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伦佑 ⊙ 红色写作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钟山》杂志发表周伦佑两万字组诗《春秋诗篇》

◎周伦佑



  《钟山》杂志发表周伦佑两万字组诗《春秋诗篇》


   国内久负盛名的大型文学双月刊《钟山》杂志,2019年第一期发表周伦佑组诗:《春秋诗篇》(七首)。全诗长句式1220行,诗歌纯文本12000字,加注释18000字。这是周伦佑正在创作中的一部宏大诗集中的一组。其他多部组诗将陆续与读者见面。感谢《钟山》杂志编者的宽宏,高瞻,大气!
                                             ——周伦佑附言

   春秋诗篇(七首)

   ■周伦佑

[导语]
   在世界史学界,一般把古希腊视为人类文化和精神的黄金时代。其实,我们根系的汉文化也有自己辉煌的黄金时代,这就是先秦时期的诸子百家时代。但除了学术研究之外,很少有现代作家——特别是现代诗人深入这个领域,以诗性之笔表现这个黄金时代中那些伟大的本源性思想家的悲剧命运,以及他们在与命运对话中所创造的影响中国几千年的哲学思想。这组《春秋诗篇》,就是试图通过挖掘那个黄金时代中那些本源性思想家个人命运的某个片段或其思想的某个侧面,以呈现“诸子横议”、“百家争鸣”的那个伟大的黄金时代的黄金之诗——当然,这其中也涵括笔者对诸子哲学独具一格的诗性解读。这是现代诗在这个题材领域的第一次尝试,也是对当代诗歌中那种唯“西方价值尺度”是从的“翻译体写作”的反拨。
                          ——摘自《春秋诗篇》写作札记



   太阴的奥义
   ——老子《道德经》的隐喻诗学解读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老子《道德经》


一开篇,你就把我们放进一条水溪
                   让我们猜
什么物象最有力?哪一种力量最无敌?
其实这不是一条水溪,是一道哲学题
以柔胜坚,这是你要教诲我的
在刀兵雄冠的世道,你选择站在柔弱
的溪水一边,以宣示你的遁世主义

你教导我的很多,我无法全部记住
见到一点花斑,而忘记了一只豹子的
                      全貌
你的生平和哲学,就是一个玄秘的隐
喻,让我费猜疑。我读你,需要调动
全部的学识、才思和直觉
我读你
    就是在读一部深奥的天人之诗

你的学说被称为玄学。从字义学上
考辩,“玄”字的本义是黑色。你的
所有玄思,都在指向一种黑色隐喻
通过黑色进入你的思想,就是进入你
的本体。所有的玄机,都在这个“黑”
字上。一道黑色之门开启,解读一首
黑暗之诗,一册黑暗现象学的集大成
都与这个“玄”字有关——

所谓玄同,就是光芒在黑暗中隐匿
所谓玄德,就是德行在黑暗中涵养
所谓玄学,就是在黑暗中笺注黑暗
所谓玄想
就是坐在暗影游荡的夜晚胡思乱想……

按照以上解读
你说的“玄之又玄”,就是黑之又黑
你那扇“众妙之门”,一定是黑暗的
                      渊薮
你用一把玄妙的锁,开门,然后关门
把我们挡在一座黑色的迷宫外面
任由我们猜想——
   “惚兮恍兮其中有象
       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有关你的身世,史籍中记载得很少
据说母亲是在一棵李树下生下你的
依上古习俗指树为姓,所以你姓李
诞生时,你的耳朵很肥大,故取名耳
又说你一出生便童颜鹤发,像个老头
所以小名老子。母亲怀你八十一天
分娩,所以《道德经》共八十一章

连太史公也搞不清你到底有几个名字
你同时是李耳、老子、老聃、老莱子
太史儋。 道书有你的画像:素袍童颜
白发冉冉兮,其眉垂鬓;大耳垂肩兮
其须垂膝
一幅超越生死大限的长寿老人图

入仕于周,为后周守藏室太史
         遍读上古典籍
身处颓世,见王纲解纽,大厦将倾
庶人冲破不议的古训,读书人放肆言论
诸子争鸣远超过百家,异端妙想纷呈
知识分子忙着开宗立派
唯有你处变而不惊,观万变为不变
以道为天地立心;以德为生民立命

太史公说,孔丘曾赴洛邑问道于你
你心怀山林之思,孔丘存庙堂之志
你讲天道,孔丘重人伦
孔丘向你问道,犹如苍狗问白云
             燕雀问鸿鹄
你的隐逸之学,被后学注解为君王
南面之术,你又变成了帝王师

你喜欢黑色,把黑色作为你隐喻的
                      母体
你崇尚阴性,把黑色的母牛尊崇为
生养万物的谷神。在你的思想中
道和德,也只是一个黑色的隐喻
道,可以解读为玄道;德,可以解
读为玄德。黑色是万物孕育的初始

