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仲义 ⊙ 诗论评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现代诗:接受响应论》后记

◎陈仲义



 
《现代诗:接受响应论》后记

本课题缘于8年前。那是2007年,海南师范大学承担第三届现代诗年会,本人从接受美学角度出发,提交了一篇论文《好诗的“四动”标准》,后被学报常务副主编毕光明教授看中并在该校学报发表(新华文摘2008.17转载),同时受邀担任该学报关于诗歌标准研讨的主持人一年,共组织了海内外22篇学术文章参与讨论。其实这一思考早在十多年前就开始,经常困惑于诗歌现场,哪怕一首很简单的诗作,都会引发巨大争论,众说纷纭,各执一词,教人难以适从。诗歌接受学成了诗歌文本学后的一大堡垒。


尤其对现代诗的前端接受,复杂、晦涩及其尺度一直纠缠不清,自我争辩与自我说服总在反复折腾。“烦恼”之下2013年几乎放下所有工作,一鼓作气拉出初步思考的20万字初稿。这一草就的“源头”恐怕还得追溯到2012年暑期,整整40天在哈佛大学街区,每天清晨六点像闹钟那样准时沿街漫步,游魂似反复敲打思路框架。更没想到2014年申报国家课题,在失望而后淡忘中竟顺利通过(稍前曾获中国作协重点作品立项)。故而怀揣纳税人银子,念兹在兹,岂敢有一丝懈怠。再次以博士论文的写作要求自己:悉心毕力,伏枥如常。


    深感只手单拳,不如众毛攒裘。初稿完成后,于2015年前后召开两次意见征求会,且订下会规:拒绝参与者好话,而需专司挑刺,寻缺补漏。这样,不论管鲍之交,还是后起之秀,他们都能对初稿提出尖锐意见和建设性方案,在在是获益匪浅。包括电话、邮件中请教的朋友们,一直以来感铭五内:孙绍振、杨匡汉、俞兆平、沈奇、周伦佑、燎原、张嘉谚、苍耳、臧棣、曹万生、李森、一行、邱景华、王珂、张德明、张桃洲、董辑、向卫国、杨四平、霍俊明、张大为、李心释、董迎春、胡亮、赖彧煌、赵思运、陈卫、庄伟杰、林祁……。 同时借两岸诗学交流近便,专门邀请台湾8位专家共同“号脉”,有萧萧、方群、孟樊、杨宗翰、 解昆桦、陈政彦、李翠瑛、顾蕙倩。台湾诗学研究的严整细密文风一直是在下看好的方法。某种程度上,书稿杀青已然不属一己之承,而是众人合作的结果。如若有所作为,当属借箸代筹的群策群力;如若谬误纰漏,实为本人心余力拙。


最大的宽慰是,由于地处边缘与小学校,没有助手和团队,每个字都需经自己手指敲出,偶尔会闪现出叫人羡慕的团队图景:开发资源项目,敲定框架思路、组织人马分配章节,协调统筹,进展如愿,大可收事半功倍之效;然一深想,轻松是比较轻松,但个人很可能就此止于对每个命题的长驱深入,随之不断自我打气:为每行字每条注释牵肠挂肚,虽则过劳,但总感觉每天都在进步——每天细微的跬步感和夹缝中钻牛角尖的满足,使得单枪匹马中尚能葆有学术冲动和持续来劲。(这样说,并非轻视团队协作,个人单干与团队合作各有长处与局限。关键是要在“一得之见”或“自圆其说”中获得较广泛共识。)


书稿得到各级学术刊物的大力支持,书稿所有章节(包括引论与结语),全部以论文形式发表(总22篇),这些刊物的厚爱叫人铭肌镂骨,纫佩不忘,故而特意将原刊发的索引附后,弥补了一长串主编、责编名字的被省略。此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任明先生,在前期立项与后期责编上给予大力帮助,也一并表示衷心的谢忱。


新诗、现代诗的接受研究还只是一个开始。现代诗的接受学如同它的发生学,充满“百慕大”的诡谲魅惑。不断会遇到各种扞格阻塞、碰上各类迷津盲道。需时时检点轻重失宜,空大老脬。我们的作业,不敢指望怎么拨云见日,但愿在雾霭的穿行中觅得几缕微光,那算是有幸的了。在暮色叆叇的翻涌中,我们凝注的,兴许只是一种暖意?
作者  于鼓浪屿·晃岩下
2017. 10.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