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投文新书《百年新诗经典解读》出版

◎吴投文




《百年新诗经典解读》
吴投文  著
32万字,小16开,22印张,340页
出版社:吉林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9月
定价:58元
京东商城、当当网有售

[内容简介]
本书精选新诗经典进行解读,视野开阔,解读深入而富有理论的诗意。本书具有很强的专业针对性和课堂教学的实践性,方便教学和使用,既可作为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选修课教材,也可作为高等院校文化素质教育的公选课教材,也适合社会上一般新诗爱好者阅读使用。

[目    录] 
前言
 
胡适《老鸦》
鲁迅《梦》
刘半农《教我如何不想她
郭沫若《夜步十里松原》
郭沫若《我们在赤光之中相见》
冰心《纸船》
徐玉诺《将来之花园》
梁宗岱《晚祷》
李金发:《弃妇》
王独清《玫瑰花》
穆木天《苍白的钟声》
冯乃超《红纱灯》
应修人《妹妹你是水》
汪静之《伊底眼》
潘漠华《离家》
冯雪峰《孤独》
冯至《蛇》
何其芳《欢乐》
徐志摩《雪花的快乐》
闻一多《死水》
朱湘《采莲曲》
林徽因《别丢掉》
邵洵美《季候》
沈从文《我欢喜你》
戴望舒《我的记忆》
卞之琳《距离的组织》
废名《掐花》
金克木《招隐》
艾青《我爱这土地》
艾青《手推车》
臧克家《春鸟》
田间《义勇军》
阿垅《无题》
彭燕郊《爱》
辛笛《风景》
陈敬容《假如你走来》
唐祈《严肃的时辰》
杜运燮《盲人》
郑敏《金黄的稻束》
袁可嘉《上海》
唐湜《我的欢乐》
穆旦《旗》
穆旦《春》
杭约赫《启示》
朱英诞《落花》
罗寄一《在中国的冬夜里》
纪弦《狼之独步》
痖弦《如歌的行板》
洛夫《边界望乡》
罗门《麦坚利堡》
陈黎《二月》
黄翔《野兽》
食指《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
根子《三月与末日》
北岛《回答》
多多《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顾城《小巷》
舒婷《致橡树》
芒克《阳光中的向日葵》
林莽《秋天比血更浓》
梁小斌《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王小妮《月光白得很》
严力《还给我》
昌耀《斯人》
王家新《一个劈木柴过冬的人》
欧阳江河《手枪》  
吉狄马加《火焰与词语》
阿尔丁夫•翼人《骆驼泉》
张枣《镜中》
海子《亚洲铜》
西川《在哈尔盖仰望星空》
臧棣《抽屉》
汪剑钊《盐水沟》
李少君《抒怀》
伊沙《鸽子》
哨兵《悲哀》
马启代《那么多的疼才酿成一滴蜜》
安琪《极地之境》                                                        

后记

[作者简介]  
吴投文,1968年5月生,湖南省安仁县人。武汉大学文学博士。现为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发表论文与评论一百五十余篇,出版学术专著《沈从文的生命诗学》等。在海内外报刊发表诗歌数百首,出版有诗集《土地的家谱》《看不见雪的阴影》等,有诗歌入选《中国新诗年鉴》《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国诗选》《中国当代短诗300首》等八十余个重要选本。兼职有中国新文学学会理事、湖南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湖南省诗歌学会理事、湘潭市文学研究会副主席等。 