你宣扬的不是太阳之学,而是太阴
你的思想,大约是在暗夜一个人冥思
时结晶的,适合一个人读,一个人在
僻静处读,在夜晚秉烛读,才能体会
太阴的奥义。我再以寅夜之月补注你:
月为阴,为静谧,为阴气下沉,白昼
的反面,恰好是你阴弱哲学的注解

黑夜就是母,就是怀柔,就是宁静
你代表阴柔,代表母性,以静制动
舍廊庙而就江湖,舍山峰而就深谷
你宁愿处低,处下,处卑,处弱
处不争
   这些道理都是流水间接告诉你的

弱水,是你道法自然的又一位导师
寄寓你思想的又一个隐喻
舍高而就低,舍刚而就柔,舍逆而
                    取其顺
上善若水,随物赋形,润物而不居
遵从流水的指示,你选择减法
不断地放弃
   不断地减损——直至归零

从一条小溪进入宛若世外的桃花源
        眼前恰好是你那个
“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的理想国的绝佳所在。我由此发现
陶渊明不是从武陵源误入桃花源的
   而是从你的隐喻中找到的入口
可以反复进出而不会迷路

       这不是你的本意
   一条小溪本应该流向别处
      一片桃林不应该还是桃林
桃花不应该有意,流水本应该无情
师法流水,而不是挂怀流水。心无
牵挂,不为一朵桃花而流连伤感
只因一溪流水而不舍昼夜……

这就是你通过黑夜和流水告诉我的
我没能够全部领会
      只是零星地感悟到一些
你的用词是简约的,却很高深
你的意指是明澈的,却充满了歧义
阅读你,就是在接受一种天启
面对你,就是面对一个巨大的象征

你就是黑暗本身,涵养万物却不彰
                    显自己
你隐身于时间之中,我们与你,就像
明与暗的关系:你看得见我们,我们
却看不见你,只看见一面镜子。透过
隐喻,“道”,一个汉字符号会意我们:
一个思想的首级在天空高蹈漫游……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那悬空游走着玄思的头颅就是你吗?
             还是另有其人?
神龙见首不见尾啊,心传太阴之学的
奥义先哲,绝不会就这样轻易地现身
与黑暗签约的人,终须回到黑暗中去
那年,你倒骑青牛而来,必倒骑青牛
而返
   函谷关外,长安古道拉长了夕阳

一头青牛的背上早已不见了你的踪影

(2017年10月8日——10月13日完成初稿于成都温江柳河居)


   庄周被蝴蝶梦见
   ——读《庄子》破译“庄周梦蝶”千古迷思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唐•李商隐七律:《无题》


    只有你敢做这样的梦!
梦见自己在梦中变成了一只蝴蝶
然后怀疑可能不是自己梦见自己变成
                         蝴蝶
而是一只蝴蝶在梦中梦见了恍然变成
了蝴蝶的你。蝴蝶梦见庄周?抑或是
庄周与蝴蝶在梦中相互梦见?
蝴蝶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蝴蝶?
   庄周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庄周?

     一只喜欢做梦的蝴蝶
偏偏要梦见一个喜欢胡思乱想的庄周
那个胡思乱想的庄周,偏偏要在梦中
把自己变成一只爱做梦的蝴蝶
这只蝴蝶就这样落入了庄子的圈套
而开始胡思乱想

有多少人写过庄周梦蝶
却无人写过蝴蝶梦见庄周
      一只蝴蝶
如何在梦中与诡异的庄子周旋
而不变成庄子和他的思想?
这对于一只爱做美梦的蝴蝶
潜在着极大的危险

一只蝴蝶如何做梦?如何在梦里变成
庄周?庄周如何在梦中被蝴蝶梦见?
蝴蝶的梦,和庄周的梦如何才能分辨?
到底是谁先梦见谁?
一首诗就这样被你带入了迷离的语境

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轻盈的蝴蝶
在梦中翩然起舞,快乐而自在
此时庄周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庄周
待到梦醒后,发现自己仰睡在卧榻上
还是原来的庄周
庄周不确定:不知是自己梦中变成了
蝴蝶呢?还是蝴蝶在梦中变成了自己?
一个迷思一直纠缠到了今天

庄周梦蝶,不是庄周梦见蝴蝶
而是庄周梦见自己在梦中变成了一只
                       蝴蝶
庄周化蝶,显然是把蝴蝶隐喻为自由
                    意志的象征
你只见证了一个生命最美丽的瞬间
而不知蝴蝶的惊艳之变要经历怎样的苦难?
从青虫变蛹再幻化成蝶
    瞬间的美要熬过漫长的黑暗……

这不是单纯的庄周梦或蝴蝶梦
而是蝴蝶与庄周同时在做梦
在梦中,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
蝴蝶梦见自己变成了庄周。恍惚中
不知是庄周在做梦?还是蝴蝶在做梦?
是蝴蝶出现在庄周的梦境中?还是
      庄周出现在蝴蝶的梦境中?
庄周与蝴蝶正做着同一个梦

