由你一字不漏地用笔记录下来作为你的学术成果推荐到正式刊物以你龚盖雄的名字发表。这些事你还记得吗?你有一点报恩之心吗?要不是周伦佑,你能够认识邱正伦、雨田这些朋友吗?你不正是通过周伦佑认识他们,然后卑躬屈膝地主动去给邱正伦、雨田写评论,再通过他们找熟人关系发表你写他们的评论,你才在退休前评上副教授的吗?为了你能评上副教授,周伦佑还找到一位负责四川师范类高等院校高级职称评审组的朋友,为你说好话(这些事周伦佑至今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在你这次瞎胡闹以后他才在电话中向我说起的)。这些事,你不仅不记恩,反而恩将仇报!你不是一个典型的小人是什么?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你龚盖雄根本算不上是一个非非主义诗人,你只能算是非非主义的小半个同路人。你现在更以破坏非非而走到了非非主义的对立面,真正算得上是恶贯满盈!自此以后,你自己滚一边去!在你的自媒体上自娱自乐,自我哀嚎吧!以后如果再见到你在哪里冒充非非诗人,见到一次,我就揭穿你一次。

三、龚盖雄挑拨离间,其心可诛!

龚盖雄对周伦佑的仇恨起因于“非非诗学交流群”中的一次争论。周老师在“非非交流群”中发文揭露龚盖雄的小人行径,并宣布早就和龚盖雄断绝了一切关系。
周伦佑说:

“我看不起你的写作,更看不起你的人品。你那一次和乐山一位姓李的朋友还有非非的孟原一起来温江,我当面向你说了这一点。当着他们二位,指出了我这几年拒绝与你来往的原因:一是,我去眉山协助那里建立一个“在场主义散文流派”,是去履行一个合同,你一定要找着去,扭着我一定要加入“在场主义”!我再三给你说,我是在履行合同,不同意你加入,你强行要加入。这还不算,为了能够加入,你背着我,给那位官员散文家写了一篇肉麻吹捧的长篇评论,连那位朋友看了,都当面向我说‘简直太肉麻了!’我看过文章后,当时就打电话问你,为什么写这么肉麻吹捧的文章?你在电话中说:‘人家是大主任,不这样写,怕他不高兴。’我由此看低你这个人。这些事实,导致这些年我远离你,拒绝你。也因此,此后的《非非》杂志再没有刊登你的任何作品”。

不仅如此,周老师还彻底揭穿了龚盖雄自欺欺人的“理论”画皮:

“还有你那个整天像广告词一样挂在嘴上的什么“对创生成”,不过是马恩辩证唯物主义“对立统一律”的变种和引申,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你能说清楚你的什么“对创生成”与马恩“对立统一”的关系吗?不要再自欺欺人装深刻了。
你在微信写的这些东西,就是你的真实水平。我客观地告诉你:你每天乐在其中的这些分行文字全部是语言和情绪垃圾!你自己玩就好。
我给你一个总清理,表明我从此彻底拒绝你,不再和你有任何关系。”
(《周伦佑批评龚盖雄及龚盖雄的道歉书》见后面[附录2])

这让多年来像臭虫和蚂蟥一样地死死地叮在非非主义和周伦佑身上吸血的龚盖雄,顿时像无头苍蝇一样无所适从,怨妇骂街,就此埋下了对周伦佑的深深恨意。龚盖雄一方面在“非非诗学交流群”中发文向周伦佑认错道歉,说:“这次非非诗群的讨论,也彰显了非非特有的广阔胸怀,也可以看出伦佑为人为诗的包容度,还可以看出非非诗友们的见识,气度,创造力,以及热爱诗歌本身的善意。”在他假意认错道歉以后,等了一段时间,见周伦佑真的不再理他了,于是恼羞成怒,以百倍的狼心狗肺,用各种混乱文字来攻击周伦佑,攻击非非。

龚盖雄恨我,把矛头对准我,原因大概有三:一是我把他踢出了“非非诗学交流群”,他认为自己被非非开除了,就此产生了恐慌心理和仇恨心理,恨上了我;二是他和周伦佑争执时,我发言让他停止胡闹,并让他想想这些年来非非给予他的都有多少,减去了非非他还剩下了什么?我还编辑了周伦佑回答他的话和他的认错书,在“非非评论公众号”上发布,这无疑也使他记恨于我;三是龚盖雄特别想去通辽参加“北中国诗学论坛”学术会议,结果没有人邀请他,他就想当然的以为一定是我使坏,致使他没有能去参会。

