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诗旧作十六首

◎董辑



爱情诗旧作十六首


            题记:再不回来呀此生,少年的脸庞我的心情。
                              
                            ——崔广宇诗句



恋恋风尘(DN)

作者 董辑



想象你和别人做爱
想象你和别人
花前月下 ,耳鬓厮磨, 然后
用内心深处那痛之闪电
照亮 , 爱情的来临
多么不可思议 
多么令人神往


磊进了太多石头的心
在生活的秤盘上
竟轻得吓人
被反复割开伤口的人生
却没有血流出来
我看见你在灯红酒绿中
笑得开心 , 笑得娇媚 , 笑得淫荡
使我顿觉这人生
不过是一座 , 空空荡荡的广场
而你我作为过客
只能在物质和欲望中
找到 , 坐下来歇一歇的椅子
看白云飘过 , 看少女变成老妇
除此之外 , 我们又能干些什么呢
穿行在霓虹灯和荷尔蒙里
从又一个啤酒和纵欲的夜里醒过来
看阳光浪费如浴池中的水
消失在尘世的黑暗中
感到 , 那只卡夫卡的甲虫
就要从我们的身体中爬将出来
当全世界的人都歇在
他们的钱包里时
我也无法把头从生活中探出来
探向月亮古老的黄色和清凉
诗人 , 当诗人举起一滴清晨的露珠
眺望他的未来时
世界 , 正用又一座摩天大楼
僭越 , 天堂的高度


想象你遍历暴雨的身体中
还有一厘米干燥的地方
想象你还会哭
还有一公斤没用完的泪水
想象你堆满石块和垃圾的心底
还藏着一朵,卡通片中的白花
和一只童话书里的小鸟
想象你被摘过一万次的乳头里
还剩有一枚躲过了一切的樱桃
想象我能从白鸽那里
为你借来翅膀
蓝天 , 一掠而过
你高高飞离了床和避孕套
想象你的手从一幅
十九世纪的油画中
伸了出来
爱情 , 多么奇异的方式
多么的不可能




突然而至的寒冷使我想起了……(Z)


作者  董辑


突然而至的寒冷使我想起了
我们初识时的炎热
树荫浓密的小道上
你走来 ,奇妙的身体象少女
却又有一颗藏满了冰的心
那时我方寸未乱 ,步履轻盈
一个猎艳者 ,身上
没有心和痛苦
只有生殖器和习惯性的甜言蜜语
而你呢 ,一个自由的钟摆
从一个男友的舞步
荡向 ,另一个男友的床第之术
消磨着你的欢乐时光
谁想到它会来得这么猛烈啊
爱情, 用越来越快的动作
往我的身体里垒石头
你也许仍然轻盈
仍然可以, 在舞池和网络里飞
而我不行了 ,亲爱的
你知道我有多沉重 ,多沉重
当我又一次从梦中醒来
看着阴沉的天 ,想到
树叶就要落满
我们共同走过的林荫道
我就抑制不住的想流泪
抑制不住的抓起手机
在心底最柔软的神经上按11次
在迷乱的呼吸中说:我爱你
————我愿日子永远停留在昨夜……


给J·T(Z)

作者 董辑


许多年 , 一个人在城市中奔波
许多年 , 落叶 ,堆积在心底
生活的污水池中
早就分不清黄金还是粪土
许多年 , 面向天空歌唱
却在大地上 , 醉成了一滩泥
我认为我已走到了
爱情的尽头
我觉得这颗心 , 早已经成为
石头的领地
再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
再不渴望 , 在一轮圆月的下面
和一个人一起
走进 , 一首宋词的意境里
在越来越空旷的钱包中我跑得好累
在越来越深的酒杯中我爬不出来
时间的沙漠中, 你来了
就在春天变成春天的时候
你来了
你在我的梦里 , 睁开了
你小星星的眼睛
我无所适从 , 我魂不守舍
在小草的身上我找到了你的腰枝
在春风的温度中我感受着你的性格
我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
爱 , 或者很爱
当那一天你的背影变成了全部的天空
我决定为你年轻
我决定让那石头的心也钻出绿色
让石头也为你变绿
啊, 你风一样的身影多么难以铺捉
你看 , 我伸着手
一个曾经麻木到指甲的人
你看他的渴求多么可怜 
多么真实
在春天变成夏天的这一刻
我期盼一场大雨落自你黑葡萄的眼睛
落自你黑葡萄的眼睛
并且泛滥 , 并且漫出我的梦境


