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诗》课堂讨论录音整理稿

◎程一身



《田园诗》课堂讨论录音整理稿
2019年11月5日一二节
学生:汉语言文学17101班
教师:肖学周
整理者:杜春花

田园诗
王家新

如果你在京郊的乡村路上漫游
你会经常遇见羊群
它们在田野中散开,像不化的雪
像膨胀的绽开的花朵
或是缩成一团穿过公路,被吆喝着
滚下尘土飞扬的沟渠

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它们
直到有一次我开车开到一辆卡车的后面
在一个飘雪的下午
这一次我看清了它们的眼睛
(而它们也在上面看着我)
那样温良,那样安静
像是全然不知它们将被带到什么地方
对于我的到来甚至怀有
几分孩子似的好奇

我放慢了车速
我看着它们
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

蒋鹏:这首诗是说作者在乡村路上遇到“在田野中散开,像不化的雪,像膨胀的绽开的花朵”的羊群,有一种乡村车马漫步的美好情景。后面写到羊群像孩子般温良、安静,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对“我”突然到来的好奇心态。写到“卡车”“飘雪的下午”,我觉得“卡车”代表着城镇化,工业的东西,已经到乡村来了。“像是全然不知它们将被带到什么地方”,我觉得是城镇化已经来了,我们可能再也看不到羊群在田野中散开的场景了,也不会再有牧羊人拿着皮鞭在后面催赶羊群的场景了,“我”开车路过这里,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这样的画面了。后面说“我放慢了车速”,可能是指诗人对这种美好场面的留恋和不舍。我的标题是“消失在雪花中的羊群”。

肖老师:好。“消失在雪花中的羊群”。这个“羊群”和“雪花”确实比较重要。

刘惠平:我看了一下全文,它的关键词在于“羊群”,即使后面没有再提到了,也是用代词“它们”来提及。关于羊群,作者给的定义是美丽的,运用比喻说羊群像“不化的雪”,“膨胀的绽开的花朵”,但是像这样美丽的事物总是被吆喝着,滚下尘土飞扬的沟渠。以前诗人也是像其他人一样无视它的美丽,但是有一次看到它的眼睛,总说眼睛是人类心灵的窗户,其实也是动物心灵的窗户。作者看到羊的眼睛其实是澄澈的,是没有被污染过的,它们是那么地温良、那么地安静。它们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到什么地方,这就像是有一个明线和一个暗线,明线是表面上的平静,暗线是它们之后被带到的那个地方,将会被宰杀的那种血腥的场面。“我放慢了车速/我看着它们/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为什么想放慢车速,是因为作者总想看着它们,就是觉得这种美丽的事物消失了很可惜,是作者对于羊群的同情,同时也是对美好的事物被破坏进行的一种批判。

肖老师:这个同学有题目吗?
刘惠平:“天真背后的残忍”。羊群是比较天真的。

陆敏:我暂时没有想到题目。我想谈的主要是第一二段羊群的对比。在第一段中,“它们在田野中散开,像不化的雪/像膨胀的绽开的花朵”,这样的感觉是在田园中比较放松自由的乡村美景图,可是作者从没有真正地关注或者是真正地注意到它们。但是在第二段,羊群在漫天雪地里被送到远方的时候,不知道未来会面临什么,作者却真正地看清了它们的眼睛,是那样地温良和安静。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觉得作者其实在这里表达了羊群那种温良、天真的性子,但是也为它们的遭遇感到悲哀。还有就是“雪”贯穿全诗,“不化的雪”、“飘雪的下午”、“愈来愈大的雪花”。我总感觉这三个是层层递进的关系,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分析。

肖老师:这个“雪花”大家注意一下。这首诗“雪花”是虚实结合的,可以这样去分析,
哪个“雪”是实,哪个“雪”是虚。那么虚的“雪”更重要一点,找出虚写的实写的,分析为什么这么写,分析虚实结构的艺术。

