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到5月诗歌50首(下)

◎董辑



2019年1月到5月诗歌50首(下)




《加减法:对茶的一种研究》

作者  董辑


喝茶日久,茶对我来说
已经不再是一种饮料
茶成了日子本身
茶成了一条道路
我的心在茶路上,日夜兼程



我发现,茶最好的舞台是水
没有水,茶的香茶的苦茶的甜
就无从表演
就不能在人的味蕾和嗅细胞中
舞蹈
茶和水相加的结果
就好比1加1等于10
有时候竟然是1加1等于100
甚至比100还多,多很多
而所有的瓷器、茶艺与茶道
都是买椟还珠中的椟
都是锦上添花中的花
加上与减去,变化的都不是茶
而是茶价,而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而茶和紫砂壶相加,并不能加出一片
新天地
可能会加出一个里格楞
也可能会加出一个哥德巴赫猜想
其实加出的除了玄就是骗
      茶减去紫砂壶绝对不会减去
茶中的万古流芳和茶多酚



茶与心情的加法则有些
测不准,有些
量子力学
比如,茶加上悠闲等于更悠闲
茶加上烦躁等于更烦躁
减去远思,茶就只剩下了解渴
减去幽独,茶就不会让思想飞翔


茶必须与文化相加,才能得出茶文化
才能得出陆羽、卢仝和苏东坡
茶才能在有限的自我中产出无限的超我
才能由树叶变成产业
而茶加上茶馆一定等于暴利
而茶加上金钱就一定等于诈骗吗?
而茶减去商标就能减去人性恶吗?
而男人减去茶,不一定都面目可憎
而女人加上茶,也不一定都超凡脱俗
据说人加上茶一定等于健康
但没有人因为茶而减去烟减去酒
减去熬夜和上网
茶的加减法,算一算
挺有意思
对我来说,茶加上下午、唐诗和白云
等于生命中的最好时光
茶加上黄昏时的远望和出神
等于心灵的超时空,其实并不远
就在一杯茶里
人人都能够拥有,时时都可以抵达

(2019年3月26日星期二,续写2016年残稿)



《老喽——赠老友L、C、Y、C、Y等等》

作者    董辑

老喽,喝不动吃不动玩不动
也爱不动了
那些风中追逐女孩的日子
那些把她的背影藏在心里
一藏就是一整年的日子
那些就一句诗聊出满天星星
又聊出一轮朝阳的日子
那些兜里只有一百元
却敢花五百元喝大酒的日子
那些心灵永远都搭在弓弦上的日子
那些迷入博尔赫斯
又从科塔萨尔走出来
然后走进马尔克斯再也不愿出来了的日子
真的没有了,真的消失了
青春还能在我们的讲述和争吵中
灯一样的亮起
当我们围拢记忆之火
更感到中年的昏暗和阴暗



老喽,喝不动吃不动玩不动也
爱不动了
你不再是美少年
他不再是肌肉汉
她也不再是,明媚的脸和灿烂的笑了
忧郁,被岁月风吹走了
纯真,被时光酸腐蚀了
骄傲,被人情海淹没了
南湖水再浅,我们也不敢横渡了
酒可以放开喝,酒量却从平方米变成了平方尺
女人可以召之即来,激(妓)情却已经马放南山
老喽,你的额头多了简笔画
我的胡子里有白雪永不化
老喽,走到哪,孩子的手都拽着我们
把我们拽回我们的面具,我们的心花怒放
老了,情已悄悄定居,心也不愿再去流浪
老了,梦总是抄近道走回过去,走回高中时代
只有老歌能让我们找着调儿
找到闪亮的高音和闪亮的日子
老喽老喽,吃不动喝不动玩不动也
爱不动了
老喽,只有心灵的无穷动
独立人潮人海,笑傲春夏秋冬

2019316


《“拉黑”》

作者  董辑

拉黑一个人,就是
吹灭一段经历中全部的灯
就是把一张脸拆成一地的
多米诺骨牌
就是把一种感情从内心深处赶走
让它们成为流浪狗或者流浪猫
就是锁上内心的某扇门并且
永远再不会打开
拉黑,就是又一次在自己的身边
画出国境线和挖深护城河
就是把某堵墙又砌高了十公分
就是从陷阱中很慢很慢地爬出来
面向夕阳,把带血的伤口包扎起来
在微信里拉黑一个人
就是伸出的手又一次握住了石头
就是钓鱼掉进了水里并且被鱼钩扎伤
就是窗外的天晴了
心里的雨却还在下个不停