突然想起……(Y)
 
作者  董辑
 
突然想起的你有一张
黑白照片中的脸
被时光的橡皮擦得越发模糊
从模糊中擦出了魅力
突然想起你时我发觉我总是无法
集中起你散落的五官
你留下太多的碎片在旧日子中
多到,没办法一一拾起
就算我能集中今夜全部的星光
也无法照亮,你处女时代
那一抹阳光的微笑挂在你的薄唇边
 
 
我们早就不通音讯
天各一方,各自积攒人生的失败
我还总是渴望能梦见你
能从装满杂物的抽屉中
从一张旧名片的底下,翻出你
最后我发现,这只是一些奢望
一些从感情深处吹出的气泡
你无法走进我的梦
就像我无法,拥抱你
在你的纸胸脯上感受深渊的幻灭
 
 
其实,除了突然想起你
更多的时候我好奇
你眼睛中那对精密的齿轮
是怎样被这个世界
转得锈迹斑斑
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知道
欲望伸过来的手里
攥满无法拒绝的请柬
从什么时候起你的夜晚
马达轰鸣,在那些迷乱的夜里
那些可能的高潮里
你摘下过多少,可反复咀嚼的浆果
是否一直嚼到了现在
 
 
突然想起的你还在那个六楼上
每一步都走在职业里
有着用米尺反复量过的
准女强人的表情
那表情对你来说,太早了一些
像用蜡笔画上去的
擦掉才能看见你的青春
看见,两条小溪在你的双眼中越流越远
我不知道,一个女人在物质中的坚持
能坚持多久
我能理解你在男人的身下燃烧
但我不能理解,你以点钱的方式数幸福
 
 
天各一方,但我还是渴望
能梦见你,能往越熬越淡的日子的汤里
撒一把盐
或者,与你在街上擦肩而过
互相认出,却都懒得再回头
或者,还有机会一起放风筝
一起看风吹送白云像把幸福吹得满天都是
还有心情一起划船
一起用鼻音打扰,落在老歌上的尘土
啊,伊人,我记得你重没有唱过
一句歌,音乐是你抓不住的兔子
在他的嗓子中的草地上跑
如今那草地,也已经枯黄一片
 
 
你还记得他吗,你差点
爱上他,或者已经爱上了
只是爱,却不知道如何表达爱
或者干脆以不爱的方式去爱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那也是一种时尚
啊,伊人,现在我们明白了
那原来就是命运
就是,一条设计好的小路走歪了我们的人生
命运让我们天各一方
命运会让我在今夜梦见你吗
在梦中,你还是那个穿着朴素的少女
消瘦并且苍白,背后悬挂着
那轮照耀过我整个青春时期的太阳
突然就落下去了,用一块石头
把我惊醒在此夜的黑暗和冷汗中

 
给(L)
 
作者   董辑
 
许多许多年后,当你
依次关闭
你美妙肉体中
那些闪亮的灯盏后
你是否还会记得
这个,被我们用汗水浸湿的夜晚
这个沉重的夜晚
以马的形式
跑进,我们的生命
我们骑在夜的身上
在一场大火中奔跑


互相唤醒的肉体,互相租借
吸引星星下坠的肉体
我和你的肉体
互相珍惜,互相消费,互相遗忘


在你心跳中的洪水里沉浮
只到艰难地靠上,黎明的岸
太阳捞出湿漉漉的我们
在那个早晨,在那个伤心的时刻
我看见风在你的背影中
我看见你背影中的风
吹送,生命中那一枚必然的落叶


赠人(Y)


作者  董辑

在深夜听你喜欢的歌曲
让心,在往事的天空底下
长出翅膀。
我没有想到你也喜欢音乐
当柔情的歌声响起
我知道,我们已经不再年轻
那些没有摸到的星星
将永远高悬在我们的头上
让凝望的眼睛,在一瞬间
涌满不肯滴下的泪水
 

在深夜想起往事
在深夜感受一条河
穿过心底的黑暗
狂暴的灵魂已经安静
那些开在眼底的花朵
像在童话的插图中
相逢一笑,让夏天回到我们的心中
让十年前的街道出现在我们的脚下
深夜听老歌,听肉体深处的火焰
熄灭在青春的灰烬里
 

