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艳萍 ⊙ 漫游者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话人生——周翼南散文小论

◎梁艳萍



                
              诗话人生
                  ——周翼南散文小论
王佳 梁艳萍
  
当下,散文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比起诗歌、小说、影视文学作品,散文远没其那样备受关注,趋之若骛。昔日的繁华气象似乎正逐渐被一种不可遏止的凋零所取代,朝着败落甚至湮没的道路走下去。在这种气候下,能有作家坚守散文的园地,并在日益孤独寂寞的坚守中取得不可小觑的成绩,的确是难得的。湖北作家周翼南就是其中的一位。
周翼南的散文,首先给人的是一种来自心灵震撼和难以言状的感动,当你细细咀嚼,慢慢品味时,又会赞叹和惊讶。他的散文没有山摇地动的气势,没有堆词砌章的华丽,亦没有行云流水的洒脱。通观其散文创作,流露的是一种“淡”的气息。“淡”成了他审美的取向,审美的宗旨。在这“淡”中,我们呼吸到了沁人心脾的清香;在这“淡”中,我们感到顽强不屈的生命张力;也在这“淡”中,我们看见了一代文人的桀骜风骨。淡,消解了时空;淡,包容了世界。其实,自古至今,散文最难做到的也是这一点。如何从“淡”中出奇,出韵,倒真的难倒古今许多才子。因为它要求的不仅是秉赋与天分,还要有心如止水,淡薄名利的心境。周翼南是宁静澹泊的。他凭着自己的心境,凭着他作为画家的禀赋,将人物、氛围、情感组成一幅幅幽然的画面,让画溢满于他的散文,也让散文点缀着他的画。
从他那如诗般的叙述中,我们见证了周翼南骨子里作为人的道德心与责任感。在我看来,他好像更应该是第一画家,其次才是作家。因为拥有了画家的“法眼”,所以才有了对周围世界的美好事物云中漫步般的欣赏和愉悦。在他眼中,在他笔下,你几乎难以发现不堪和龌龊,也无法找到谴责与漫骂;而是犹如世外高人参详着人间,远离了愤世嫉俗。或许有人认为愤世疾俗体现的正是中国传统文人的气度与风骨,是文人镌刻在世人心中永不磨灭的形象。例如古有竹林七贤、陶渊明,近有辜鸿铭、陈寅恪、鲁迅。哪一个不是因此而誉满天下?但我却不甚欢喜,我更欣赏的是东篱的纵情山水,悠悠南山;鲁迅的博学考证,自成一家。因为愤世嫉俗太过犀利,太过感性,掩盖了生活的真相抹杀了文人的温儒与闲雅,并诱使文人陷入了充当政治工具的深渊而不能自拔,尽管这种陷入常常是在不自觉中完成。在我看来,文人的定位应当紧紧契合于审美。因为“美”才是文人的真谛与归宿。就象古希腊那样,他们太熟识这个世界,因此能目空一切创造不朽的神话,尽现悲剧的、艺术的、灵性的美。而周翼南画家的灵气,作家的才气让他捷足先登,捕捉到了平淡生活中的美。谈到美,给人的是关于美的许多命题、不尽的思考和遐想。无论美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无可否认的是人总是其间不可或却的灵魂。美是散文的内核,所以散文再散,人依旧是其“神韵”之凝聚。周翼南散文就是将人这个中心推向到极致,以特写的方式突出人内在的特质,将其从实体的存在到精神的皈依,一一展现在自己的散文中。我读到的他的散文主要有《手相》、《书房画室》、《从东方到西方》等。因为有了人,他的散文才富有了感染力和生命力;也因为写人,他的人格才在层层深析中逐渐明朗起来。从他的叙述中,我们接触到各色的人物,深深执着于文学艺术并尽自己全部身心默默的耕耘、灌溉的作家;历经风雨,饱含辛酸,但痴心不改画家;志同道合肝胆相照的外国友人;还有萍水相逢惺惺相惜的不期朋友。“人”成了他文中的主角,“人”体现了他高洁的情操。作为画家,作为作家,他有海纳百川的宽广胸襟,有对美的敏感、激赏和热切推崇。他所珍视、关注的是前辈、朋友、同行的真、善、美。真,使他的散文吐肺腑之言,情真意切;善,让他的散文闪烁着人性,真诚自如;美,让他的散文蕴涵着诗意,飘然流动。
周翼南善画,尤善国画。因而的散文中对人物的描述,也用了写意,只寥寥几笔就将人的音容,性情凝结到一个点,如画龙点睛,栩栩入生,展示贯注生气的“神”。《书房画室》里的散文,好似一篇篇短小的人物传记。从一个侧面深入,揭示了人物的精神状貌。如对曾卓、绿原、聂绀弩、徐松安、鲁慕迅等的描写,极尽传神。当然,要完成这看似简单的人物勾勒,还需要有感同身受的人生体验和从未放弃的艺术理念。散文中,有富有浓郁哲学意味的思辩小品;有悠扬动听逝水流年的畅游乐章,还有平淡自如心照不宣的本色倾诉。周翼南的散文无疑是属于第三类,而真正给人以生命质感最深的也无疑也是第三类。在我看来,散文的哲学理念或思想不应拘囿感性的流淌,使命感与责任心应沉浸与文字的潺潺流水,虽然不着痕迹,然却又似原子、粒子、分子般充溢于散文的每一个角落。
责任感与使命感在周翼南散文中,深刻地流露出对传统文化日趋衰败的锥心刺骨般的失落与叹息,其间蕴藏着淡淡的忧伤与惆怅,但未曾一针见血,毫无顾忌的责骂,只是在失落与叹息中仍旧揣怀良知和清高,尚就保存无可取代的尊严与矜持。批评与反思固然是文化发展中不可抛弃的品质;尊严与矜持更是文化在坎坷行进中不可或缺的理念。这大概也是他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来维护民族的文化的遗存并含微不露的提醒着我们存在的危机,呼唤着我们的灵魂。也因此,周翼南的记人散文读起来丝毫不觉有什么沉闷与枯燥。虽然在很多时侯人物表现出相似。再更多的背景下,只是衬托了人格的伟大和崇高,同时,又与那些充满生活之美,家庭温馨的篇章相映成趣。在这个过程中,他有意无意的施展了作为画家的布局才能,在点与面上给人以最佳的视觉效果,好似一幅电影画面的流畅,又见中国画的底蕴,让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形成了画面的灵魂,人物的深度。
苏东坡说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确,诗画的完美统一最终通向的是人生哲学、人生意境、人生乐趣。做文亦同一道理,依旧需要这种“诗画一体”,缺乏画意的文只会剩下贫瘠、单薄与无味。周翼南十分明白这个奥妙,利用了画的背景,形成独特风格,创造了一个个“淡”的神话,给湖北散文界注入新的气息,开拓新的思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