他由此开始造谣生事。龚盖雄自己承认是他把“非非诗学交流群”里的消息告诉给马xx的(马xx以前也是非非群的一员,后来自己退群的),然后我才把他“踢出”了“非非诗学交流群”的。这点没错。我为什么把龚盖雄踢出群?一是龚盖雄几个月来就在非非群中胡闹,完全的无理取闹,让非非之外的同道不解和笑话;二是周老师把回答马xx的帖子发在非非群里,实际上就是公布了,别人可以转载也可以发布。只是龚盖雄私下把这个帖子转给马xx的行为很宵小,很不光彩,带有强烈的挑拨离间意味。我还可以告诉龚盖雄,你通过微信去巴结,去挑拨离间、抱团取暖的那位诗人马xx,根本看不起你,人家明确和我说过:“龚盖雄的诗歌就是一堆破碎的词语,难以卒读”。你还以为人家待见你呢,在人家眼里,你可是连诗人都算不上。
还有“北中国诗学论坛”之后,龚盖雄到处上蹿下跳,联系这个联络那个,给这个通电话给那个通电话(被“非非诗学交流群”踢出后,他就第一时间发疯一般的给孟原打电话),挑拨这个挑拨那个,要结成统一阵线对付我。龚盖雄还恶意编造孟原的话,说孟原指使他先除掉我,然后再扳倒周伦佑……结果他发给马xx的微信被人家截图发给了我,我又发给了孟原,进而戳穿了龚盖雄的谎言。其实孟原并没有说过那些话。龚盖雄是想以此挑拨离间非非同仁,其歹毒的用心是破坏非非主义。(“龚盖雄编造孟原话挑拨离间的微信截图”见后面[附录3])
 
四、我对龚盖雄从尊重到不耻

我知道龚盖雄大约是在本世纪2000年代中期,因为都是非非中人,而结识,而开始交往。多年来,以我一贯对人的善意,我对他一直是尊重有加的,称他为龚师。我写的评论后非非诗人的几乎所有文章,都对他有过正面的严肃的评说;我参与编辑的《中国诗典》《红山诗刊》,都编发过他的诗歌;我还提名他为《汉语地域诗歌年鉴》的四川编委。他有一年来长春,我还在海鲜馆子请他吃过饭,吃了海螺、海胆等等。结果他吃过饭后就去见他学生的什么合作伙伴,再不和我联系了,直到后来他离开长春在路上之后,才给我发了个短信。这让我对他的为人画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号。

我对龚盖雄的为人产生更大的怀疑进而鄙视他,是2016年我在网上看到有人举报他“性侵猥亵女学生”的消息后。这个举报,资料很多,内容有点触目惊心。他还自己写了几句所谓的诗回答人家的质证。他被举报“性侵猥亵女学生”一事,让我对他的看法发生了质的改变,我开始怀疑他的人品。(龚盖雄被人举报“性侵猥亵女生”网帖见后面[附录1])加上他这次的恶意攻击和丑恶表演,让我对龚盖雄的看法,从过去的尊重变为不耻。
说到你龚盖雄“性侵猥亵女生”的丑行劣迹,后面真还大有故事可讲……你上一次侥幸逃过了惩罚,在当前严打“性侵”、“性猥亵”的社会舆论环境下,各种官方媒体和各级执法部门,以及广大吃瓜群众,都对“高校教师性侵女生”的新闻特别敏感,特别感兴趣,不管是退休官员,还是退休的高校教师,都一律要追加刑责。你如果想让你的丑行暴露于天下,那你就继续造谣生事吧,不要说我事先没有警告过你。

周老师说过:非非无门,随时可以进来,随时可以出去。一个非非同仁是否会被非非除名,是由他自己的行为决定的。一个非非同仁只要做出了有损于非非主义的事,不开除他,他自己就已经自绝于非非主义了,自己就把自己除名了。周老师宽容你、包容你,没有说出“开除”这两个字,但你龚盖雄自己衡量一下,你到底做没做有损于非非主义的事?你到底做了多少损害非非主义的事?你是不是已经自绝于非非主义了?你还配自称非非诗人吗?

