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岩羊(外二首)

◎王不俗



岩羊

每天我都像一只攀援在悬崖峭壁上的
岩羊
随时都有摔下来粉身碎骨的可能
这个几率永远都有百分之五十
但我天生冒险
奋扬四蹄
如履平地
以雄健优美的身姿
在半空中划出一条条长短不同的弧线
和向上的箭头
仿佛先民刻下的岩画
穿越万年时空
在由孩童指引而抵达的考古学家眼前
复活了
我不再是一个空洞的轮廓
或减省的线条符号
而是高蹈轻举、追风逐电的生灵
角似王冠,毛如披风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餐霞饮露,吞云吐雾
眼高于顶,睥睨一切
跟踪而来的豺狼望而却步
视力超凡的鹰隼自卑汗颜
连我都在我幻想的形象面前跪拜匍匐
但我
只是一只迫不得已、自找苦吃的岩羊
不是上古神兽
为了逃避猎杀养成了攀岩的习惯
渴饮冰雪,饥食枯草
尝尽甘辛冷暖
我亲吻、吮吸着贴壁的巉岩
巉岩馈我以贫瘠的养分和微薄的力量
我使劲亲吻、吮吸
直到和它连为一体
长成了它的模样
而且我没有那么强大的心脏
不是没有任何感觉的铁石心肠
我害怕凌空蹈虚
失去了凭依
我觉得我升得还不够高
站得还不够稳
万一有个闪失,坠落的
姿势能否永远定格在远古的岩壁之上
2018.10.25

我为什么这样

我为什么宁愿赞美屎尿屁
也不赞美英雄
热爱低俗
而不热爱崇高
喜欢悲剧
而不喜欢喜剧
不怕鸡鸣狗盗
但须提防正人君子
因为前者是生活中的常态
甚至是必须
它真实不虚
更为重要的是
在它们面前
你不必跪地膜拜
盲目自信于人的意志
2018.10.21

大雪馒头
——同题某诗人


小时候的世界是一个雾天
小时候的世界如院子般大
小时候的世界全是我的
小时候
一滴蓝灰色墨水
浸洇在没有飞鸟的低垂的阴云里
我跑着去捡柴禾
我高兴
因为母亲在蒸馒头
灶火舔着大铁锅
大铁锅上面摞着三层笼屉
笼屉里全是慢慢膨胀起来的馒头
漫天的大雪下起来了
跟蒸馒头溢出的腾腾热气
拥抱在一起
形成了一个崭新的混沌世界
馒头熟了
掀开锅盖
白白胖胖的馒头裂开了皮
我说:娘,馒头破了
母亲说:住嘴,是它开花了,它笑了
馒头开了花了,馒头笑了
母亲蒸的馒头能香我一个跟头
就着白雪
我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只有在过年的时候
家里才蒸白面馒头
你看
走了的外祖母在蒸
从未谋面的祖母在蒸
母亲在蒸
村里的母亲都在蒸
大雪馒头不是大雪牌馒头
我倒希望
街角的馒头房里
有个白白胖胖的女孩
她的名字正巧就叫大雪
2013.1.15、2018.11.8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