好奇异的一只蝴蝶!好瑰丽的一个梦!
璞石剥尽,白玉裸呈。天空降低高度
                落木尽其缤纷
只有生逢万物抒情的奇世,才会有
这般的庄周,这般的蝴蝶和这般的梦!
一只春秋时代的蝴蝶
一定是不寻常的,一个美学定义的
异数
     一个思想跨界的先锋

僭越人伦纲常,跨度生死之门,消解
人与非人的宿命。一个诗意翩翩的
                        意象
进入庄子的思想,在汉字的象形天空
                             飞
不是蝴蝶在飞,是庄子在飞,是庄子
的思想在飞,是庄子的灵魂化为蝴蝶
被一只蝴蝶梦到,在蝴蝶的翅膀上飞……

这只蝴蝶通过梦境知道了庄周的过去

身为一名漆园小吏,以文辞宏瞻闻名
楚王慕名求贤于你,延请你为卿相
你联想到,被养肥秋后将被牵到太庙
充当祭品的黄牛而谢绝了楚王的美意
你说宁愿象泥鳅游戏于泥塘
   而不愿在庙堂丧失自己的本心
      决意终身不仕,以保持身心愉快

你是继续沉迷于自己的美梦
还是仍然在那只蝴蝶的梦境中沉迷?
竹简上喧哗的百家隔你很远
你听不见;讲坛上高论的诸子与你
毫无关系,你更看不见。大厦将倾
就让它赶快倾覆吧!王纲解纽,就让
它彻底瓦解吧!礼崩,就让它继续
崩溃!乐坏,就让它继续坏!

你只关心一只蝴蝶和你的逍遥
无为坐忘: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
为一。一个齐物我、齐是非、齐生死
齐贵贱的庄子——
在濠水桥上辩论鱼的快乐;妻子死了
却在葬礼上敲盆而歌
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以星辰
为珠玑,把万物作为你当然的陪葬品

你羡慕御风而行的列子,想借助做梦
                     跳脱罗网
想象中那翅膀如垂天之云水击三千里
扶摇而上九万里的鲲鹏,是你的另
一个幻象;藐姑射之山峰上不食五谷
吸风饮露,其肌肤冰雪般绰约若处子
的神人,也只是你的幻化之身
所有这些意象都只是蝴蝶的变形

在蝴蝶的梦里,庄周不是庄周
是蝴蝶默识人文、静观天象,证悟到
自己存在的一种思想
在庄周的梦里,蝴蝶不是蝴蝶,是庄周
梦想逍遥与自由,借以脱离尘世
羽化飞天的一双翅膀。福兮祸兮?
蝴蝶梦见庄周,是蝴蝶的不幸
   庄周梦见蝴蝶,是庄周的幸运

梦见你的那只蝴蝶,一直在飞着做梦
自齐梁,经唐宋,再明清
你把一只蝴蝶带入一代代诗家的笔下
让他们和你一起脱离沉重的肉身
在梦里变身蝴蝶,与你一起花间集
千百年来,多少诗人被你这个美丽的
梦中梦牵引——
   被一只炫丽的蝴蝶勾魂

都想能梦见一只自己的蝴蝶,或者
被一只美丽的蝴蝶梦见而不能脱身
一只蝴蝶的意象,惹得唐诗宋词梦魂
牵绕,继而浮想联翩……这只蝴蝶
在庾信“书卷满床头”的惆怅里缱绻
   在钱起苔藓染红的药径上现身
与崔涂起坐三更明月
   借李商隐无端愁绪的锦瑟缠绵

梦见蝴蝶的庄周是一个梦象
而梦见庄周的蝴蝶也是一个梦象
梦象叠映,庄周与蝴蝶在梦中互相梦见
是梦在做梦!
我在这个深秋落叶乱飞的黄昏独坐窗前
写这首庄周被蝴蝶梦见的诗,是我
梦见你们二位,也可能恰好这时
你们二位梦见了我;我们都是梦

再瑰丽的梦依然是梦;再绮丽的蝴蝶
                   依然是蝴蝶
梦见庄周的蝴蝶不过是庄周自己的梦境
在梦中,梦见自己变成一只蝴蝶做梦
现在,那只蝴蝶已经飞出了你的梦寐
五彩斑斓的天空换了好几块玻璃
      你不再被那只蝴蝶梦见
却仍然沉迷于蝴蝶的翅膀而继续蹁跹……

                   一梦惊醒
是谁在我的窗前喊开了一朵蝴蝶花?