在青春的灰烬里寻找石头
寻找可以给记忆以重量的东西
还会有清新的风,把朝霞的颜色
吹到你的脸颊上吗
还会有一轮明月
照亮你眼角的羞涩吗
还会有更多的路口
等着我们向太阳走去吗
用青春的灰烬为青春画上句号
我们,我们寒冷已久


过客:赠人(W)
 
作者   董辑
 
我看见你时,你还在街上游走
每一步都踩在火上
脸上变幻着,从梦中带出来的表情
我跟着你走,走了很久
我看见你的生命四周
是逐年垒高的围墙
而在内部,在你心灵的括号里
是一片激荡的海洋


我只是一个过客
用橡皮,擦去了括号
用习惯,在墙上打开了一扇窗子
我只是一个过客
在你的海浪和潜流里漂浮
心,却默诵着那首
牧童献给牧女的歌谣

 
高墙终会坍塌
海洋也会平息
过客只是过客
火,会变成灰烬
而爱情,是太珍贵的东西
我曾在梦里梦见
爱情,在世界之外的某棵树上
一朵偶然开放的花
正等着叶芝去描写



用平淡的语言写写分别(J)
  
作者   董辑

我本以为,我能够平静的对待
你的远行,把你细腰的影子
夹进一本,再不翻看的书
然后重新去生活中
找到笑容,画满我每日佩戴的面具
 

但是这个上午我一直躺在床上
躺在,房间中渐渐消散的暖意里
回忆,你目光中的热量
我在我的内心,感到了
你的手从我的手中抽走
我感到了那种力量
 

那也是可以让我流泪的力量
但是,一个如我这样的人
又怎能流泪
又怎能为一段画不上句号的经历
抄袭少男少女们的表情
 

你终于还是走了,抖动着翅膀
飞向你计划中的天空
但我宁肯,把梦想的气球全部扎破
全部扎破,用早就泄了气的理想
证明,生活不过是日复一日的重复
 

手机里还珍存着你的短信
手却已经握不到你的手
窗外的乌云,突然近了
像一伸手就能抓下一大把
在这个独自一人的上午
我想起那个下午多么漫长
多么漫长啊
我俯身向你,怀着心碎者才有的迷醉

 
 
无题(F)
 
作者   董辑
 
那盆花,那盆我叫不出名字的花
其实早已经死了
但我一直不忍心
把它从窗台上移走
我不忍心移走的是记忆
是你的指纹,在花盆上
在我的回忆中,一直新鲜如初
 

你终于变成了,回忆中的内容
在徘徊了那么久以后
我终于还是走上了
命运早就修好的小路
是什么等在我的前方
我的脚将在什么样的内容里
经过,深陷,或者受伤
蜂拥而来的日子带来蜂拥而来的
问号,伤心是其中
惟一明确的答案
 

我会在记忆中修一间
没有门窗的小屋
连阳光都不能进入
我会把有关你的一切
放到那屋里,衣服、家俱
墙上你拍死的蚊子……
我会偶尔走进这间小屋
在往昔的欢乐中,停留片刻
用一首老歌的节奏数心跳
 

你曾经反复擦拭的窗台
如今已摆满了新的花盆
你曾精心换水的鱼缸,现在空着
你留在衣柜中的空间
现在属于新的衣服
我试图为生活,装上新的轮子
把属于你的一切都丢在身后
并再不回头,再不
去旧照片中的阳光里,感受温暖
 
 
我的努力似乎有了效果
我忙碌,在丧失方向的生活中
继续迷路
但每当夜深人静
每当,夜风在树枝上拉响悲伤的琴弦
每当,有一颗星星滑进未拉严的窗帘
我会想起我曾有过的日子
那些生命中有青草和露珠的日子
那些已经变成泪水的日子
以及你,再难拥有,永不回来

无题(J)


作者   董辑

你回来了,我却无法
见到你
偶尔的短信像受惊的小鸟
在我的生活中,一掠而过
我只能虚构你的笑容
在记忆里,捡起早早枯萎的花瓣
 

你说你已将你的双手
锁进了另一双手
但我总不相信
真能有人,从你的怀抱中
搬走那些昨天遗留的石块
搬进一片明媚的蓝天

 
蒙面的生活如怪客
等在下一个街角
日子每一次出场,都出乎意料
而感情每一次开发,都留下烂尾楼
只有烧红的性欲握在我们手里
如一块渐渐冷却的铁


我不知道,该怎样向你表达
让内心的迷宫交出地图
让计划中悬空半年的雨,瓢泼般落下
我只知道,我只知道
你小小的身体便于折叠
可以折成最小,小到能够
 
随时带在心里,而不感到生活的沉重。


无题(S)
 