袁英:我的题目还没有想好,先简单说一下。诗一共有三段,可以分为两个空间,第一段是一个空间,二三段是一个空间。因为第一段是以“如果”开头的,就是作者想象的、假设的或者虚拟的一个场景。第一段的内容是想象出来的,不是真实的。第一段的关键词我认为是“羊群”,因为我在想为什么是“羊群”,而不是牛群什么的,这样说就是“羊群”跟“雪”有点关系,因为可以用“雪”来比喻羊群。可能是有某种特殊的意义吧,羊群。然后羊群就像前面同学说的,一开始在作者心中是很美好的一种事物,像雪、像花朵什么的。但是这么美好事物后面是被很粗鲁的吆喝着,并且在第一段是“滚下尘土飞扬的沟渠”,所以说是一个很粗暴、很粗鲁的过程。我觉得这个“羊群”有一种象征意义,就是象征着人类吧。我再说说这首诗的题目,“田园诗”就我们以前所读到的不管是一些古诗词还是一些文章什么的,都是一种比较充满诗意,比较无拘无束,不受世俗打扰的一种美好安静的生活环境。但是诗人所描述的京郊的场景,并没有那种很诗意的,与世无争的感觉,它所描述的这个环境与他的题目其实并不符合,而是比较相反的环境,也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反差,所以是能够从文中看出一种批判性的。然后二三段的话,应该是作者和羊群的一个实际上的接触,因为诗中可以说是描写了一个真实的空间。作者和羊群有互动,他们的互动是通过“看”这个词来实现的,所以我认为第二个关键词应该是“看”吧,因为诗人看清了羊群的眼睛,并且羊群也看到了诗人“我”。他们的一个接触点是通过“看”这个词,如果没有“看”的话,他们可能就是两个平行的空间吧。并且诗人是看到羊群消失在雪花中的,这个“消失”有可能是指羊群走远了,或者是被雪覆盖遮掩了,也有可能是暗示了一种命运吧,因为羊群是一种牲畜,一种被宰的命运,所以我觉得“消失”可能是这样的一个作用吧。然后诗中的人称结构是用“你”这个第二人称,我想到如果把“你”去掉的话,就是“如果在京郊的乡村路上漫游”,这样写的话,可能就更加倾向于自说自话的结构吧,可能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但是用了“你”这个第二人称的代词以后,就形成了一种像两个人在交谈、倾诉、讨论一样。因为是消失的羊群,前面羊群也是被粗暴对待的,它的第一个场景也就是虚构的场景。所以我认为可能是表达一种人类的悲惨命运吧,在现实生活中悲惨的命运。

肖老师:讲得挺好的。“田园诗”这个题目分析很重要,然后人称做了分析,虚实也做了区分。

罗捷:我想说两个点,一个是我觉得关键词是“雪”,因为第一段中把羊群比喻成“不化的雪”,第二段飘雪,第三段雪花。第一段写的是虚的,就是把羊群比作了雪花。这三段的雪花是一个虚实结合的手法。“飘雪”和“雪花”是实景,然后第一段中“不化的雪”是一个象征意义,我觉得有点像象征的永恒的自由,“不化”就好像一直在那里,就是永恒的东西,然后雪是一种飘飞的状态,给人一种自由的感觉,所以我觉得是这样一个意义。在二三段中的“飘雪”和“雪花”,我觉得是一种短暂的自由,比如说像飘雪的话,是那种落地即化的雪,而且在飘雪的这样一个环境描写,也就衬托了一种比较消极的心境吧。然后“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感觉是对这种短暂自由的一种悲哀。然后第二点是“尘土飞扬”和第二段的“温良”和“安静”,我觉得这两处是有对比关系的。“尘土飞扬”可以想象一下,羊群在那里奔跑的感觉,就会使草地上的尘土飞扬起来,感觉很宽广、很自由。然后跟第二段的“温良”和“安静”对比,就是第一段的羊群是自由活动的,是一种动态的、喜悦的、活泼的感觉。但是“温良”和“安静”就像是一种绝望中的安静,是它们被装到那个车上,它们也全然不知会被运到什么地方,这是对它们对被运到的地方的恐惧产生的一种安静。

吉凌紫:羊群在西方是圣洁的象征,作者第一次描写他们,是在京郊。它们如花朵,是美好的。而下一句“尘土飞扬”冲击消解了这种美好。当它们睁着孩子似的眼睛与作者再次相遇时,正在奔向它们即将血淋淋的命运,“飘雪的下午”仿佛渲染了这种气氛,加重了生命消亡的悲感。但在我看来,作者的笔触是比较诗意的,于是消散了一些凄凉,多了人性的思考,对人类和自然的思考,对生命的思考。

张盈:这首诗首先在空间上呈现了京郊的乡村、田野、沟渠。刚开始的乡村、田野是一个比较开阔的空间,到后面就变成了很小的空间。作者说从来没有注意过羊群,但在一个飘雪的下午,这一次“我”看清了它们的眼睛,而它们也在上面看着“我”,这就达到了一种近距离,面对面的一个空间。再到最后一段,诗人放慢车速看着它们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这是一个空间。第一段“乡村路上”,然后到了“穿过公路”,出现卡车,我觉得是暗含了城市化进入乡村的这样一个意义。然后在人称结构上的话,主要有“你”和“我”,“如果你在京郊的乡村路上漫游”,“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它们”,然后还有羊群,“你”和“我”是看羊群的主体,羊群是被看的。后面说羊群那样温良,那样安静,不知道它们被带到什么地方,这里自然而然的地想到了它们会被带去屠宰场,它们会出现在城市的餐桌上,也是乡村和城市的这样一个联系。