(2017年11月1日——3日完成初稿于成都温江柳河居)


   帝王师的哀荣
   ——孔子晚年行迹考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孔子:《论语·微子》

总是好高骛远,总是梦想着作
   帝王师,在庙堂上发号施令
一个不甘寂寞的民间言论集团领袖
恰逢王纲解纽,自由散漫的大时代
圣人立言;贤人立论;异端邪说
自相标榜;诸子百家众说争鸣
权力委顿的地方
    思想在诸夏勃然生长

言辞在底层
          激荡;游侠在民间穿行

道家言道;法家言法;阴阳家言
阴阳五行;墨家言兼爱;纵横家
言合纵连横;你被称之为儒家
倡仁,奉行不偏不倚的中庸之道
礼崩乐坏的时代
     以恢复周礼为己任……

你的前半生乏善可陈。一个姓孔
名丘,生于黄河龙门乡村的孩子
出生时,并没有什么神异的朕兆
只有“生而七漏,头顶凹陷”的记载
长大以后,管过仓库,做过小吏
不学无术,有点野心;好为人师

知天命五年,你突发奇想:纠集
一帮弟子离国出走,开始你筹谋
很久的游说列国之旅。餐风露宿
企望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求得高官
厚禄。小到一日游的那些国家
以各自的城池为界。你坐着牛车
敲开一道又一道城门,总被赶
出来,惶惶然如丧家之犬……

周室衰微。大小诸侯忙着争城图霸
思贤若渴,八方招揽人才。你看准
机会,想借此时势,一展平生抱负

你游说列国的救世方略,竟然是
三十岁那一年,上周室国都洛邑
拜访“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哲人
李耳时,顺便观摩、学习的包括
上下朝礼节、仪容服饰、祭祀仪式
婚嫁、丧葬礼仪在内的周朝典章
制度,统称之为“周礼”
你以恢复“周礼”为毕生的使命

你讲的这套繁文缛节,提不起诸侯
国君的兴趣。注定你一路走来
      一路上处处碰壁!
有一天,你在落寞中击磬自我取乐
一个背着草筐的人路过门口调侃你:
磬敲击得越响,发出的声音越清越
一敲再敲——
   就是没有人来赏识重用你

奔波劳顿。在众多弟子的簇拥下
从一个都城游说到下一个都城
一游一说,就是十四个年头
从壮年到老年,就这样被你游走
你见流水而触景生情,发出长长的
喟叹:“逝去的时间
             就像这大河流水
                不分昼夜地赶路”……

说你“大器晚成”也好,说你后
知后觉也罢,五十五岁你才确立
学习的志向;当官彻底无望了
快接近人生的终点,六十八岁了
你才开始静下心来,潜心于讲学
和修订“六经”。生命在最后的
五年灿放,并照亮你的一生

“六经”因你而传世,你因“六经”
而成圣;到底是你注“六经”
还是“六经”注你?

你晚年仍勤奋学习。在反复研习
《周易》的过程中,你把编联甲骨
和竹简的皮绳翻断了三次
我相信你是懂《易》的,但不是
很懂,否则,你不会率弟子周游
列国而四处碰壁
你知天命,信预兆,敬鬼神而远之
闻麒麟死,而知道自己穷途末路了……

我喜欢你的诚实。自知原创力不足
就选择“述而不作”,专注于整理
和编订散失的典籍。从“关关雎鸠”
到“亢龙有悔”,我相信“六经”
是经你整理和修订的。你在汉字的
源头掬水,掬上古的精神,清冽而
丰沛。小心拨开青草,清理溪底的
泥沙,让汉字诗性的活水润泽后人

你的全部努力,不过是要回到元典
为礼崩乐坏的时代重新找回一个开端

你死后三百八十年,幸运之门再次
为你开启。罢黜百家,而你被独尊
因为一言不慎而遭受宫刑的太史公
为抒解胸中的郁结,在为你所著的
传书中,把你奉为理想的化身
          抬举到至圣的高度
我读《太史公书》,除了那些充满
感情色彩的景仰之辞,传中所记述
你的诸般行状,实在显得有些滑稽

历代帝王皆是你的知音。你用王道
武装他们的头脑;他们用你的学说
驯服百姓,培养顺民。学而优则仕
你把当官作为读书(也是人生)的
最高目的。你学而时习之,整天
思考的是帝王之道。排定尊卑次序
固化社会等级;再以亲情伦理加以
粘合,以使其合于人伦——
   光明的糖衣包裹着黑暗的种子

万世师表是你身后的荣耀
   我看到的是你生前的潦倒

在我眼里,你是一个崇古主义者
一个古代文献整理、修订者;一个
《周易》研究家;一个思想派别的
宗师;一个私立大学校长兼教务长
一个可爱的励志老头;一个好老师
一个总想着参政议政的民间思想家

六百年后又是一次逆转:曾经的
   丧家之犬,突然变成了国家圣人

(2017年10月4日——10月8日完成初稿于成都温江柳河居)


   侠者的隐遁
   ——读《墨子》想墨者的任侠精神

   士损己而益所为,谓任侠。
   ——墨翟:《墨子·经说上》


任性抛掷出你的胆气!抛掷出你的
肉体!再任性
   抛掷出性命攸关的生死话题
为一个眼神,你可以猝然拔剑
为一声哀哭,你可以慷慨献命
一剑劈出一片江湖,古代的侠客
从你的门第下诞生。看剑气在布衣
下横溢
   一剑刺穿丝绸华丽的假面……

任性抛掷出你的怯弱!抛掷出你的
恐惧!再任性
   抛掷出紧要关头的一步后退
为一个承诺,你必须挺身践约
为一个义字,你必须从容牺牲
诸侯争战。田园马不停蹄,生灵
被死亡充饥。底层的怨毒弥漫空气
杀伐肆意着江湖。这般乱世压抑
你的肩头,你必须挺身而出!

