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奇 ⊙ 沈奇评论专栏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读陈仲义

◎沈奇




  读陈仲义,读其人,读其文,念念耿耿,读了三十余年。
  十二部诗学专著,百余篇诗学文章,四十多年诗学历程,“边缘”身份,“殿堂”心志,皆一以贯之:浪漫主义的气质,科学主义的气格,现实主义的气度,现代主义的气场,兼容诗家之情怀、科学家之精神和农夫般的劳作与圣徒般的虔敬,而潜沉修远、越众独倬。
  周作人谈翻译时将其概分为三种:职务的,事业的,趣味的。并指认:趣味的翻译乃是文人的自由工作。且是一种爱情的工作。
  陈仲义的诗学研究,既是职务的:尽职尽力,终生服役;又是事业的:初心切切,使命耿耿;更是趣味的:爱心爱意,唯痴唯迷。
  有感于此,我曾用“修远”、“切实”、“自若”三个关键词概括陈仲义诗学精神:修远而切实,边缘而高致,不装、不端、不作,脱势就道,粲然自若,而独备格局。
  包括诗学在内,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巨大虚弱在于,背后一直站着一个教父般的外国文学,结果只要是学院学科所出,尤其是这些年学术产业化所出,都难逃其投影与模仿之局限。
  故,仅从汉语诗学而言,真正有原生、原创、原发性见解且实际影响到诗歌创作现实的,大都来自民间学人、社团诗人们的边缘而自洽的言说——这既是不争的事实,也是历史的必然!
  陈仲义虽职守大学学府,不失学院风范,但总能不受学术产业之拘束,葆有民间学人之立场,出而入之,入而出之,以其强烈而鲜明的问题意识和独辟蹊径的细切探究,复以在场、直言、有我、有担当的人文精神贯穿始终,建构独此一家的诗学体系。
  我则称其为:民间派学院诗学家。
  复细读陈仲义诗学著述,豁然朗见:许多观点、论点、切点及其说法、切入法、命名法,都独属于“陈氏”发明,具有原创性、原生性、原发性,非当下流行的“学术产业”之“产出”所能及。
  如此三十余年读下来,我只能将陈仲义诗学体系称之为“科学感性主义诗学”或“感性科学主义诗学”:融会西学与中学于一体,综合田野调查与密室研究于一体,以及个在超智力游戏的文思与文体“趣味”,最终形成一套只能以“陈仲义体系”命名的诗学工程。
  ——或可谓:科学诗学家。
  科学是朴素的,诗学是高贵的。百年新诗诗学,能将二者通和兼济达至境者,唯陈仲义率先而垂范。
  读陈仲义,读其人,读其文,念念耿耿,读了三十余年,最终了然:最棒的一个最朴素,也最高贵!
2019年霜降日于终南印若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