这大半年来,你龚盖雄的所作所为,你对非非主义的恶意破坏,你对周伦佑的攻击和抹黑,你对我的挑衅和攻击,真正算得上是恶贯满盈!你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的无所适从,怨妇骂街,让我觉得,龚盖雄你这个人很可怜,很可悲。你就像一只寄生虫失去了一直寄生吸血的宿主一样,惶惶不可终日,日渐干瘪。你龚盖雄失去了人格,失去了良心,失去了理性,失去了底线。你的能力已经无法驾驭几百个常用汉字了,你根本写不出一行有意义的文字了。你龚盖雄真很可怜,不是一般的可怜。
——以后非非诗人举办的任何活动,都不会再让你参加;
——以后非非出版的任何刊物,都不会再有你的名字出现;
——以后非非编选的任何选集、文集,都不会再选你一个字。
我一边吟诗,一边品着美酒,看着你:被恶梦纠缠,痛苦不堪,自己表演给自己看,自己哀嚎给自己听,然后,自生自灭。
自绝于非非主义的龚盖雄真的是非常非常可怜。一个人格破产的七十岁猥琐老头在寒风中索索发抖——这就是此时此刻龚盖雄的真实写照。

(2020年元月1日、3日,于长春新竹花园字德楼)



【附录1】龚盖雄被人举报“性侵猥亵女生”的网帖


四川师范大学吧关注:69,164贴子:7,111,886

220.166.154.*
让全社会各种形式真正关爱我们四川乐山师范学院女生。
乐山师范学院的龚盖雄是一般老师,又是中国老师的最最最禽兽不如的东西。
儿子在初中的同学加女友,龚盖雄要“性交教育”,孩子高中同学来家玩,龚盖雄要“性交教育”,龚盖雄自己学校的学生他要“性交教育”,龚盖雄自己讲的他强暴了的女生不下50人。
乐山师范学院的龚盖雄!
这个变态还在四川乐山师范学院祸害儿女,学校还没有处理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乐山师范学院的龚盖雄。
杀杀杀!乐山师范学院的龚盖。

221.232.182.*
居然有这样的老师啊!晕
禽兽不如啊!

乐山_沐川吧_百度贴吧龚盖雄性骚扰

2条回复-发帖时间:2006年11月25日

学校的女学生他要强制上床(该杀:没有能力是就用口和手也要做),用欺骗加威胁等手段,自己在疯狂时还厚颜无耻地讲和他那个了的女生不下50人。
乐山师范学院的中文系的伪诗人真流氓,恶棍,性病患者,毒瘤龚盖雄!
这个变态还在师范学院祸害儿女,学校还没有处理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乐山师范学院的龚盖雄害了多少孩子和家庭?学校和社会该不会不知道吧?
该不该杀杀杀杀,千刀万剐。大家去了解三!学院的少女们一定要当心,尤其爱好文学的千万不要和他单独相处,远离他,保护好自己。
强力呼吁要求学校和乐山公安机关认真调查处理,要求乐山师范学院和公安机关认真调查处理龚盖雄。
龚盖雄!看看上面有半点假没有?请问这里诬陷你一点点没?你自己对天说,对公安机关说,对学校领导说是不是真的,你这个色狼!

师范学院吧 关注:1,208贴子:3,065
 
6回复贴,共1页<<返回师范学院吧

师范学院的学生请进!

请全社会各种形式真正关爱我们女生。
他是一般老师,他有时又是中国老师的最最最禽兽不如的东西,他就是我的老师。
儿子在初中的同学加女友,他要“性教育”,孩子高中同学来家玩,他要“性教育”,他自己学校的学生他要“性教育”,他强暴了的女生不下50人,害了这些无知女孩子的一生。
他是乐山师范学院的龚盖雄!