(2019年3月18日星期六)





《不是钱的事儿》

   作者   董辑

几万元一桌的火锅
一万多元一瓶的红酒
熊掌,伊比利亚火腿,和牛
俄罗斯海参
从国外返购回来的茅台酒……
总经理,总裁,主任,书记,亿万富翁……
如此盛大的一餐
我吃得最津津有味的,怎么嚼
都嚼不够的
还是老友对我的善意和感情
是老书法家有关他青年时期的回忆
是他讲述的那些
年代感十足的友谊故事
是记忆,以及记忆里的星星
让我先于茅台
醉倒在生命本身的高度数里


有钱当然好了,可以
坐头等舱,住五星级酒店
一夜笙歌花掉几万元
建私家会所,空运外国的食材……
但钱能买来的也无非就是这些吧
——物质,欲望,关系,互利互惠
钱能买来女人,钱能买来爱情吗?
钱能买来画作,钱能买来画技吗?
钱能买来悠闲,钱能买来时间吗?
钱能买来药物,钱能买来健康吗?
钱能建起高楼,但灵魂的高度不会改变
钱能周游世界,但精神、智力和品格
可能一直都在原地踏步
钱能办到的事儿
都是活着和感官的事儿
都不是心灵和灵魂的事儿
都不是艺术的事儿
李白和杜甫一生的大事儿
那些永恒和闪光的事儿
哪一件,都不是用钱办成的


因此,可以当工具使用的友谊不是
友谊,无目的的相聚
在小酒馆喝到残月西斜的,才是兄弟
才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因此,人活一生
一定要办成几件,钱办不了的事
一定要交下几个,不以钱为尺的朋友
一定要站在钱的面积之外
丈量生命的广大无边
一定要把钱的锁头打开
把心放出来,把星空放出来
一定要知道人生的好事儿和真事儿
都不是钱的事儿


(2019年3月14日星期四)






《出版指南》

作者  董辑

不能有错别字
不能有敏感词
不能有你妈x
不能有色情、舆情、苦情和哀情
不能把玻璃擦得太亮
看见是不允许的,语义
最好挡在天鹅绒窗帘的后面
不能有望远镜,不能把未来拽到
读者的眼前
暗示的世界里,只能是蓝天白云
不能有沟沟坎坎
不能在隐喻里,私藏针尖和火种
不能扎伤社会的皮肤
不能把仙人掌的种子
埋在孩子们的心中


可以有眼睛,但不能有眼神
可以有感情,但不能有爱恨
可以有皮肤,但不能有神经
可以有血肉,但不能有泪水


然后,付清编辑费***
然后,付清书号费***
然后,付清人情费***
然后,付清印刷费***
然后,自己雇车把书拉回家
然后,上网
半价销售,快递包邮

(2019年3月8日星期五)



《在人生的第五十个春天,盼望一场雨》

作者  董辑


天越来越长了,五点半
还天光大亮
让我忍不住想下楼去
面向夕阳,在风的手指间
漫无目的,走上三五里地


天也越来越暖和了
夜深时的北屋,也不再让我
打寒颤了。这让我有心情把旧影集
全部翻出来,在昨夜,在台灯的光中
在往事山中迷路两个半小时


自来水管中流出的水
不再有刺儿,不再扎人
天空由硬纸板变成了蓝绸子
春天就要来了,每一棵树都正在醒来
春天就要来了,每一个孩子都在长高


和每年都不一样,今年
我五十岁了,是的,五十岁
这将是我人生中的第五十个春天
从不觉得春天有多好的我
竟然开始,盼望起春天来了


我盼望第一场雨快点到来
那样,我就能在阳台上听雨了
在寂静无人的下午,一个人听雨
看雨滴划过玻璃
让泪水流过脸颊

(2019年3月3日星期日)




《诗无在:兼呈诗人龚盖雄先生》

 “诗的最高目的和最低标准是什么?”——题记

作者   董辑


我看见,诗
闪烁在每个诗人的嘴唇上
每个诗人,都要求别人
把他们牙齿的闪光
看成是,诗歌的五彩斑斓


我看见,每个诗人的内心
都被他们的自我系紧
系成一个,自给自足的容器
我看见,诗人们走在他们性格和识见的
高墙之内,隔着层层毛玻璃用近视眼对望


诗在哪里?在一切存在中?
但存在本身并不是诗
在特殊语言和写出特殊语言的
各种方法和无方法里?但诗并不是
特殊的语言,诗中的每个字都在字典里


在词义之外的x+y里?标准答案谁来定?
在感情的万马奔腾中?万马奔腾的感情人人有
为什么诗人的感情会变成
诗的火箭助推器?在想象力的天鹅之舞里?
想象力的天鹅又是从哪儿飞来的?