肖老师:这个空间讲得比较好啊。就是注意到这个观察者和观察对象距离的变化,讲得比较好。

龙粤:我找到的关键词是“羊群”、“雪”还有“看”,“羊群”是叙述的对象,它们看起来好像是很主动地在漫游,但它们其实是被动的,时时刻刻被动的状态。它们被吆喝,被驱赶,然后那个“滚”写出了它们一种被动的,受胁迫的感觉,与那个“尘土飞扬”相照应。“雪”我认为有三个方面的意思,第一个是点明了那个环境在下雪;第二个是羊群的毛色是白色的,代表羊群;还有第三个是与“血”谐音,牺牲的感觉。因为我从第三段看到“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我觉得这“愈来愈大”是指羊群被送去屠宰场,是要流血牺牲的,所以我觉得这个“雪”点明了羊群悲惨的生命。然后还有一个关键词是“看”,这个“看”字构成了两个空间结构,一个是卡车,一个是作者自己的小汽车,作者在自己的小汽车里面看羊群,羊群在卡车里面看作者,作者的态度是沉默的,羊群是抱着孩子般的好奇来看作者,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对比吧,也是作者心里的一个悲哀。

肖老师:嗯,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理解,每一个同学发言都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个诗歌。

王芳:我的题目是“与生命对话——雪下的羊群”。这首诗的题目是田园诗,这种田园的风格从诗的前四句可以感觉到。“它们在田野中散开,像不化的雪/像膨胀的绽开的花朵”是能够体会到田园气息的那种美好。但是从第一段的后两句以及后文我完全找不到这种感觉。这些羊群应该是被粗暴地对待,缩成一团,是那种很害怕的感觉,它们被吆喝着,然后滚下尘土飞扬的沟渠。诗人描写的两个重点就是“羊群”和“雪”,在我看来“羊群”和“雪”有四个共通点和联系,第一个是白,很净,很自然的,都可以给人一种洁白无瑕,没有攻击力的那种善良的感觉;第二个是雪和羊群外表有一些相似,羊群可以藏在雪中,比较隐秘,不容易让别人发现;第三个是作者写的羊群是被吆喝着滚下尘土飞扬的沟渠,应该不难想到它们是要被送到屠宰场,是要被冰冷地对待的,这也照应了雪花在冬天是一个很冰冷的状态;第四个是羊群即将走上屠宰场,它们的生命是短暂的,雪花也有这个特点,就是落到地上,转瞬即逝的,有一种生命的感伤。我还注意到一个点,第二段说“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它们/直到有一次我开车开到一辆卡车的后面”,这说明了一个现象,就是现在我们经常不关心身边的事物,对待身边的事物是一种陌生的状态,原来并没有去关注,直到很偶然的机会才会去关注。因为第一段诗人也写了“你会经常遇见羊群”,但是遇见了那么多次,诗人才第一次真正地关注它们。第三个我关注的点是“在一个飘雪的下午/这一次我看清了它们的眼睛/(而它们也在上面看着我)”,这就对应了我的题目中所提到的“与生命对话”,因为“我”看它们,它们也在看着“我”,这是一种生命的凝视和注视的状态,“我”和羊群是在对话。在“我”的眼中,羊群是温良、善良的、安静的,它们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去;羊群在看我,那么在羊群的眼中,“我”又是怎么样的呢?“我”不得而知。它们对“我”的到来感到好奇,却不知道将要去哪儿,想到这里,诗人对它们是极富有同情的。后来诗人可能是扛不住这样生命悲逝的压力,所以他可能选择逃避了,因为诗中说“我放慢了车速”,这个“放慢了车速”可能有两层含义,第一个是因为诗人本来是停下来的,后来放慢了车速,这就表示诗人已经开动了车,表示他要走远了。第二个这个“放慢”表示诗人对这样的生命存有眷恋、怀恋的,还是想看看羊群,但是“它们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这个可能是雪花将羊群掩盖,还可能是“我”走远了,所以看不到它们了。

