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投文诗十首

◎吴投文



初冬的早晨

初冬的天气显得如此喑哑,低垂在
早晨布满霜花的门扣上,我离开庭院
走向远处的河流,人们步履匆匆
一切真好,而一切都是枯萎的

我在桥上逗留片刻,心神宁静
河水泛着清澄的暗影叹息着流去
夜晚的噩梦已经过去,阳光隐藏在
云层的缝隙里,没有留下时间的犹豫

我消失在一片丛林的背景中,我的来路
和去路都已经模糊,唯有背影里的真实
我还能说出什么?我茫然于我的沉默——
我爱这初冬的雾霭沁入骨髓的寒冷
                  2017年11月19日



秋风起

秋风起,我从阁楼里下来
敲钟,一下两下叮当
蝉声的羽翼稀薄

西风来得早哇
有人撞上南墙不回头
独自叹息

草木抵住最后的凋零
却是一个恍惚,又一个恍惚
掩饰果实的迟疑

我钟爱这些发黄的草木
那么脆,天空晴朗
少妇走过庭园里落叶的嘀咕

我和一只蝴蝶的魂有什么区别呢?
舞一下,又一下
河水在远处静静地闪光

梯子已成朽木,我只有沉默
蚂蚁爬上一节
就有一节的恐慌
            2017年11月23日



宁静

我在夜晚的忧愁随夜色渐渐加浓
而心跳在远处的容器里安于奇妙的渴求
火焰再一次醒来,又慢慢熄灭漂泊的旅程
当你的背影闪入春天的花蕾,我按住

时间对命运的测度。一切都是美的摇曳
在瞬间劫持又放弃虚无的露滴
你戴着荆棘的花冠,抬出黎明的灵柩
一步步靠近夏天的蝉翼,用喑哑的歌唱

制造风和风的枯萎!我走向你圆形的坟茔
为黑暗中的羽翅低垂内心的哀悼
我知道唯有词语所带来的孤独
说出词语的空白,唯有安魂曲的颤音

说出琴弦的希冀。夜晚突然间变得明亮……
而我有亵渎的确信,拥抱永久的烟尘
                       2017年12月9日



虚构的书房

在书山的埋伏中,我露出头顶
这是岁月强加给我的萎谢
白雪堆积在我的头额上
我扛住星空之上先哲的低语

我是一个小老头,与人群隔离
当黑夜降临我的枯槁,我关上灯
独自坐在黑暗中,听见先哲的步履
轻轻响起,我抑制内心的激动如空旷的原野

这就是我沉闷的日常生活吗?我需要火把
照亮内心的暗角,却不是一百只天鹅的歌唱
我需要一本书讲述命运之谜,却不是月亮
照在窗棂上的神迹,其他的我都不需要

我已经习惯沉默,变得猜不透自己
但丁的铁石头像使我恍惚,我看不见他
只看见他的地狱在波动,难道我需要
他的流亡而变成铁石心肠?我哽住呜咽……
                2017年12月19日



临窗记

只有真实的愿望才有记忆的情愫
夜晚已经冰凉
正是我灵魂出窍的时候
我望向窗外

在长街走向人流的寂寞里
分明有你的背影
我想喊出一声
又克制内心的荒芜

我无法在你的重生里再一次转世
我多么欢喜过,又多么忧郁过
我们单纯的心灵都曾经赤裸
护住低吟的伤口轻轻颤栗

一切过去的都是时间的沉积
恍然中陷进身体里的废墟
我静静地立在窗前
一束光照着虚构的画框
                    2017年12月29日

 

走在冬日和煦的阳光下

走在冬日和煦的阳光下
我的脚步轻捷快意
像已解开身上的镣铐
心灵的暗角被突然照亮
 
我想脱下厚重的棉袍
风从远处吹来丝丝凉意
心里一个声音响起:
暴风雪将要来临

我走向阳光下萎谢的荷池
心中的暴风雪已经来临
我在岸边裹紧棉袍
忍住微微冒汗的滚烫

我预感到将要来临的一切
清澈的池水漾起微波
枯荷的倒影里有最深的宫殿
一阵骤然的紧张使我颤栗
                2018年2月3日



我站在黑暗中

夜降临,巨大而虚无的实体
我靠近窗子,却被黑暗推开
没有光,屋子里也没有光
我站在黑暗中,却被自己推开

我站在黑暗中,却被自己推开
一切都不存在,甚至我自己
也不存在,只有黑暗
我被黑暗抓住站在黑暗中

我被黑暗抓住站在黑暗中
我站成黑暗本身的一部分
我对黑暗说,连恐惧也没有
黑暗说,恐惧在我的手掌上
                2018年2月7日



闪烁

天黑后,植物们隐在暗处
我走在一片暗影中
风吹着花朵

记忆中的花朵
带着霉变的甜蜜和幽暗
我需要凝固的孤独

我想起我有一只隐秘的抽屉——
我走过的地方
渐次打开花朵的凋零

这是我内心的闪烁
像一个人醒来
重又睡去
                2017年10月6日


只有寂静吹过风

我抚着我的胸,我是有灵魂的吗?
夜空划过陨石的光焰
我接住光焰里被灼伤的碎片
只有风吹过。此刻,我远离窒息的人群

一切都已经静止,没有什么使我孤独
把露滴埋进手掌,我的心隐隐作痛
为瞬间的恍惚震动身体里的翅膀
我咳出带血的果核,只有寂静吹过风

明月在高天上照着我的头顶
我听见幽灵的脚步在渐次熄灭星光
我承受悲哀的余烬,走过长夜里的漫途
月亮为我抬出死者的灵柩
                        2017年6月30日


在路上

我被夏天的雨幕隔离在山上的亭子里
四周都是恐怖的回声
又像是全部的静寂都聚集于此
我唯有掌握被碾碎的世界

我走到此处
没有打算作长久的安憩
我看高天上的云变换着无数面孔
心里的乐园被突然而至的雷雨崩塌

我为爱过的风景痛苦着度过漫漫长夜
记忆已经褪去漂泊的剧情
这一切都是我的快乐和悲哀
泪水的灰烬浮起来又被按下深渊

有什么低语着在我的心里而无法抑制
我猜我是谁
我穿着谁的身体走在这个世界上
大雨在雷电的光芒中一次次照亮我的沉默
                       2017年6月15日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