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艳萍 ⊙ 漫游者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行走的步态

◎梁艳萍



行走的步态
——近日读书杂记
梁艳萍
    所有的动物都可以行走,只不过所采用的步态不同而已。蜥蜴爬行,蛇用肚皮移动;羚羊奔跑,人用双脚行走……人的行走的特异性何在?行走的习性对社会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法国社会学、人类学家马塞尔•毛斯在他的《社会学与人类学》(上海译文出版社2003年11月)中专门进行阐释。行走教育中体现的传统行为和传统礼仪行为,反映出集体与个人实践理性的作用。“身体是人首要的最自然的工具。身体的各种技术分类原则——儿童时期、青少年时期、成人时期各各不同,各民族之间自然形成差异有相互影响,英国的军号无法指挥法国的行军。美国电影中女性的行走方式,影响着法国的护士。那么其他的呢?文学、艺术、审美、学术有在怎样地行走着?
海德格尔的学术行走是相当复杂的。这不仅仅在于他的哲学、美学思想内涵的丰富,同时也在于他的哲学中呈现的与东方思想的某种天然的联系与杂糅?这种因素是一种前结构的预定和谐,还是自主的、人为的选择?这关乎我们对海氏思想的界读和辨识,也关乎我们对于东亚哲学思想的世界意义的分析与研究。莱因哈德•梅伊博士以大量的证据想我们展示了海德格尔的“新开端”——超越形而上学的思之历程——的主要内驱力,来自他一直讳莫如深的东亚思想资源意义深远的影响。(《海德格尔与东亚思想》,[德]莱因哈德•梅伊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11月)海德格尔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后,接触到日本哲学家田边元以及三木清、九鬼周造、西谷启治后,希望克服西方形而上学的传统目标,从东方(东亚)思想——老子、庄子与日本思想——汲取营养。海德格尔在1936年完成的《艺术作品的本源》,构成了他关于艺术主题的第一次然而却是最长、最深刻的沉思,预示了他思想方向的进一步转变。从此,海德格尔思想更为清晰,“真理是存在者之为存在者的无蔽状态。真理是存在之真理。美与真理并非比肩而立的。当真理自行置入作品,它便显现出来。这种显现——作为在作品中的真理的这一存在和作为作品——就是美。”天、地、人、神在自由的游戏中澄明,人得以诗意地栖居。
如果说,一个人的行走步态,可以折射一个民族对身体的审美欲求;一个人的学术行走,可以折射其思想的渊源的话,那么艺术的行走实际上就折射出一个民族的审美心态与趣味。说到艺术的行走步态,法国罗伯特•杜歇的《风格的特征》(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8月)则采用精练的文字与插图系统地并列放置的写作方法,将古埃及的莲花式柱头,中世纪的火焰式彩窗,路易—菲力普风格的家具集合与一书,可以使读者迅速而清晰地辨认从古代埃及、希腊直到二十世纪初,几千年来装饰艺术的源流史,了解世界装潢方面的发明,洞悉装饰艺术风格的形成与演变。引领读者徜徉于美的花园而不致于迷失,认识到:风格的行走在于细节。
2004-7-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