任性抛掷出你的矜持!抛掷出你的
身份!再任性
    抛掷出关乎神意的内在缄默
为一种救赎,你必须主动发声
为一种信仰,你必须果断出手
一侠之任胜百言高论,关键是手中
要有一把剑:用剑气说话,用剑气
讲理,用剑气论高低
   用剑气抱不平,用剑气伏强横……

任性抛掷出你的尊严!抛掷出你的
名声!再任性
   抛掷出青史留名的一己念想
为一种理想,你必须隐姓埋名
为一种执念,你可以一死再死
一双草鞋,一袭布衣,仗剑走天下
你现身的世道,是恃强凌弱的不平
世道,你担当的江湖
   是抑强扶弱的侠义江湖

   天空患难。民间的不平坎坷社会
遍地都是伤口

你是春秋时代的一个异数。一把剑
把你和孔丘们的先王之道区别开来
起自农耕,做过牧童,学过木工
擅长守城器械制造。你称自己为草民
别人称你“布衣先生。”游走于民间
崛起于底层。穿草鞋的巨子,穿布衣
的哲人。竹简的正义被一把剑支撑
你把自己当作公理的化身,执掌善恶
的惩罚令。以武止戈,以侠止战
令六国君侯食不甘味,头难安枕

你效法孔子,聚坛讲学,广收门徒
入室弟子达数百之众。从研习儒学
而后抛弃儒学,终成你的一家之言
你的举止很含蓄,你的言语很突兀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你襟三江而
带五湖。百家学说争锋的那些年代
墨家与儒家并称“显学”。孟子曾经
曰:“墨翟之言盈天下。”
当时之世,有“非儒即墨”的说法

刺客者唯利,侠客者唯义;任侠者
舍生以取义。你的弟子称为“墨者”
以苦行修身,履草鞋,穿短褐之衣
食藜霍之羹。你以圣徒般的内在激情
建立起一个私家学术门派兼民间侠义
集团。组织严密,纪律如铁。你要
所有弟子对你绝对服从,必要时
可以为你去死——
   “赴火蹈刃,死不旋踵”

名动江湖数百年。据考据,至汉代
仍有墨者在活跃。你和你的学派
却突然从史籍中消失了……

侠之大者,往往神龙见首而不见尾
      你就是这样的大者——
大得看不见,大得不被承认
当世视为“显学”,后世目为异端
在朱批的名册上,历代君王视你为
以武犯禁的侠客首领;后世史家刻
意抹杀你的存在。连太史公也惜墨
如金,只用二十四个字一笔带过你

你隐身于历史深处
   在时间的内部
      酝酿第二次生命,暗自生长……

一只大鸟的蔚蓝劫掠你,天空剖腹
自残,一道血红色的伤口痛彻古今
侠者隐遁,黑夜被你降临。刀剑入库
马放南山,私藏匕刃入罪。我追慕你
却叹手中无剑。只能以剑气入诗
以汉字为伍,再造一个诗歌江湖
   让侠义精神在纸上重新纵横
写一首任侠诗
   招你的魂魄于大河之滨,岱岳之阳……

而今江湖多风波,此去生死两茫茫……

(2018年2月8日——2月12日完成初稿于成都温江柳河居)


   涵养天爵
   ——仰首天镜读《孟子》

   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孟子•公孙丑章句上》


一派浩然之气充盈你,天空提供背景
              让你卓然现身!
诸侯放肆,处士横议的版图,以言兴
邦的舞台,早已为你布置停当,只等你
浓墨重彩,前来宣布你上膺的天命:
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
   舍我其谁也?何乐而不为哉!

          晚生孔子百年
早年丧父,家贫,随母三迁。受业于
孔丘之孙子思的门徒,自命为孔门
道统的传承人,俨然一孔子的现代版
你胸中的抱负太大,故傲然自负
言辞锋芒,喜欢与人论战,语势
很磅礴,若决江河,莫人能御者……

你效法孔子,聚徒讲学,再周游列国
      规模更庞大,随从更多
数十乘牛车,载着数百名弟子簇拥你
吃遍了诸侯各国
你的滔滔不绝,你的万丈豪情
换来的是诸侯君主“王顾左右而言他”
二十年游说最终无功而返

也像你的先师孔丘,游说归来,步入
晚景,才埋首著述、讲学
六十四岁那一年,你才开始著书立说
你自命为旷世之才,上知天意,顺天
                          体恤
当诸侯痴迷于合纵连横的攻伐之略
你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大谈尧、舜之道
宣讲天爵与人爵,注定南辕而北辙