龚盖雄在网上跟帖回答:

你们说我强暴了整个人类
价值和反价值的光辉。结构和变构的
种子。非非和是是的
石头。她们和他们的
天使。地和地狱的
灵旗。呵呵!你们说我强暴了
时间的始祖鸟
和空间的始祖蛇。你们说我强暴了
50亿。不是50个。

回复2楼2006-08-14 23:11

【四海为家】
初级粉丝1
我不

回复4楼2006-10-05 19:51

哎哎臾
初级粉丝1

受到了性侵害,要尽快告诉家长或报警,切不可害羞、胆怯延误时间丧失证据,让疑犯逍遥法外。学校的女学生他要强制上床,用欺骗加威胁等手段,自己在疯狂时还厚颜无耻地讲和他那个了的女生不下50人。
乐山师范学院的中文系的伪诗人真流氓,恶棍,性病患者,毒瘤龚盖雄!
这个变态还在师范学院祸害儿女,学校还没有处理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乐山师范学院的龚盖雄害了多少孩子和家庭?学校和社会该不会不知道吧?
该不该杀?杀杀杀,千刀万剐。大家去了解三!学院的少女们一定要当心,尤其爱好文学的千万不要和他单独相处,远离他,保护好自己……
强力呼吁要求学校和乐山公安机关认真调查处理,要求乐山师范学院和公安机关认真调查处理龚盖雄。
龚盖雄!看看上面有半点假没有?请问这里诬陷你一点点没?你自己对天说,对公安机关说,对学校领导说是不是真的,你这个色狼!

诗人吧关注:1,976贴子:36,074

作者:222.197.90.* 2007-1-1212:19回复此发言

222.209.210.*
流氓诗人讲自己写诗完全就是为搞女人!乐山X院流氓老师诗人GGX专骗乐山X学院的无知爱诗歌的小女孩子,乐山流氓诗人讲写诗就是为搞女人!
儿子在初中的同学加女友,他要“性教育”,孩子高中同学来家玩,他要“性教育”,他自己学校的学生他要“性教育”,学校的女学生他要强制上床,用欺骗加威胁等手段,自己在疯狂时还厚颜无耻地讲和他那个了的女生不下50人。
乐山X学院的中文系的伪诗人真流氓,恶棍,性病患者,毒瘤GGX!
这个变态还在师范学院祸害儿女,经常他用嘴咬来做那事情,学校还没有处理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GGX害了多少孩子和家庭?学校和社会该不会不知道吧? 
该不该杀?杀杀杀,千刀万剐。大家去了解三!学院的少女们一定要当心,尤其爱好文学的千万不要和他单独相处,远离他,保护好自己,乐山X学院一女孩子已经被GGX强暴并被威胁保持关系10多年,该女孩现在是生不如死,就连月经期间也不放过……
GGX! 看看上面有半点假没有?请问这里诬陷你一点点没? 你自己对天说,对公安机关说,对学校领导说是不是真的,你这个色狼!

乐山师范学院的问题教师龚盖雄,一个自己号称师范学院诗教父,性教父,专门欺骗女生身体的家伙,被老师和家长咒骂的‘女孩杀手’。
乐山市陕西街17号 龚盖雄 邮编614000

无知与软弱,是2楼女生的通病!
你们一概拒绝或者打110,就可幸免!


【附录2】《周伦佑批评龚盖雄及龚盖雄的道歉书》
周伦佑批评龚盖雄及龚盖雄的道歉书
非非评论2019-09-21

这里复制的是今年8月12号非非诗学交流群中发生的一次争议,起因于龚盖雄对几位过去的前非非诗人的吹捧和对周伦佑的发难,后经周伦佑据理批评,龚盖雄在“非非微信群”中向周伦佑和非非同仁表达了诚恳的歉意。这里说明一句,周伦佑并没有将龚盖雄踢出“非非诗学交流群”(没有这个想法,也没有这个行为)。龚盖雄再一次发难,是其敏感的猜疑心所致。没有谁要把他踢出非非主义。不明真相的围观者和掺和者,看了这里复制的文档后,不知你们做何感想,会为自己的轻率喝彩脸红吗?


周伦佑回答峨眉山月(龚盖雄):

你谈问题总要扯偏!分几个问题回答你:

一,我从没有说过“蓝马与非非无关”,我说的是:蓝马的《前文化导言》与诗学无关!你再看清楚,不要睁眼说瞎话!

二,《非非主义宣言》是我从蓝马“前文化主义”文章中删节下来的一小节,修改后命名的标题。不是他想要写的。他没有那个思路!