在推开一扇新门所推出的新和心中?
新形式新技法新材料和新内容却不足以
使一首诗成立,使诗成立的有时候是旧
在对最高标准的凌空一跃中?
什么是最高标准?上帝?黑格尔还是道可道?


在批判中在干预里在反抗中在自由里……
以此让诗变得有用,变成
口号,标语,子弹、坦克、审判台和段子
但诗使用它们并不得心应手,诗会让它们效率大减
诗最擅长使用的还是诗,诗在诗里百分百



或者说,在历史中
在李白的摸高和杜甫的冲刺里
但如果李杜的记录就是诗
诗就应该还是他们那样为什么诗
变了样子,越变离李白和杜甫越远?


玻璃可以反射阳光,但
玻璃不是太阳
海水出自大海,但海水也不是
大海;诗人都在写诗
但诗人不能,占有诗和定义诗


诗无在,这让我感到沮丧
这让我在阳台上看着夕阳直到它
消失不见,在西天的残红中,在烟柱
和大楼的剪影中,我仿佛看见了诗又仿佛
没看见。然后,路灯亮了,又是万家灯火


(2019年2月12日星期二)


《健身宣言》

作者    董辑

你让我去健身房锻炼
去呜呜响的跑步机上追健康
让我从一块块铁中搬出
精力,年轻,肌肉与生龙活虎
我的做法正相反
就算健康是一种能追上的东西
我也不去跑步机上追
我也不去和一堆人挤在一起
在汗臭和打情骂俏中追
在大地上追多好啊
在孤独中长跑或者远足多好啊
让树木一直陪在身旁
让白云在天上招手
让太阳作为唯一的跑友
让清晨和黄昏都加入进来
在大地上跑步,把城市与车声都落在身后
把烦恼落在心灵的外面
就算追不上健康
追上快乐也挺好,追上自得其乐
就更好不过了
相比于那些没有体温的器械
我更喜欢与风角力
把精神角得更加自由和饱满
而不是把肌肉练得更加强壮和丰满
我更喜欢享受阳光的按摩
在湖水的伴奏下,冥想或者瞎想
因此,总结一下就是
我的健身房就是大地和大自然
我的健身教练就是随遇而安,自然而然
我相信生活本身就是一种训练
人人都是命运的运动员
而劳动带来的境界和超验
什么流派的瑜伽,都做不到,都带不来

2019219元宵节中午


《少女》
作者    董辑

在一间无门无窗的房子中
嬉笑而不自知,你是你自己的玻璃
世界将以打碎你的方式,充满你


《看雪的同时也看见了时光》

作者    董辑

一冬天不下雪
我的脸不再放光
我的眼睛转动的时候
会发出咯吱咯吱的
石头与石头摩擦的声音
一冬天不下雪后
我的心情落满了灰尘
风的皮肤,重度皲裂
街上只有没有心跳的汽车
每个人都在更快的回家
回家,在晚餐时讲起
记忆中那一场场大雪


此刻大地重又成为洁白之书
我却已没有翻阅的兴趣
此刻雪花还在风中舞蹈
我的心已奏不出伴奏的舞曲
雪是年轻人的开场哨
雪是青春的玩具和背景
我已没有浪漫和童话,可以堆成雪人
此刻我站在楼上看雪
让光一点一点地从表情中射出
让眼珠更快的转动
我站在楼上看雪,看见了时光
这些雪融化后,我胡子里的雪
将更加洁白,凛冽

2019215


《读某诗人有感》

作者      董辑

这些标准制服一样的语法
这些清晰的语言
像风中的树梢
像河边的卵石
像刚洗过的水果一样的
语言,让我的心变得平静
让马群消失,尘土被风吹散
这些刚擦过的玻璃一样透明的
词,仍然是诗歌
让我透过它们看见了远方和海市蜃楼
又好像更真切的看见了
身边的一切