你只有这样安慰自己:上天要将大任
降临到你的身上,一定要首先悲苦你
的心志,劳损你的筋骨
同时让你忍受饥饿,使你黄皮寡瘦
再让你饱受贫困之苦
使你行为颠倒错乱,总不顺心。通过
这些磨难,使你的心性得到锻炼
使你的性格变得坚强

天空的诠释者
衔天命而生,天之镜蔚蓝你。受天爵
而知天心,以诚感天,达致天人合一
高悬于头顶的深渊,那涵育万有跨度
无限的天,那派定命数,代表神意
绝对意志的天,第一次被你天人
感应,而有了思想和体温

你不是为人间烟火而来的
      你不是为锦衣玉食而生
宏论倚靠天空的背景,以“仁”为灵魂
居所,奉为天之尊爵。禀赋天的刚健
纯明之气以牧养内心。你要我们明白:
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你领受的使命是来发现天爵,涵养天爵

少年时便喜欢诵读你的名句,一脉
浩然之气把我引向你
儒家诸子中,我不喜欢孔丘,独感觉
与你心神亲近。轻蔑人爵而崇尚天爵
我内心与你先天地共鸣。我曾仿照你
写过这样的条幅悬壁于书室:
     “大气在我,当善自养之!”

以淡泊宁静蓄养我胸中的浩然之气
直至晚境,我的诗篇才能始终大气沛
然而绵延不绝。早年,喜欢你的浩然
                          之论
但不知以这浩然蓄养什么?你的浩然
之气不是用来养生,也不是用来光耀
门庭,而是用来上感天心,涵养天爵

天空的背景更深,更大,让我在暮年
                      阅读你
晚来笃好静,耳中常闻一片天籁之音
你的天爵就是邵雍笔下的圣人,弥纶
天地,进退古今。以一心观万心,一身
观万身,一物观万物,一世观万世
返己则以心代天意,以口代天言
以手代天工,以身代天事!

人爵是现世的富贵,天爵乃万世的功勋
天爵高于人爵。天爵不朽;人爵之尊
荣必衰败而破亡。自古圣人皆把百姓
                       视为草芥
只有你把兆民看得高过社稷和君主
   千年后你的贵民思想仍然触犯君王

据史载:明太祖朱元璋读你的著作
见你把百姓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然后是土地神和谷神,最后才是君主
又见你说:如果君主把臣下视为粪土
草芥,臣民就可以把君主视作为仇敌
而勃然大怒!
   下旨把你的牌位搬出孔庙……

只知道你的“浩然之气”
      并没有真正读懂你
只知道你的“天降大任”
       还是没有完全读懂你
你教我:远奢华,拒权贵,养真气
      养正气,养浩然之气
以天空为背景,潜心天爵的涵养
光明内在的神圣;一跃而觉悟为天民

以天空为尺度,接受天意引领。忍受
肉体的刀耕火种
     仰首于天镜之蓝的启明……

(2018年2月18日——2月22日完成初稿于成都温江柳河居)


   诸子终结者之死
   ——韩非之死的前言后记

   不僇于吏诛,必死于私剑矣。
   ——韩非:《韩非子·孤愤》


你的上场,是来为一个时代的终结
                     报警!
百家横议的讲坛,因你刚硬的言辞
而渲染血腥。“刑名”一出,儒墨失声
“法术”既立,阴阳匿形。你的出现
顿使儒雅之士的高调宏论失去了意义
喧哗数百年的诸子争鸣大时代
将在你含铁的言辞下黯然神伤

是该到思想流血的时候了!那么多
的观念已经纷呈,那么多的学派已经
茂盛;那么多杂陈对立的学说需要
辩驳。涣散的人心需要收拢,旁落的
君权需要重建。还有那么多桀骜不驯
的头脑需要斩首,那么多异端邪说
奇谈怪论
需要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斩草除根

出生于韩国都城新郑,系出贵族世家
求学于荀子门下,与秦宰相李斯同窗
你天生口吃,不善言说,但见识卓绝
文采斐然,很会写文章。堪称七国
第一才子,却得不到韩王重用
退而在孤愤台著书立说。你的才华
很横溢,你的议论很惊奇。你文章中
精辟警策的那些寓言典故
          已足以让你名垂千古

你志不在文章传世
   誓言以剪除百家思想为己任

你生而视百家之言为仇雠,反感那些
“义不入危城”的儒生。你认为百家
学说流行,是天下动乱的根本原因
你以“刑”为矛,以“法”为盾
强势杀入言论场域的无人之阵
以一种紧张而敏感的目光紧盯诸子
搜寻他们乱人心、危君权的反动言论
你反对私人藏书,反对聚徒讲学,反对
言论自由,反对从事文章著述事业
主张禁书、焚书;主张禁绝诸子学说

活生生一个真理部宰制言论的迫害狂

你主张集权再集权:“事在四方,要在
中央。”一切权力归万乘之主千乘之君
你的名言是:“唯独断者,可以王天下”
一个集权主义者,笔下充满杀伐之声
以暴虐之策谋划君主权位的长久稳定
一切宽仁的思想,皆被你的暴力思维
排除。你为君主制定的策略是:
打击大多数,巩固一个人。集权于
君主——是你思想矿脉的主要黄金