      作者   董辑
 
踩着越来越薄的冰,我
向你走去
每前进一步,就退后一步
怀抱中堆满你看不见的石头
 
 
我的手在一个梦中,越伸越远
我在我自己的虚构中
抓住了你,抓住了我早已虚掷的年华
而你的背影在天边,在
我看不到的地方,突然
清晰
 
 
长街笔直,路灯明亮
我却在你的故事中反复迷路
反复在你的嘴角,看见
干枯并且飘落的花瓣
你意味深长的笑遍布我的日子
而你的眼睛是漩涡
把每一次对视,变成灭顶之灾
 
 
而每一次拥抱中,都有一座
悬崖
这是我迟至今天的发现
因为直到今夜,我
仍在你的心里,坠落
坠落,坠落不停


无题(W)
 
 
       作者   董辑
 
 已经习惯了,每日
 接到你的短信
 接到雨水、阳光或者乌云
 接到往事中的风或者
 将来才会盛开的花朵
 已经习惯了
 在手机视窗那小小的面积中
 追赶内心的野马群,在
 平庸的日子中持续的平庸,而且
 自得其乐
 
 
 
 已经习惯了,每日
 给你发短信
 用食指或者拇指
 按在虚构的星星上
 按在内心深处
 那并不存在但却
 总在奏响的琴键上
 每日,给你发短信
 抒情或者胡闹,就这样
 年复一年,就这样
 沉溺,沉溺得无可救药
 
 

 已经习惯了,一周数次
 潜入你身体中的深水区
 越潜越深
 点燃水底的火焰,或者让汗水
 从火焰中流出来
 一周数次,潜入你的深不可测
 你的碧波万顷,你的滚滚波涛
 然后从你不停的尖叫中,浮出来
 用你闭着的双眼用你扭曲的五官
 换气
 
 
 但现在我需要习惯孤独
 习惯电视机从早到晚的聒噪
 习惯一本读了很久但是总也读不完的小说
 习惯把一部已经看过十二遍的电影
 再看第十三遍
 习惯没有你的日子里,仍然有你
 习惯在所有看不见你的地方,看见你
 习惯回忆的小路曲曲弯弯
 习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用一杯茶
 慢慢喝你


题赠(Y)
 
 
   作者  董辑
 
老去的是时光,不是眼光。
虽然不再零距离凝望
心却早已,调到了同一个方向。
且回首我们生命共有的荒凉,
且翻阅这失意者人生的诗行,
且让回忆如扑向沙滩的波浪,
且在心灵中,推开一扇小窗,
——你寻找绿色与希望,
——我看见悲伤和过往。
 

用词语做梦(W)


作者  董辑

你的出现让我猝不及防
大海涌进了我的心房



我的眼前全是你的脸庞
当我发呆,或把天空凝望



记忆不再是一座空房
往事像提琴被伤心拉响



我又开始读那些柔情的诗章
夜晚重又变得漫长



日子里又有了爱的芬芳
思念很苦,但灵魂甘之如糖



什么也不想做,只想拥你在胸膛
什么也做不下去,只想面对你目光



那怕还是梦一场
只求梦境被拉长




与爱神私语(W)

作者   董辑 


我并没有走近任何人
心的吊桥,一直都没有
放下来
对我来说,所有的脸都模糊
像像素不够的照片
经不起灵魂的放大和细观
我从来就没有
走近任何人
但我和每一棵树,都亲密细语
但每一只飞远的麻雀
都让我步履轻松


随手写下(J)
 
 
作者  董辑
 



你带来了一片海
一片,水彩画中的风景
不是用于日出,用于
把一叶孤舟摇进深沉的梦乡
你带来了一片海
是为了,在我平静的时候
掀起波浪,让苦涩的盐
在我的记忆中,唤醒
生命中欲罢不能的滋味


你带来了一片海,一片
微型的海,在你的眼神中晃动。
那是我熟悉的海
曾经的水手
现在,只想在岸上眺望
用沉默捕捉
浪花美丽的音符


不是怕惊涛骇浪
是怕,梦的岔道通向另一次心碎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