2019216






《一身冷汗》

作者   董辑



整整一天


微信一响,我就走过去
拿起手机,低头,看,笑,说,或者
写几行字,看几张图
微信又响,我又走过去
拿起手机,低头,看,笑,说,或者
写几行字,看几张图……


整整一天


第N次拿起手机又
第N次把它放下后
我突然想到“大球”
我父亲养的一条狗
只要父亲一叫它,它就
走过去,走到父亲身边
吃食,接受父亲的抚摸
或者给它戴上狗绳


想到此,我出了一身冷汗。

(2019年2月11日星期一)



《在大一统中做梦》

作者  董辑

一、
周伦佑老师又一次打来电话
告诉我:只有大时代才能
产生大诗歌,大文学,大观念,大思想
才能有大鸟,带着整个天空飞
只有变乱的时代,王纲解纽、礼崩乐坏的
时代,才能产出思想、诗人、人物与
壮怀激烈,处士横议
官学一旦熄灭,私学就会点亮
漫天的星星和星星之火
比如春秋与战国,黄金的诸子与屈原
闪耀,照亮中华的天空
至今亮如白昼,永不黑暗
一旦大一统,一旦纲举目张、君君臣臣
一旦上行下效,有组织有纪律,则
动车变为绿皮火车,火车变为汽车
汽车变为牛车,魏晋南北朝
变为康乾盛世。
大鸟带着天空坠落下来
摔成一地,吵吵嚷嚷争争闹闹吃吃喝喝的
鹌鹑

二、
这些言辞和看法中的光,照得我眯起了眼睛
照得我睡不着觉
把我的思想照得活跃了起来

三、
于是我想到,置身于这个小时代
置身于这个大楼方块、道路牵手
目光捆成一束的时代
一个用节拍器统一调好心跳的时代
一个思想被转向灯语言被洗澡的
时代,一个遍地鹌鹑随处办公室的时代
诗,该如何写;写,如何才能写出诗?
于是我想到,时代重如磐石
时间的闷热中吹不进一缕清凉
在一个二流的时代,难道只能
做三流的诗人吗?

四、
为了做一个诗人
一个能够看见,大鸟的影子的诗人
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
变乱自己,来获取
“在刀锋上完成的句法转换”
来突破时代的森严壁垒和砖块矩阵
变乱婚姻,坚决不一夫一妻
坚决在爱情和欲望的丛林中
踩出无数条小路和陷阱
变乱单位,在失业的黑暗中点一堆
语言的篝火,变乱财富
千金散尽没有了,把贫穷像锡和铅一样的
加进纯铜的梦境之中,让语言的青铜
磨损时间而不被时间磨损
变乱协会,把某证书撕成灵魂中的一场大雪
只让它纷扬一次
变乱道德,用萨德的标准修改社会的标尺
变乱目的地,把向前看变成先后转
用酒变乱生活的秩序,用星空变乱时空
用远离变乱心灵的边界线,变
用鸦片变乱感官的长宽高,乱
变乱自己,把天变得低一点
把手变得长一点
把举手扪天的行为变得不那么可笑

五、
电话已经挂断很久了
电话的声音还一直在响
耳朵听不见,心能听见
心把心听见的声音,分行
排成以上这些文字


等待合适的风把它们吹成一首诗
吹得非常变乱

(2019年2月3日星期日)


《睡觉问题》

作者  董辑

和朋友聊天,突然谈到
假如人类能够解决睡觉问题
通过什么方法,让人
从此不再睡觉
那一切就都不同了
世界将发生巨变
人的生命将会增加一倍
人的创造力将会增加二倍、三倍、四倍……
人类的工作时间也将要翻番
人类的财富将会坐上火箭
人类的商业将会开启新的时代
商店将永不关门
大楼将永不安静
机场每分钟都有飞机起降
地铁每分钟都人来人往
因为不睡觉了,作家会写出更多的作品
因为不睡觉了,科学家会研究出更多的成果
因为不睡觉了,孩子们不用再上那么多年学了
因为不睡觉了,哲学家和思想家的思考
将从绿皮火车变成高铁
而我们也大可以
用以前睡觉的时间
斗地主,打麻将,游泳,喝酒,旅游,恋爱,上网,刷微信……
多好啊,一个新的世界出现了
人类将更快地,冲出地球,占领太阳系