你视儒、墨为你学说的死敌。你新造
“显学”这个词汇,推儒墨为“显学”
再将儒墨斥为“愚诬之学”,进而指认
“儒者用文乱法,而侠者以武犯禁。”
必先斩除而后快!为使儒墨之辈永世
不得翻身,你继续发挥造新词的天赋
将儒家、墨家、游侠、贵族食客、商
工之民,归之为无益于耕战的“五蠹”
著文论证“五蠹”是蛀蚀国家的乱源

在你的威势下,儒家哑口噤声;道家
遁迹山林;墨家转入地下变身为游侠

你以半生精力反对纵横家的连横合纵
你认为纵横家的那些说辞,乃是败亡
之道,尽管嘴上能杜撰出彩虹。但你
忘记了你自己也是半个纵横家,拥有
纵横家精锐的思想和蛊惑力,只是
口才差了些,不如别的纵横家有游说
三个以上国家的光荣履历可以炫耀
集诸子思想之大成以肥己,而诸子亡
你的崛起,成为诸子百家的催命符

你不是祖国忠诚的儿子,决意在异国
一展平生报负,甚至可以为敌国效力
像你的先驱商鞅,你是那种天性刻薄
残忍寡恩之人。为了兜售自己的学说
不惜为秦国画谋,以颠覆自己的故国
为代价。秦王对你的著作一见倾心
对你的爱慕唐突而凶狠!恨不得马上
见到你,拜倒在你的面前。为了尽快
得到你,竟不惜出兵攻打你的祖国……

老同学李斯对于你,始终是个神秘的
背影,辞别荀子,奔咸阳,十数年间
一路爬升,从门郎、长史、客卿、廷尉
直至宰相,位极人臣。他可以举荐你
也可以毁掉你!你尊敬的堂溪公告诫
你:你的先驱吴起的结局是肢解而死
商鞅的结局是车裂而亡。你倡导的严刑
峻法,将置你于自掘坟墓的危险境地

一串鞭炮突然炸响!五乘反方向的牛车
被惊吓的犍牛拉着
      朝五个方向迅疾狂奔
一个威风八面的商鞅,顿时被五根绳索
强力撕扯成五块碎片——这是商鞅为那
些反对他变法的人设计的酷刑,到最后
反施在了他自己身上。从你师法的商鞅
之下场,你似乎看到了自己悲剧的尾声……

关于你的死众说纷纭。你是该死,必死
偶然死?自杀死?咎由自取?或是死于
非命?没有人能够证明。是心理不平衡
因诽谤姚贾而死?是为“存韩国”而死?
是因为同窗嫉妒,被李斯下狱毒杀而死?
还是死于“少思而虎狼心”的秦王嬴政
用你的学说而杀你的身?你本来不想死
也不该死;但不得不死——必须死!
必然死!你死于你学说的必然杀!

法啊,法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施行!

你的上场,带着轰轰烈烈的雷霆之万钧
你的死亡,留下隐隐约约的诡异之魅影
用一个人的上场为百家争鸣的末日预警
用一个人的死,为诸子时代的终结谢幕
你铲除百家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杀你而
后尊你,诸子百家终结者的终结,宣告
先秦黄金时代的结束。罢黜百家的黑铁
世纪,必须以你的血
      为你思想的最后胜利祭旗!

你打开笼门放出的那只怪兽
   至今仍在居高临下地戕害生命……

(2018年1月29日——2月6日完成初稿于成都温江柳河居)


   春秋有诗
   ——从诸子时代读“春秋精神”

   《春秋》之称,微而显,
   志而晦,婉而成章……
   ——春秋·鲁·左丘明《左传·成公十四》


我写下“春秋”这两个字,季节
顿时在我笔下繁花或落英。悲秋
             伤春的诗句
骚人墨客们早已反复吟咏过了
不值得我再写
春司木荣,秋主肃杀。节令的
秩序自在而井然
   从不会随便乱了方寸

日月轮回。上古时序始自立冬
经春夏而再立秋,重大的祭祀
皆在春秋两季举行。古之太史
在编结的竹简上分春夏秋冬逐日
记载国之大事,以“春秋”作为
史书的代称。竹简上记载的历史
又称青史。华夏一脉的历史记述
因而统称之为“春秋”

这种史记渊源,让我从中体味到
春兰秋菊
   以外的别一种诗意

我写下“春秋”这两个字,一编
记史的竹简,在我眼前篆隶书名
竹简是东周时鲁国的编年体国史
据说是由孔子修订的。孔子曰:
“后世知道我,是因为《春秋》
后世怪罪我,也是因为《春秋》。”
以《春秋》之纪作为标志,诸子
百家争鸣的那个大时代
      被称之为“春秋时代”

