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投文诗10首

◎吴投文



吴投文诗10


荒芜的风景
      ——致安塞姆·基弗

风暴来到你的墙壁上
带来另一个世界的图景
铅与木头的布局是你的语言
还有花朵和猎户座的昏睡

美术馆竭力屏住自然界的声息
倒悬的人体发出恍惚的尖叫
你坏笑着,露出垃圾场的表情
使一切凝固,又敞开隐喻的穹顶

所有的美都是与丑恶的对视
美是拯救,完成对死亡的超度
废墟之上,是时间布置的暗影
一束光照在古代女子的脸上

神在天上的盛宴已经结束
星空陨落,灾难留给仰望的人类
每一次落下都有它的翅膀——
你饮下炼金术士的孤寂
                2018年10月22日



等待

伫立在风中等待车站的奇迹
广场上的人都戴着陌生的面罩
空寂包围你,扩大你心中的荒芜
你蹲下来呕吐,吐出胆汁的全部苦涩

这是南方的初冬,天空的云块不断脱落
你笑着,走着又笑着,把一条长街独自走尽
落叶旋转着金色的瞳孔,带来梦的恍惚
高楼的壮观在你的脚下塌陷,陷入漫长的瞬间
 
傍晚的光线收住悒郁,所有的霓彩向你倒流
那个人没有出现,你的裙裾扬起风
思念是不断加深的睡眠,又从火焰中醒来
你的泪是蜜蜂蛰进春天的潮汐,把世界重新分开
                          2018年11月10日


父子间

儿子周末回家
隔着茶几坐在我的对面
他已经长大
眉宇间有一种男人的英气

我喝茶
他喝着白开水
我递给他一支烟
他犹豫着接住,点燃——

这是他照亮给我的另一个形象
看起来多么陌生
那时他跟在我的身后
在公园里扑打着一只蝴蝶带走春天的草屑

如今轮到我们父子间的一场对话
客厅里的灯光布满温煦的气息
我们却沉默着
为相互之间的陌生准备得体的借口
                  2018年11月23日
 

病中

在繁忙的生活里突然插进来一场病
使我孤卧在冬天的床上
仿佛世界离我远去
所有的气息都是虚无的花朵

我摸索着走出身体里的一个房间
看见有人在练习飞行术
一次次从高空跌下
我打着喷嚏,鸡犬之声相闻
 
难道这就是我灵魂里的远景?
我是一个虚无主义者
对远方怀着隐秘的渴望
隔着隆隆的市声看见纸醉金迷

深冬的寒气汹涌记忆的耻辱
我的喉咙发紧,像守住生死的隘口
唯有那些错过的爱使我感到安宁
难道我可以从一场病中走到我渴望的远方?

一场病是生命中的一场盛宴
我扛上简单的包裹从身体里出走
在无路可走的地方停下来
坐在一块倾颓的墓碑上打开我的诗集
                2018年12月23日



归故园辞

夜色开始变得稠浓,有一朵一朵的星星出现
我对于暗夜的芬芳怀着新奇的颤抖
从一条小径摸索着穿过橘园
永乐江傍着我的脚踝流过,我听见哗哗的声音

我坐在江边的草垛上,只有我一个人的安寂
风从河面上吹来暗处的涌动
我想起小弟潜伏在水底,送走一个秋天
水草摇晃着惊雷,被母亲唤回岸上

后来,我见过天上巨大的恒星
里面有一条枯干的河流和密布的渔网
祖先们都已经失踪,他们变得渺小
我与岁月和解,带来神秘的咒辞

我坐在黑暗中的永乐江边
像诀别的尽头有一个更深的宇宙
我已经失去我的悲悯和仇恨
当我站起身,河水突然向着我倒流……
                   2018年12月31日



小寒

连日的冻雨在加深天空的佝偻
我们袖着手坐在低处
连窃窃私语的勇气都没有
傍晚带来雨夹雪的叮当

我们簇拥在双层棉被里
享有同一个秘密,面对面呵气
大雪盖满山川,只留下你的未眠
你的身体在另一个人的梦里

雪景像一幅画糊在窗口
尘世的景象已经消失
童话里的人物还没有出来
我们醒着,再一次相拥在梦里
                  2019年1月4日
 


大寒

小寒尚在近处徘徊,大寒又至
人们裹紧身体里的花袄
匆匆穿过一条街衢的心事
眼神有些诡异

梅园里风站在枝上
抖动着满腹的怅望……
偶尔一朵梅跌落
来不及后悔

远处的田畴里
盛世的浮华都被雪覆盖
深一脚浅一脚
都呼出沉冤的浊气
               2019年1月15日

 
 
立夏书

春装脱去之后,植物蓬勃地生长
绿阴中有银狐闪过,带走两只眼的潮湿
布谷鸟有一天的好心情,咕咕咕咕
雷声送来芳菲的气味,田宅格外宽敞

第五日生王瓜,开满葫芦的花萼
人间有苦寒,有血瘀的气节
赶在暑热之前消渴,饮下一钵凉水
归心也如箭簇,过江去就是梓乡

父老站在鲜荷上,张开脾胃里的桑蚕
对着一栏牛羊打三两喷嚏,流二两口水
阿嚏阿嚏,阿弟笑槐花的屁股像圆房
小满端来一碗灌浆的麦黄,阿嚏——
2019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



壁虎

那时我在老家的乡村中学教书
夜晚降临,一只壁虎
压在我的窗格子上

我坐在它的对面
灯光照着我
四周都是暗影

它一动不动
我也一动不动
我想起一个夜晚有多么漫长

我对它说——
再等等
天亮就再见
              2019年5月6日


 
屈原日

常在河边走,峨冠博带
江流鼓荡着音乐吹向我
五月,我的身体渐渐变轻
嶙峋的草木掩住我的脚印

诅咒我的人在朝堂里宴饮
江山打着饱嗝,真好!真好!
我长笑,报以一个喷嚏
世间从此无我,剑在匣中呜鸣

离骚如何,天问又如何?
我掀开一江水的清波又如何?
郢之远,黍之悲,国有殇
且忍住哭,泪水是空的

而我长笑,归去也,归去也——
清风里有我的魂,流水上有我的坟
                   2019年5月16日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