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妥
假如人类突然不再睡觉
那才真是可怕
比如,不睡觉,可能就会多吃两顿饭
那就要消耗更多的
植物、动物和柴米油盐酱醋茶
人是不是就会更快地,把地球吃光?
不睡觉,人就会想尽办法向大自然索取
不睡觉,人的索取力和破坏力就会翻番
石油就会更快地采完
煤炭就会更快地烧光
森林将以三倍的速度消失
大楼将以五倍的速度
把耕地变成城市,把城市变成工地
水呢?水将以十倍的速度浑浊、十倍的速度
枯竭
不睡觉,人就会玩出更多的欲望的花招
更多的恶会分杈,更多的贪会孳生
假如暴君不睡觉,残暴是不是就要翻倍?
假如独裁者不睡觉,苦难是不是就要翻倍?
假如杀人犯不睡觉,受害者是不是就要翻倍?
假如罪犯不睡觉,犯罪是不是就要翻倍?
假如统帅和战士们都不睡觉?
战争是不是将永远打不完?打到地老天荒?
假如人类不睡觉,那人就不做梦了
没用梦,世界该多么乏味啊
文明就会发育不全,文化就会清汤寡水
没有梦,诗歌还会是诗歌吗?
没有梦,庄子的蝴蝶还怎么会?
没有梦,南柯一梦的故事还怎么流传?
没有梦,金斯堡就写不出《嚎叫》
没有梦,门捷列夫就发现不了化学元素周期表
所以说,人必须睡觉
千万不要让人类,不睡觉
只有等到世界上全是好人之后
只有等到人性里全是黄金、钻石和鲜花之后
人类,才能不睡觉
否则的话,最好多睡点,睡比不睡要好
一天二十四小时
我看,睡二十小时完全可以


(2019年1月31日星期四)




《生日刀》

作者  董辑


小时候,生日
是你扳着手指头算了又算的好日子
是心跳因之加速的期盼
是新衣服、煮鸡蛋和
母亲的笑脸
是关于长大的梦,一年比一年
做得急切,做得烂漫


成年后,生日
是同学们一起喝得烂醉的理由
是同事们有意味的社交方法
是家庭的法定节日,只属于一家三口
是情人之间的秘密约定
必须准时兑现,必须烧起烈焰
是某年某月某日的一声轻叹
许多年后你还听得见
是一片天,蓝着蓝着就阴暗了
是一池水,清着清着就浑浊了


现在,在过了几十个生日之后
在生活的调色板
早已遍布时间和命运的涂鸦之后
你终于知道了,生日
其实是一把刀
看不见也摸不着
一年只砍你一次
一年一次,把记忆砍得千疮百孔
一年一次,把未来砍短,把明天砍少
一年一刀,这生日刀
让你痛并快乐着
让你伤痕累累,面对一块美丽的蛋糕而
不知该如何下刀



(2019年1月29日)

《生日刀》

作者  董辑


小时候,生日
是你扳着手指头算了又算的好日子
是心跳因之加速的期盼
是新衣服、煮鸡蛋和
母亲的笑脸
是关于长大的梦,一年比一年
做得急切,做得烂漫


成年后,生日
是同学们一起喝得烂醉的理由
然后酒局渐渐云散,烂醉成为回忆
是同事们有意味的社交方法
然后同事成为旧同事,社交变成绝交
是家庭的法定节日,只属于一家三口
然后一家三口只存在于旧照片里
每一张,都是心灵的伤口
是情人之间的秘密约定
必须准时兑现,必须烧起烈焰
最后烟熏火燎,烟消云散
是某年某月某日的一声轻叹
许多年后你还听得见
是一片天,蓝着蓝着就阴暗了
是一池水,清着清着就浑浊了


现在,在过了几十个生日之后
在生活的调色板
早已遍布时间和命运的涂鸦之后
你终于知道了,生日
其实是一把刀
看不见也摸不着
一年只砍你一次
一年一次,把记忆砍得千疮百孔
一年一次,把未来砍短,把明天砍少
一年一刀,这生日刀
让你痛并快乐着
让你伤痕累累,面对一块美丽的蛋糕而
不知该如何下刀



(2019年1月29日)


《抓不住的星星或诗意的虚空:读加里·斯奈德》

          作者   董辑 


他只是把他的
生活和工作,分了一下行
然后写下来,印出来
然后你就看见了诗歌
有时在字里行间
有时在细节与描写里
有时在大自然本身
有时在言外之意里
有时在反社会反道德的
反价值里,有时在结尾处
一颗闪亮然而抓不住的
星星,让你的眼睛看见了惊喜
让你的心一下子就
飞入了诗意的虚空

(2019年1月23日星期三)