现在我开始在竹简上读史,读春秋
省却“周室衰微”的序言,略过诸侯
争霸的刀兵,直接读诸子先哲如何
放肆言论。井栏断折,阡陌错乱的
中土大地,众声喧哗,异端蜂起——
老子隐道德;孔丘游列国;庄周
玩逍遥;墨翟称巨子;韩非立刑名

儒墨并称当世“显学”。孔丘有弟子
三千,墨者有数百之众,多怀侠义

我读的,是一部编年史的华彩部分
春秋有诗,只有那一个章节才充满
诗意,堪称为诗。一个史诗的时代
才华汹涌,出口成章,滔滔不绝于
耳。众口铄金铸起一脉思想的高峰
一首春秋的诗,词语焕发,大气沛
然,激荡千秋。让我辗转反侧,思 之
慕之,梦之
   吟诵之而三月不知肉味

春秋的诗,不在孔子编订的诗三百
篇,不在诸侯杀伐流血的鸿篇巨制
春秋的诗意,在王纲解纽的涣散
跌宕中,在大厦将倾的眩晕摇晃中
在礼崩的无序混乱中,在乐坏的淫
靡之音中;在老子玄之又玄的妙论
中,在孔子游说列国的颠簸之途中
在墨子潜夜独行任侠仗义的剑气中
在庄周与蝴蝶相互梦见的迷思中……

春秋有诗。从竹简、绢帛到蔡伦纸
从悬腕书写到雕版竖排、活字印刷
春秋的诗意使一页页汉字熠熠生辉

一部《春秋》得以传世,不是因为
它记载的史实。一种诗性照亮其间
一种精神贯彻古今,在古代曰褒贬
现代曰批判。不是惊世骇俗的言论
一万六千字书一部断代史,何以令
乱臣贼子惧?全在于叙述中孔夫子
所作的一点个人点评:令那些以
暴行被写入史册的君王胆战心惊——
不信神的王者惧怕被史笔审判

这就是所谓的“春秋大义。”一褒
一贬中,春秋的诗意得以澄明
历史的正义得以彰显

我展读春秋,是读竹简上的浩然
之气;我默写春秋,是在写一部
高贵灵魂的心史。卷册上,没有
名字的齐国太史,模糊了所有人
的姓名。以一死记下暴力的名字
太史如实写,而被杀头兄继任
继续如实写,又被杀头;弟再继任
仍然如实写,再被杀头;儿子接着
继任,还是如实写……暴力只好
低头服膺
   任太史记下自己的罪恶……

我笔下的“春秋”,是一册册竹简
沾满血痕;我笔下的“春秋”,是
万古长夜思想蒙昧的启明
我笔下的“春秋”,是家事、国事
天下事的忧患;我笔下的“春秋”
是那一个个秉笔太史的慷慨献命!
我没有在这首诗中使用春秋笔法
面对历史
   秉笔直书的笔称之为“春秋笔”

最终,“春秋”是一支笔。这支笔
握在一个人的手,这只手,被一种
精神所决定,可名之曰:春秋精神

斯人已逝,诸子和他们的那个时代
离我们已远。繁体字断句的错乱中
春秋的诗渐渐在暗昧的镜像中隐匿
一块玻璃的晶莹看透我:时序颠倒
春天流血,秋天流火。曾经诗意
盎然的季节,而今诗情寡淡
一面镜子的黑色体制中,史笔弯腰
灵魂屈膝
   一任哑语喧哗,春秋寂默无声……

一卷青史一卷血。人心不死则春秋
不亡!一首春秋的诗
   正在黑铁的锤炼下集结光芒

(2017年10月20——24日完成初稿于成都温江柳河居)


【作者简介】

   周伦佑:著名先锋诗人、文艺理论家。国内先锋文学观念的主要引领者之一。

   籍贯重庆荣昌,祖籍广东梅州,客家人。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文学写作,1986年为首创立非非主义,主编《非非》、《非非评论》两刊。其理论和创作对新时期中国先锋诗歌及文艺理论产生广泛而具实质性的影响。文学成就被写入张炯、金汉、洪子诚、孟繁华、程光炜、林贤治等众多知名学者撰写、主编的数十部现当代中国文学史。已出版有:《反价值时代》(诗学理论专著,1999年)、《变构诗学》(文艺理论专著,2005年)、《悬空的圣殿》(文学史著,2006年)、《在刀锋上完成的句法转换》(诗集,1999年)、《周伦佑诗选》(诗集,2006年)、《后中国六部诗》(长诗集,2012)等;并出版100多万字的《周易》研究著作。
2004年聘任西南师范大学双聘教授;2013年聘任上海同济大学诗学研究中心学术顾问;2019年聘任内蒙古民族大学诗歌研究所学术顾问;1992年获柔刚诗歌奖;2009年获南京大学首届中国当代文学学院奖;2012年获《作品》长诗奖;2015年获首届《钟山》文学奖。


   ★首次刊载于南京《钟山》杂志2019年第一期。

   ◆说明:因主页系统不兼容,这组诗原有的6000字注释全部省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