肖老师:这个同学讲得比较细啊,与生命对话,这个立意讲得比较深。

薛菁雅:“羊”和“雪”是这首诗歌的关键词,第一节在对羊的描述中,诗人将羊融入到雪的背景中,“它们在田野中散开,像不化的雪,像膨胀的绽开的花朵”。羊群与雪, 二者的相似性在于羊群洁白柔软的毛发如同雪花一般白皙蓬松。但它们“或是缩成一团穿过公路,被吆喝着滚下尘土飞扬的沟渠”。“被吆喝着”可以说是对美好的一种人为破坏。第二节是对现实的描述,是人与羊的对视,是诗人真正由“遇见”到“注意”的转变。羊群一如既往的纯净,温顺,全然不知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如同孩子一般天真的注视着我。这一节诗歌是羊群境遇更恶劣的描述,它们的命运一次比一次糟糕,并且完全不可控制。看着卡车远去,诗人只能放慢车速,注视着它们慢慢消失。联系到第一节,动物被屠宰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更是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诗人即使饱含着对羊群的同情,然而却也不能做什么。

肖老师:
这个作品分析起来并不难,主要是看能否把它分析得完整、深入、精彩。现在我来和大家分析,我从两个题材入手。第一个题材是田园诗的题材,为什么说这个呢?因为这首诗的题目是“田园诗”。我们知道田园诗是中国诗歌的一个流派,从陶渊明开始,那么陶渊明的田园诗与这个作品有什么区别,这是我们在分析这个作品的时候应该比较的。你会发现这首《田园诗》与陶渊明写的田园诗不一样,是相反的。陶渊明的田园诗是安静的、自由的、美好的、和谐的。但这首诗写的是安静、和谐、自由、美好的反面。也就是说,这首诗是“田园诗”的反面。第二个题材是咏物诗,这个作品有没有咏物诗的味道呢?我觉得它是有的,但不是真正的咏物诗,这首诗与咏物诗有非常大的关联。这是一首咏羊的诗歌,中国古代诗人写咏物诗的时候都会写到这个,托物言志嘛。这个作品通过羊群也写到了诗人的内心。所以说这首诗跟咏物诗是有关联的,但这种关联不是传统意义上托物言志,它把物跟人的关系处理得更加现代了,里面没有象征的关系,但是写出了人与物之间的关联。在分析这个作品的时候可以把这两个点作为参照,以中国古典的诗歌为参照,对理解这个作品是有帮助的。
我先说这个作品的空间词吧。我认为“京郊”这个词要着重分析,这个故事发生在郊区。郊区是什么样的地方呢?是处于都市和乡村之间的,也就是城市世界和乡村世界之间的地方。不论是京郊还是别是什么郊区,都存在着一个被城市化的问题。北京这个城市是不断扩张的,会把周边的那些乡村变成城市。京郊这个地方的命运是什么?或者扩大一点说郊区的命运是什么?是必然被城市化的。本来它是一个乡村,或者说是一个自然带,但它必然会变成城市,这是城市扩张的必然结果。所以从这个层面说,京郊这样一个地方暗示了下面羊群出场的命运。羊群是自然世界、乡村世界里的一种常见的东西,但是当城市化渗透到这些地方以后,羊群的命运必然会被改变,它们那种安静、和谐、美好、自由的田园生活就会遭到破坏。所以“京郊”这个词是比较重要的。刚刚第一个发言的同学敏感地分析到“卡车”这个词,卡车也是城市的一个标志性的东西,卡车不是乡村的一部分,也不是自然的一部分,它是城市的、工业的一部分。一有卡车的出现,可以说是一个城市或者说是即将变成城市的地方。所以我觉得“京郊”、“卡车”这两个词比较重要,它们带来了城市化的迹象,或者说它们体现了城市化。这种城市化对传统的田园诗有一种破坏作用,破坏了原来的宁静、和谐、优美,或者说城市化侵入了这些领域,改变了原来的生存样式。羊群过去那种自由自在、安静优美都受到了破坏,不会再以原来的状态存在下去了。所以我觉得这两个词带来了田园生活的反面,一个是空间性的“京郊”,一个是事物“卡车”。
现在我从“羊群”这个层面来说一下。“羊群”是这个作品刻画的重点,这个跟我刚刚强调的咏物诗这个传统是有联系的。我觉得要注意这几个方面,首先是关于羊群的两个比喻。我和大家说过,比喻这个东西是虚实结合的体现。对羊群的比喻一个是“不化的雪”,一个是“膨胀的绽开的花朵”。这两个比喻给我们的感觉都是比较美好的,是很美的存在。这种很美的存在在当代社会里是不能保持的,会被摧残的。也许这两句话“它们在田野中散开,像不化的雪/像膨胀的绽开的花朵”延续了传统田园诗的风格,安静、优美、和谐、洁白。花朵给人的印象是美的,雪给人的印象是洁白的。我认为这两个比喻表现了羊群的纯洁和美丽。