《一本旧书》


作者   董辑


薄薄的一本书,薄薄的
只有不到五万字
被我放在桌上,或者床头
被我不时背在背包里
随我去过南方,也跟我回过故乡
薄薄的一本书,一本旧书
封面与封底都已经磨损
遍布时光的屐痕



但我确信大海就在它里面
但我知道,它里面有不止一座山峰
高过珠穆朗玛
但我曾在它的某一页上
差一点就摸见了天空
但有一天远方突然近在眼前
当我的目光,终于透过它的某一页后
但我听见一头猛虎在它的字里行间咆哮
我的梦因此而彻夜四门大开
但我总是看见蝴蝶飞出,当我翻开它的时候
我的心因此而有了一片片草地
但它的许多字是许多只手
控制着我心底的许多枚按钮……



但它只是一本旧书,一本旧书
薄薄的,我看见孔夫子网上也有售
有几十本,或者更多
其中价格最低的只要十五元
快递费另算


(2019年1月19日星期六)




《在开往哈尔滨的高铁列车上》


作者   董辑



又一次去往哈尔滨,又一次
看见苍茫大地
我看见,集体中的树
都长得整饬、周正、顺眼
有着大致的容颜
单独的树,都奇形怪状、张牙舞爪
各有各的样子


又一次去往哈尔滨,N年的
第N次,又一次看见苍茫大地
江水、教堂、老街、历史建筑、美女
放纵、艳遇、若有若无的爱情、啤酒
我不再渴望这一切,人生
正在成为名利的漏勺
我的行囊,只装着一本古人的诗集
我自己,穿得像个熊瞎子


又一次去往哈尔滨,又一次
看见苍茫大地
在天边,看见心灵的花边
用车窗,剪下一片蓝天
带回明天,明年……


(2019年1月16日上午,去哈高铁车上以手机写)



 《“非非”阐释学第一号》

作者  董辑



先写下这两个字:非非
普通又普通的汉字
属于,学龄前的知识范围
一旦进入中国诗歌
则变换万千,字典为之哭泣
岔道强行修进历史,美学拐弯
一个时代和我一起想入“非非”



——非,直解为“不”
不,拒绝的意思
继续深入想象的内室
则可以看见,众多的手指
从六个短横中伸出
指向四面八方
无比广大的拒绝,针对
所有旧的一切
非然后又非,拒绝了还要拒绝
如同打倒了还要踏上
一万只脚,比海洛因和毛泽东
还要纯粹的革命
就是非非
反复强化的态度
在所有的旧价值前
翻着,嵇康没有翻过的白眼



最后,双重的否定达成
一个清晰的肯定
非与非放在一起,通往妙境
通往,佛的国度
不是妙手非非,也不是想入非非
其实就是——非非——
坚硬短促的发音
一种新价值
由周伦佑接生于四川西昌
中国诗歌的急救输血站
非,象形为鸟
大鸟,站立在周伦佑和后非非诗人的
诗歌中,无边的羽翼,笼罩着
一群一群的蚂蚁在口语中废话
大鸟带着天空飞
大鸟鸣叫,写作变成红色



非非,鸟加鸟是鸟群
非非自出现之日起
即是集体,即是团队
公园2006,非非有书
《刀锋上站立的鸟群》
一种语言的风度,在刀锋上完成与魅力。
非,放置到简笔画里
就是梯子
语言中的攀登指向反语言
非非无限相叠,则变为天梯
语言中高高竖起的巴别塔
非字再变为抽象画
火的摹形现身,让我们真实的流汗
非非合二为一,火变成了燎原之火
从第三代和文化中烧过来
孤独的烟在商品中冒着
越冒越多



让非字站在那儿,远远走离它
回头时你惊见一架灯塔
在《辞海》之外傲然矗立
比所有想象还要真实的光芒
要么让你变成瞎子,要么让你看见
一颗蛋在变形中
演绎着所有的历史和文化
如果非非满山遍野长出来
那只能是荆棘
从母语和本土中长出的荆棘
遍体生刺,荆棘的刺就是拒绝
拒绝就是前卫,就是先锋
就是体制外
荆棘遇火,就是《燃烧的荆棘》
一种思想的反暴力修辞
把思想变构为反思想
继续看,非非,非非
你会看见十字架,看见
献身的激情叠加在一起,从
汉字中扑面而来,让你的眼睛
分泌酸涩的正义感
把非字安装在窗口上,让非非
环绕或者排成行,你就会看到栅栏
看到被“铁条分隔的天空”
看到宿命不可更改,非非
就是命运,就是边缘,就是被隔开




