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彬 ⊙ 迁徙之途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必须分辨善恶”――桑克诗歌片论

◎易彬



“我必须分辨善恶”
――桑克诗歌片论



    在尽可能小的篇幅里谈论诗人桑克,我想着意提及他那首16行的诗歌,《拉砂路》。
    “拉砂路”,无非是从砂场延伸开来的,一条再平常不过的路而已。有了砂场,也就有了路。有了砂场,也就有了拖拉机来运载“砂”这样一种商品。有了商品的流通,生活又多了一份无谓的希望――就像此刻,拖拉机的车斗里空空荡荡,没有砂石,铁锹“和发动机,和心/一样暴躁”。
    为了什么而“暴躁”呢?因为孤独,“对面连一辆卡车都没有”;更因为四周的“黑暗”:车灯,不过照亮了眼前巴掌大的地方,“尽头/仿佛有一只麻袋,将光收走/针脚缝得细密,一点也没有泄漏”。安静而精致的比喻和“暴躁”之间充满着张力,就像是一个中年人对一个毛躁的年轻小伙的训诫:生命就像是穿行于黑暗之中的拖拉机,它曾经孔武有力,也会老朽不堪――更会无可避免地走向“弥留之际”:

        在黑暗中,一辆轮式拖拉机
        仿佛已经行走了一生,他暗暗
        祈祷:到了弥留之际,到了杨岗
        请给我一粒河砂大小的星

    “弥留之际”这个词也出现在桑克的另一首诗《我的十四行》当中,“当弥留之际,我也许真正明白,我的所为/仅出于人类的退却”。日常劳作中一次惯常的夜归,竟像是走向“弥留之际”;“请给我一粒河砂大小的星”这样一个卑微的“祈祷”也就成为了人类心灵“退却”的基本像寓。生活的晦暗,生存的无谓,也就清晰而尖锐地透现而出。
    因为这种清晰和尖锐,我愿意把《拉砂路》看作是近年来桑克诗歌的一个缩影。砂掘自土地或河流的底层,正如诗歌掘自内心――因为内心的紧张,年届中年的诗人有时候也会显得过于急切或尖锐,这暴露了诗人评判这个现实世界的价值准则――和那些古老的艺人一样,诗人所秉承的是古老的善恶准则,正如四行诗《短歌》所写:

        如果我是一个人,在人群中,我必须分辨善恶。

    在我们所处的这样一个物质主义时代,越是对于现实的尖锐呈现,也就越可能包含着对于那些处境卑微的人的善意悲悯,对于邪恶的现实生存环境的审视。“必须”无疑表明了诗人坚定的价值立场,但令人惊讶的是,诗人居然施用了一个由“如果”引导的假设句式,“如果我是一个人”,如果“我”看到那辆拖拉机……
    这需要质疑吗?
    不需要质疑吗?
                                   2005-12-17 上海


(本文原刊《星星》诗刊2006年第3期“桑克作品虚拟研讨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