    人间书话412
把理论书写得诗意盎然
                    ——读吴投文《百年新诗经典解读》
安琪
 
写这部书的读后感手有点软,心有点慌,怕写不好,因为,这部书太好了。好到这几日我的微信成为它的宣传工具,每读到感叹处、会心处、拍案叫绝处,便要拍个照现场直播,眼见为实,好不好大家点开阅读吧。千言万语从这句开始:对不起投文兄,这么晚才读你的第一部书,认识10年了,也以你的好友自居,却是诗也不曾读你,文也不曾读你,要不是这次聊城诗会(2019-9.13-15)咱两互换新著,我送你《人间书话》你送我《百年新诗经典解读》,要不是我恰好接受一家刊物“每月点评”的邀请急需学点本领,我读你,可能依旧是遥遥无期。
我从邮箱里调出我们认识的第一封邮件,时在2007年2月6日,你以阿披王(奇怪的笔名,查不出它的出处)的名字发来一组诗,将近50首,简介告诉我,你生于1968年,任教于湖南科技大学中文系。当时我正在《诗歌月刊》下半月当编辑,有无刊登你的诗作不记得了,记得的是向你寄去《中间代诗全集》并很快得到你写中间代的论文。作为同代人,你对中间代有感情、有体认、有想法、有言说的冲动,你的敏锐和迅捷出手的能力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但你的理论文本貌似不多,至少在我的印象中你对诗歌的爱大于理论,你接二连三出版了几部诗集,我家里已有两部,但理论书却是一部也没有。此前我知道你在《大昆仑》开设“新诗典藏”专栏连载,梳理百年新诗经典诗作,我便暗暗期待它们的最终结集出版,刊物的零星阅读毕竟不如书的整本阅读更具完整性和严密性。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你有如此漂亮的文笔能把理论书写得如此诗意盎然,你在前言中表达了你的志向,“以诗论诗”,你认为,“对一首诗进行解读,而解读的文字本身无诗意,也无理论的诗意感,恐怕也是买椟还珠,不能真正触及到诗意的核心和光晕”,你有这样的自觉并有这样的文字功力,你完全达到了你的预期。你知道整本书我划了多少让我怦然心动的词句吗?真是妙句迭出、每页都有,有时实在划不了,再划,就把整页都划了,怎么办,我直接打钩,表示,这段都精彩,我感觉我又回到当年在中学当语文老师时读到学生漂亮的作文时巴不得天赶快亮,我好站在讲台上把作文读一遍的激动。比如解读朱英诞《落花》一诗,说到诗的“奇崛”,你给出了这样的一个定论,“尤其在整体的效果上要有如履薄冰的谨慎和天真的执着”,“如履薄冰”和“天真”两个定语恰到好处又熠熠生辉。同样这一篇说到朱英诞如何从古典诗词中取意,你有一比喻堪称绝妙,“此诗写得相当敞亮,把古人的境界抹去表面的诗意,化为一卷坑坑洼洼、坎坎坷坷的默片,多出来的那一部分恰恰是古人想象不到的那一部分”,这其实就是在教当代诗人如何作诗了。是的,这部书是你的教科书,你在人文学院讲授“新诗鉴赏与写作”,又在全校讲授“中外现代诗鉴赏”,这部书就是你在教案的基础上编写和完成的。本书收入了69位诗人72首诗(其中郭沫若、艾青、穆旦各两首,其余均一首),是你在大量阅读的基础上兼顾文学史价值与文学价值的标准选定的,“从一个侧面大致勾勒出新诗的流变轨迹”,你用极具个性化的文字解读它们,本质上这是一部由作品和解读联手推出的中国当代新诗史。
我特别喜欢你文字中藏也藏不住的真知灼见和性情才情,它们就像一个个文字的小太阳,处处发光。你说“新诗选择胡适作为开山人物,带有很大的偶然性,胡适实际上并无多少诗才”,注意,是“新诗选择”,“新诗”在你的笔下是有生命的,它自己选择了胡适而不是胡适选择了它。这里面有一种神秘论和宿命论,维特根斯坦说的,“神秘的不是世界为什么这样,而是它就是这样”。对了我发现你这部书几乎没有引用过一个老外,说几乎是我不敢确定,但我实在脑子里没有浮出哪一个老外的名字,整部书你的引用大多以中国古今论者为主但也不多,这是我一个秘密的发现,它证明了什么,证明了你的才气足够,你不需要引用,自己的话都说不完、自己的文字都写不完,何必引用呢!读你的《百年新诗经典解读》,我又像坐在课堂上的那个学生,如饥似渴,不断吸纳,你选的鲁迅的《梦》我不知道,你分析的《梦》与《狂人日记》的关系(形式感的探索上)我不知道,你选的沈从文的《颂》、臧克家的《春鸟》我也不知道,百年新诗,无数诗作,不知道也正常,所以才需要你们这些大学老师来筛选、来解读、来传授,从这个意义上说,被选中的诗人诗作,又是何其幸运!
在解读郭沫若的时候你有一个观点我颇为赞同,“一个诗人作为诗人的经历和故事,本身也是文本的一部分,在后来的文化传承中会放大为一种充满诗性的‘可写性’文本”,你认为,“诗人不能完全隐匿在凡人的躯壳内,要有一点对抗世俗的放荡和不羁,要有一种在骨子里生长出来的敢于挑战世俗的勇气”,我预备把这段话发给某某某,TA就很无奈自己太过谨慎,迄今的半生无有一事供人闲谈,TA也知道,甚至绯闻也是传世的重要部分。当然,我还得把你接下来的这个意思转送给TA——
杰出的诗人往往具有道德豁免权,但必须先有文本建树。
2019-10-6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