最后,非与非坚定的站在一起
排在一张封面上的集体是不可攻破的
在钢铁中列队,走出一切石头的构图
其实非非只是两个汉字
汉字而已,非名词非动词非形容词
接近零度的意义
在周伦佑的梦中,获得了
高于零度的可能
从梦见非非那天起
这个命名者开始延续
仓颉的工作
只是天未雨,也无鬼夜哭
哭的是伪诗歌伪诗人伪文学
口语哭废话哭金钱哭刊物哭
而非非一言不发
大道无形,大音稀声
大非非潜入生活的最底层
拆为一根一根,诗歌的骨头
红色的,雄起在所有制度与汉字之中


(2007年2月,2019年1月20日新加10行)




《选择题》

作者      董辑

能发表,能得稿费
能加入各种协会
能推开某间办公室的门
能出版,能获奖
能摆在书店的柜台上
能成为名人,能当官
能招来爱情或者异性
能把心思变成橡皮泥,捏出一个动物园
能以之做车,拉来需要的欲望和物质
能以之当路,通向想去的社会和人间




也能在性格中囤积
越来越多的烈性炸药
也能从眼神中射出石子
击碎一张又一张面具与笑脸
也能让语言长出
仙人掌的刺与豪猪的刺
也能让心灵恍兮惚兮
离蓝天更近一些,离“一”更近一些
也能登高不慄入水不濡入火不热
也能喜怒通四时,悠然见南山




选“能”还是选“不能”?
一道选择题
每一个诗人都在答题
每一首诗歌都是答案

(2019年1月14日)





《从胡子想到地老天荒》

作者   董辑

三天没刮胡子
浴后,强光下惊见
白胡子又多了许多
在上唇,在下巴,在两腮
一根又一根
   一根

      一根
像一根一根刚磨尖的
针,往心里扎



于是去取刮胡刀
于是在拿起刮胡刀的一瞬间
停了下来
于是想到,人生
有些事情是无法躲开的
悬在头顶某处的那块
上帝的石头
终究会落下来
该推开的门终将要推开
该关闭的窗终将被关闭
该离开的人终将会离开
岁月的车轮是恒速的
不会在刮胡刀的呜呜声中
不会在面膜的掀开与敷上中
不会在化妆品的抹上与洗去中
减慢或加速
没有一把刮胡刀可以刮掉
衰老与忧伤。回忆的迷宫里
没有线团,与,黑科技
年龄的雪,一旦落下
将永不融化



于是轻轻放下刮胡刀
于是摸着硬硬的胡子像摸着
生命本身
于是让目光由树梢移向天空
看见白云如手,就与白云握手
看见天地苍茫,就任地老天荒

(2019年1月11日下午)




《还没有》


作者   董辑


还没有越来越平淡,日子
还没有像盐碱地一样
只长荒草,不生庄稼
还没有像雨后的一滩滩积水
被岁月和太阳一口口喝干
心灵还没有失去弓弦
梦想还是热的,愿望
还开着机,还不需要充电



还有一本本书可以让你走上
向远方和向太阳的道路
还会在一本本书中遇见
朝代,古人,山风和一把剑
还有友谊在微信群中吱吱叫
把心叫成一扇关不住的门
还有一条深夜的长街
可以用爱情把它量短



还没有越来越平淡,日子
还不需要,在电视机前把岁月坐少
还没有把社会隔在毛玻璃的外面
还对大楼和汽车报以与时俱退的白眼
还在调整,灵魂的朝向,梦的角度
还在用乌托邦和失败,磨薄
性格的霜刃
还没有丧失和野花对视的能力
还在星空中,读一本更大的书
是的,还没有在动物庄园里
长出猪的笑容

(2019年1月9日星期三)




《在边缘优哉游哉》

作者  董辑

边缘,意味着
不是发动机
不是方向盘
也不是转向灯
只是底盘上的一个零件
只是轴承中的一枚螺丝钉
但少了一个零件,缺了
一枚螺丝钉
车将不车,车将翻车



边缘,意味着
居住在城市的最外围
但也因此而少听了许多车声,许多市声
但也因此而离山更近了一些
看到了更蓝的天空,更白的白云
但也因此而离森林和泥土的味道
更近了一些
但也因此而不被路灯蒙住眼睛
但也因此可以在深夜数星星的眼睫毛



