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诗论诗

◎李心释



 

诗的努力

物由语言引来
神秘的呼应
如发生在异类间的爱情
内部也可以撕开空间
产生水和鱼
这是阳极和阴极
我的诗歌在此间保持运行
 
可以在更高处理解鱼
但不可以在更高处理解我
我的诗歌安在生活里
却是她的胃
既供养她,又消化她
彼此为他者
“云深不知处”即此处
我的诗歌悄悄挡在了人世的前方



古镇游历

只要稍一提醒,脚底就传来千年钟声的震荡
没有变的是河道、山势
没有变的是石板路中的几块石板
没有变的是双臂都抱不过来的松木柱子
没有变的是大殿没有一颗结构意义上的铁钉
没有变的是层层阴云、淅淅沥沥的雨、叫做“伞”的汉字
而人,一阵风刮过,再刮来时,是另一批人
夹杂着代际、声望、方言、国别等
如同食品一条街,污秽物一阵风,势不可挡
道路越来越多,像自由诗给旧体诗松绑
高层一叠又一叠,却彻底丧失了楼的风度
是谁将没有变的一切做为道具,演出所谓的繁荣
而我这里的句子又想释放什么呢?
我看到的是人的一生越来越往几年里挤了
并且被当作秘密,迎面就删除



评作为形容词的“诗篇”

当你说“诗篇”
是的,“诗篇”,这个古人的口袋
里面近乎空空荡荡
你从中掏出一些东西
暧昧一些,叫做“互文”
这里没有一个敏感的词语
只有让人发痒的语调
它顺势而下,把你从头
挠到脚,意义流失殆尽
“诗篇”像猪肉煎熬后
色彩艳丽的油渣

当你说“诗篇”
是的,“诗篇”,这个无所指的空洞
并不是沉默
沉默有影子,像幽灵
必定会留一点线索给人
像草地上一角惨白的纸片
不是垃圾就是灵迹
人类所遗忘的
正在沉潜向前
偶尔露出头,告知,这不可揭示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