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艳萍 ⊙ 漫游者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编辑、作者及其他yu紫衣侠商榷

◎梁艳萍



    在文学这个世界里,在传媒的流布中,不可缺少的是作者和编辑。作者创作自己的作品,编辑在众多的来稿中发现作品,也按照自己刊物的编辑方针去约稿。从发现作者和作品的角度说,编辑需要有一双慧眼,比喻高一点,是伯乐在马群发现千里马(如原《上海文学》的周介人主编对于作家刘继明的“文化小说”的推崇,)。从约稿的角度说,刊物的编辑特色和方针规定着编辑的约稿条件。大致有这样几种方式:联络名家赐稿以抬高刊物的地位(比如知名作家余华、方方、韩东、铁凝、李洱、朱文颖的作品,各个刊物都竞相高价预约);发表热门话题以招徕读者(如《芙蓉》推出70后、发表《悼词》和新浪对于《北京娃娃》的讨论),另外还有就是日常的刊物编辑工作(对本地作者的发现、扶持和鼓励等等)。
    有时候编辑与作者的关系也是微妙的。编辑发现了作品,编发了作品,后来和作者成为朋友。作者的作品被编辑发表,而作者多年与编辑没有什么往来,只知其名不知其人,内心对编辑存一分感激。当然,也不能排除有的编辑自恃手中把持着刊物,照顾自己熟悉的人而发表很低水平的作品人而排斥他人的行径(如果没有这样的编辑,那么多文字垃圾从何而来?),也不排除有的作者为了发表作品而取媚编辑的心态(目前某些论坛上的现象就足以说明一、二)。
    我不想在这里谈紫衣侠知识的缺陷和缺憾,(把随笔当理论、在诗歌批评中无概念的级差等)我想就我所知道的编辑与作者的关系现状说说自己的看法。网络时代,极大的解放了人们的话语意识,粗通文字的人都可以在网络这个虚拟的空间发表自己的文章、看法,这是时代的进步。但在虚拟的空间里,人们又不适当地放纵了自己的自由,因而有了现在的局面。从编辑说,她可以在网络上发现作品;从作者说,她可以把自己的作品放在网络里,等待编辑的青睐。对于二者,从某种意义上说来,是好事。可是网络时代人们的急功近利、浮躁也是难免的。就紫衣侠这几天的文章来看,我感觉可能就因为确实缺少文学批评和编辑方面的知识,所以她才的出她的结论。当然紫衣侠有她说话的权利,我们大家也应该尊重她的权利。但是,一个人总不可以拿无知当武器,更不应该以无知者无畏的姿态表现自己的聪明。
    就我所知的,活跃在文学编辑岗位上的女编辑很多。有许多人是左手写小说、诗歌,右手写理论、批评文章。如《光明日报》的韩小蕙、《文学自由谈》的赵玫、《十月》的周晓枫、《武汉晚报》的范春歌是著名的记者、编辑,海男是《大家》的编辑、蒋子丹是《天涯》的副主编,马莉是《南方周末》的编辑,《南方文坛》的张萍、《春风》杂志社的金仁顺、《散文》的刘雁、《散文选刊》的王剑冰,《南方周末》的马莉,还有在河北的就有谭湘、刘燕燕……如果例子举下去,恐怕刹不住车了。他们中有的人我认识,有的有笔墨之缘,有的人也未曾谋面。女编辑和男子一样,为文学、为诗歌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才智。她们的理论文章为文学批评拓宽了道路。题目和男子一样有知性、理性和宽阔的胸襟。为了自己的刊物,也殚精竭虑。就我自己来说,也曾作为执行主编负责编辑《二十世纪文化散文系列》(六卷本),并且也有自己的论坛和作为编辑参与的论坛。那么我就要问了,为什么没有看到她们引起什么纠纷?闹出什么轩然大波?没有作者在网络上叫骂,(许多刊物也有自己的网站啊)。这里面可以说明的或许只有一个问题,以精神分析的方法去解,也可以认为是编辑自己不自信,加上被迫害的妄想症与招摇的姿态。我在网络上看到:署名编辑本人的怀疑、谩骂他人的不止一、二,有人在网页里贴出之后,只要是不利于自己的,就马上被删除了。这又说明什么呢?
    有时候我以为,编辑和作者的关系是鱼与水的关系,共融则双赢,分离则两伤。好的刊物的编辑氛围要依靠编辑和作者共同创造,否则,刊物走下坡路也是在所难免的。编辑的自信是依靠编辑自己的专业水平和学术素养建立的;依靠自己的文章和评论产生的;依靠敏锐大发现公认的;并非依靠指责和鄙薄作者和关系培植的。
懂得了这些,也就懂得了编辑的人本准则,懂得了尊重作者、他人,也就获得了自己的自尊。纸刊这样,网络依然。时间短促,匆匆写就,请批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