边缘,意味着
一个与会者坐在会场的最后一排
但也因此而拥有了
看不清主席台和讲话者的权力
但也因此而可以给耳朵放假
让心灵走马,让感情大闹天宫
但因此而搞点小动作,溜号,打瞌睡
皆无伤大雅



边缘,意味着
上朝的官列中没有李白
大唐的最佳诗歌里没有杜甫
皇帝的红人中没有东坡
巴黎的沙龙里不挂梵高
萨德被关进了巴士底狱
根据地在穷山恶水的深处



边缘,意味着
黄瓜一直长在地里
而没有被摆进超市
老虎一直游荡在广大的森林里
而没有被圈进动物园
鱼儿一直游在江河中
而没有被养在鱼缸里



边缘,意味着
野生,自由,独立,异端,革命
生机勃勃
反圈养,反商品,反实用,反奴役
反奴颜婢膝
自得其乐,独善其身,相忘于江湖
边缘,在边缘向中心点射、打冷枪
在边缘读万卷书而不求甚解
在边缘优哉游哉

(2019年1月7日星期一)





《歌唱言辞》

作者  董辑



在无望和混乱中,在壁垒森严中
在消费和欲望的浓烟中
在高楼的阴影中
让我们歌唱言辞,让我们
相信言辞的力量,看见刀锋
在上下文中闪光
看见意象和隐喻像怒目的箭枝
被搭上了,思想的弓弦
向虚空向庞然大物,向无物之阵
射出坚定的心跳和痛楚的泪光
射出轻轻一叹和五噫歌或者万噫歌
把梦射空,把心射空
把心底的悲愤和乌托邦射空



在被汽车喘坏的空气中
在大河改道的呜咽中
在奔波在温饱中的人民的背影中
让我们歌唱言辞,迷信一样地相信
言辞的力量
用钝刀子一行一行地割肉,割
历史的赘生物
用言外之意拆墙,拆人生的困境
拆下一块块砖以及花岗岩脑袋
让生命因这些带血的砖而沉重
而获得静观和远思的能力
相信言辞的力量,相信诗歌里
有一条密道拉近了人性与蓝天的距离



在垃圾书堆积的书店之外
在网络碎片的纷扬之外
在小官僚们的杯盘狼藉之外
让我们歌唱言辞,歌唱
金子的言辞,银子的言辞
歌唱普希金那座用语言筑造的纪念碑
歌唱流亡者怀中焐热的母语,歌唱
李白的扬天大笑出门去
陶渊明的心远地自偏
相信言辞的力量,相信词的鼓槌
终将擂响社会的鼓面
而清水将从语言中清脆的滴下
一本本书中将航来一艘艘诺亚方舟



在又一个黄昏
在太阳流出血染红西天的时候
在出神的凝望之后
让我们歌唱言辞,歌唱
那使石头开花的力量,那割开存在皮肤的力量
歌唱那烂在肚子里的誓言和理想
让我们相信言辞的力量,让语言灯
照亮时间的伤口和坦克的履带
让寒士的尊严获得五言诗的加冕
让老虎慢慢地从宣言和纲领里走出来
让仰望者看见,星星也是一种言辞
而语言中有一只手已经伸进未来
它将为人间带回黎明的通知



它将种满一座,恶之花的花园
它将拉紧醉舟的帆绳
它将盖一座房子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相信言辞的力量,歌唱言辞
在雪越积越厚的时候
在方向盘失控转向灯熄灭的时候
让我们歌唱言辞,走上语言桥
走向一个个倾听者的心灵
让做梦者相信,让被侮辱被损害者相信——
    说出就是照亮,天雨粟鬼夜哭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让眼睛在言辞中睁开,看见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看见未来的地球,没有一个国家,但只有一个种族


(2019年1月4日星期五)


《写出那遗世独立的一行》


作者   董辑


把开花的思绪收紧,收到
生命的内部里来
收进精致的瓮
收成一只只紧握的拳头
让压力和蔑视从思想的井壁
上升,上升然后触及
星星的幻手
把精力和骄傲袋口一样地系住
把时间系在,每一天的阅读和远思中
用和社会拉开的那一段距离
量近,你和一个个古人的相遇与相知
再把所有及物的念头
石头一样地从灵魂上卸下来
卸到,万古愁和风入松中
把八面玲珑和高情商
变成心事浩茫和臭脾气
于是方有可能写出——
那反射着虹彩的遗世独立的一行

(2019年1月2日星期三)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