关于这两个比喻,我认为写得最好的是“不化的雪”,“膨胀的绽开的花朵”这个比喻也不错,为什么也不错呢?因为“膨胀的绽开的花朵”赋予了花朵动态,用花朵的绽开比喻羊群的散开,所以这个比喻是一个动态的比喻,是不错的。但给我印象更深的是“不化的雪”,为什么这个比喻要优于“膨胀的绽开的花朵”呢?主要是“不化的雪”我们没有见过。你见过“不化的雪”吗?可能你到南极北极会见到,但在日常生活中是没有的,这样写体现了一种创造性。我们看到过“膨胀的绽开的花朵”,但我们没有看到过“不化的雪”,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不化的雪”是具有创造性的比喻。“不化的雪”为什么重要?是因为这四个字包含了“我”的一种感情,什么感情呢?这就像刚才有同学分析的那样,把后文和前文串起来,这个“不化的雪”与第二节的“飘雪的下午”与最后一行“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这三处我们要联系起来分析。“不化的雪”这个比喻指的是羊群,是虚写,“飘雪的下午”,这是写实的一个场景。“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这也是个写实的句子。这三个“雪”,两个都是写实的,其中的张力点在哪里呢?就在“不化的雪”和“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之间。我建议大家把倒数第二行的“它们”这个词转换成“不化的雪”,转换之后我们可以这样读,“我看着不化的雪/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你不觉得这样读很有意思吗?是可以这样转换的,“不化的雪”表现了“我”的一种内在感受,羊群在诗人心中挥之不去了,已经难以忘怀了。为什么说它“不化”,因为已经在“我”心中留下了记忆,再也不会忘掉了。“不化的雪”怎么会消失呢?它真的消失了,这种消失一方面是距离的增大,就是看不见了,所以消失了;另外一个是被下的雪遮盖了;还有一个就是死了,被屠宰了。“不化的雪”为什么会消失?这种张力是想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意思:在“不化”和“消失”之间,“消失”是一个事实;“不化”是“我”的记忆。这里存在着一种极大的张力。我觉得这个作品写得最精彩的地方就在这里,“不化的雪”“消失在愈来愈大的雪花中”。这是我给大家分析的虚实结合。
我们现在回到第一节来。后两行和前两行的对比是非常突出的。前两行是比较美好的状态,但后两行出现了人,也就是管理者,这个管理者让羊群的命运发生了变化,它们“缩成一团”,“缩成一团”就是被管理的一个标志,本来羊群的天性是自由走动的,在田野散开。“散开”和“缩成”是一对反义词。所以这里出现了“被吆喝着”,这个“被吆喝”和后面的被屠宰是有联系的,“被屠宰”这个词后面没有明说,但有暗示:“像是全然不知它们会被带到什么地方”,显然是被带到屠宰场。从“被吆喝”到后面的“被屠宰”关联着羊群的命运。所以这节诗的后两行,把羊群放在被管理的地位,暗示了它们的悲惨命运,是被屠宰的一个前兆。
下面重点分析第二节,刚才对雪花的分析提到了第二节。第二节的重要性体现在什么地方呢?体现在“我”与羊群的近距离观看、凝视。这是一种双向的凝视。这种场景是非常偶然的,作品中提供的这个场景非常具体,“我”那天开车,前面是一辆卡车,距离非常近。这种偶遇为“我”与羊群的相互观看提供了一种可能。“看清了它们的眼睛/(而它们也在上面看着我)”,“看清”这个词与前面的“从没有注意过”是一种对比。“看清了它们的眼睛”也就是看清了它们的温良、安静、好奇。“温良”和“安静”写的是羊群本身,“好奇”写的是对“我”的态度。这个作品中有一个点写得非常细,就是“它们也在上面看着我”,为什么“我”会写这个作品,我觉得是因为“我”看到这一幕以后,羊群的“回看”让“我”受到了震动,然后写出了这首诗歌。这应该是“我”最受震撼的一幕:“我”明知道羊群是被拉去屠宰的,但是羊还用那种温良的本性、安静的状态、好奇的态度来面对人,这是多么大的对比啊。最后一节中也有一个表明“我”内心震动的句子,“我放慢了车速”,意思是“我”再也不忍看下去了,所以放慢了车速。整首诗体现了人对羊的残酷和羊本身的那种温良之间的张力,作品中的抒情都蕴含在叙述中。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