三,蓝马当然是非非主义创始人之一,是排第二位的,杨黎是排第三位。百度百科的“非非主义辞条”就是我提供的。你手机一查就出来了。包括你也在内,包括所有非非主义同仁。那不是我写的辞条,难道你写得出来吗?对于这个问题,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四,我说“蓝马自始至终想做的是他心中的“前文化主义”,而不是“非非主义”!是分析蓝马从非非主义分裂的原因。这也被事实证明了。这不是否定他有过的贡献,而是寻找分裂的原因。

五,我要做学问,别人邀请我参加学术会议是好事,学术刊物约稿发表学术文章,这是大好事。国内,包括国外,很少有诗人参加各种学术会议,在学术刊物大量发表学术文章。这难道触犯了你的利益吗?我看问题恐怕在于:没有人邀请你,你也写不出学术文章。

六,我二十年以前,三十年以前写的诗和文章,经朋友推荐(比如学者张清华就首先向《钟山》杂志推荐我的作品),有刊物约稿,这些不是为发表写作的作品,人家好意要发表,难道不应该发表吗?你这又是哪一家的规定?禁锢了二三十年的作品,体制的禁忌打破了,又还有你龚盖雄家的禁忌!你有给我制定不准发表作品的权力吗?除非你是精神病!

七,我看不起你的写作,更看不起你的人品。你那一次和乐山一位姓李的朋友还有非非的孟原一起来温江,我当面向你说了这一点。当着他们二位,指出了我这几年拒绝与你来往的原因:一是,我去眉山协助那里建立一个“在场主义散文流派”,是去履行一个合同,你一定要找着去,扭着我一定要加入“在场主义”!我再三给你说,我是在履行合同,不同意你加入,你强行要加入。这还不算,为了能够加入,你背着我,给那位官员散文家写了一篇肉麻吹捧的长篇评论,连那位朋友看了,都当面向我说“简直太肉麻了!”我看过文章后,当时就打电话问你,为什么写这么肉麻吹捧的文章?你在电话中说:“人家是大主任,不这样写,怕他不高兴。”我由此看低你这个人。这些事实,导致这些年我远离你,拒绝你。也因此,此后《非非》杂志没有刊登你的任何作品。

八,你想把这几年的积怨来一个总爆发,我给你来一个总清理。
还有你那个整天像广告词一样挂在嘴上的什么“对创生成”,不过是马恩辩证唯物主义“对立统一律”的变种和引申,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能说清楚你的什么“对创生成”与马恩“对立统一”的关系吗?不要再自欺欺人装深刻了。

九,你在微信写的这些东西,就是你的真实水平。我客观地告诉你:你每天乐在其中的这些分行文字全部是语言和情绪垃圾!你自己玩就好。
我给你一个总清理,表明我从此彻底拒绝你,不再和你有任何关系。快七十岁的人了,还是该写点上得了台面的文字,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周伦佑回答峨眉山月(龚盖雄):

峨眉山月你的表演已经够了。你还在编造!


一,“在场主义”是眉山市发改委正式文件论证的一个文化项目,是市文联下属散文学会承办的,哪里有你说的什么公司?你不了解内情,所以开口就说瞎话!

二,我去,是因为和散文学会签了一个三年合同,是去挣一份工资的。我既然是去履行合同挣工资,我为什么要请你去?那你说说,如果是请你去的,一个月给你开多少工资?你的行止,眉山那边的人现在都还在说,两次去,都带一个XX去,还需要我说得更具体一些吗?

三,你说是我请你去的,那次你和乐山那位姓李的朋友还有非非诗人孟原一起来温江,我当面直斥你在这件事情上人格卑劣,低贱,你为什么不辩解?两位在场者都还在。可以证明我对你的指斥。

四,如果是我请你去的,我会和你因为这件事断交吗?那为什么此后《非非》再没有刊登你的任何文字?

五,关于这件事,你忘记了还有一个证人群体,那就是所有非非诗人,包括被你洗脑的那个周兴涛,当时董辑从汉中到成都,非非主义同仁在成都琴台路欢迎董辑,一起聚餐时,就只没有通知你去,周兴涛去了,二丫也去了。我告诉了大家这件事。董辑,陈小蘩等等众多非非同仁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六,过去只看出你人品不好,没有想到你还会撒谎,编造。就说到这里,如果你还想自取其辱,那你就自便。


周伦佑回答峨眉山月(龚盖雄):

看你情绪平和了,抱持着善意,再给你说一件与非非主义有关的事。
“前非非”“后非非”是非非主义的历史阶段划分,不是指哪些人。现在的所有后非非诗人,就是非非主义诗人,就是非非主义在当下和以后的代表。不存在当下还有一个什么“前非非诗人”群。杨黎,蓝马,尚仲敏,何小竹,作为人,他们继续存在着,作为姓名,他们也存在着,但作为“非非主义诗人”,他们已不存在了。因为他们各自已经自觉地归入“废话诗”“口水诗”“段子诗”了。有的,已经离开诗歌三十年了。你还在炒陈饭,抓住这些人不放。我看见你上次贴了一个什么《前非非诗人群像》(标题记不很清楚,大概是这个意思),同时配上了你和那几个废话人在一起醉酒的照片。别人都自觉地宣布退出非非主义好多年了,你还要生造出一个“前非非诗人群”出来。这是对非非主义圣洁性的玷污,是对所有二十多个后非非诗人的不敬和伤害!不止有三个后非非诗人打电话和发微信问我:龚老师到底在干什么?这件事就此打住,不要再去炒陈饭了。要喝酒,后非非诗人中有亿万富翁,请得起你!

周伦佑回答峨眉山月(龚盖雄):

看来你还没有从心里承认自己理亏。还在外面拉扯狐群狗党壮胆。那个某某某,早就知道是“口水诗”和“下半身”的追随者,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如果你同意他对你的抚慰,请如实回答:

一,我不准你说话,压制了你的不同意见吗?你去勾兑,讨好那几个废话诗人、段子诗人,生造一个“前非非诗人群”,损害非非主义,并且,首先发难,写了那么长的讨伐文字。我压制你发言了吗?

二,你一篇一篇又一篇的争辩,我屏蔽了你的声音了吗?有过建议把你从群里踢出去吗?就像九眼桥诗群把你踢出去一样。
这两个问题你应该如实回答,以证明你还有一点人的良知。


龚盖雄回答周伦佑:

@周伦佑这两个问题——
1
你并没有压制我发言。
2
你并没有屏蔽我。

这是事实。而且你作为非非主义第一创始人,作为非非主义发轫期和独立思想在黑暗中,艰难探索中,长期的准备期,都是无可争议的启蒙者,先行者。包括当年西昌一大批人都受到你和你兄长周伦佐的启迪,蓝马也是在伦佐伦佑的启发下,进入思想,进入诗歌的。这是历史真实的诗歌地理和心灵版图,任何人也否定不了的。

你们兄弟对四川诗歌1980年代的风起云涌的着力推动,也是确实的。特别是在诗歌与中国心灵受难的关键时刻,伦佑的诗歌脊梁疼痛挺立和大义支撑了汉语言的尊严和思想的尊严,继续非非。深入骨头和制度。以血写字。并不比任何俄罗斯白银时代的诗人差。这点永远激励着我们的基本立场。激励着非非精神的动脉。

你说到的时间的尺度,永恒艺术的标尺,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

虽然功力不够,但是我一直想用诗的方式,写出整个非非主义诗人的雕塑,也写出整个百年中国,乃至古今诗人的雕塑。用一种新声音,把世界重新说一遍。绝无否定非非真精神与伦佑的真历史贡献的动机。

而这次非非诗群的讨论,也彰显了非非特有的广阔胸怀,也可以看出伦佑为人为诗的包容度,还可以看出非非诗友们的见识,气度,创造力,以及热爱诗歌本身的善意。

确实,一切意气之争都是过眼云烟,唯有真实的心灵文本和汉语言文本的个性创造结晶,才是证明一切诗人存在的根本所在。也是继续非非的根本所在。谢谢伦佑和所有参与讨论的诗友,关注诗歌命运的诗友。

周伦佑致非非同仁:

周伦佑:作为文学流派的非非主义,内部有一条原则:流派同仁之间,不管各人有什么不同看法,也不管与我个人的关系或亲或疏,只要不做出损害非非主义的事,就还是非非主义诗人。但是,不管任何人,哪怕是创始元老,只要恶意实施损害、破坏非非主义的事,并造成恶劣影响的,经非非主义主要成员大多数同意,就将从非非主义中自动除名。龚盖雄此次的一些行为,如“前非非诗人群”等等,我个人认为是偶发的,属喝酒应酬性的酬答行为,而且没有对非非主义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故不影响非非同仁对他的认可。但龚盖雄应该以此为戒,注意约束自己的言行。此看法,希望能得到诸位非非朋友的首肯。


【附录3】龚盖雄编造孟原话挑拨离间的微信截图
(略)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