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艳萍 ⊙ 漫游者



      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寻觅灵魂与梦的归属

◎梁艳萍



寻觅灵魂与梦的归属
——陈洪金《灵魂的地址》代后记
梁艳萍
茫茫人海,山川阻隔,找寻心性相契、性灵相投的朋友委实不易,加上写诗著文的人大多是些有“个性”的宝贝,对一个观点、一个话题、一篇文章、一部著作,往往是你说甜来他说咸,各有褒贬,各持己见。缘于INTERNET,我知识了天南地北的文朋诗友:吉木狼格、刘立杆、寒露、黄梵、玄武、张祈、折荷、陈洪金……缘于INTERNET,我感受过网络论争的战火硝烟:板砖横飞,狼迹遍网,讥嘲怒骂,斯文扫地。但我仍然固执地认为,从事文学写作的人,虽性情各异,但大多书生意气。文人可以相互论争,发表各自的见解,可以说是言论自由的具体表现,文人有话不能说,不敢说,才是最可悲的。很多时候在感受网络文坛自由写作的同时,也为某些“文人”滥用自由的无行与无度,假言论自由之名行话语霸权之实,“自由” 肆虐感到惊讶,更感到悲哀,甚至是一种窒息。
二十世纪末,网络作为一个有别于其他纸质传播媒介的交流平台介入文学写作,各大门户网站为了吸引眼球,增添了文化频道;文学大讲堂、橄榄树、榕树下、天涯社区等文学网站聚集了众多的文学写作爱好者;另外大批爱好文学、喜欢写作的作者,也借助网络提供的空间,自发地创办了网络文学论坛;一时间,从事文学写作的人数呈几何级数增长,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五天。网络写作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文学的门槛,在带来诗歌、散文、小说数量创作增长的同时,也泥沙俱下,产生了大量网络写作的垃圾。
大浪滔沙,正所谓吹尽黄沙始见金。我正是在日复一日的浏览和阅读中,逐渐注意到陈洪金的创作的。在网络文学论坛,洪金以诗歌、散文而闻名,或者说他是诗歌、散文皆长的作者。由于个人兴趣,我更关注洪金的散文。《灵魂的地址》是洪金的一部散文集,也是一部以诗歌之心孕育的散文作品集。
《灵魂的地址》共66篇,描写洪金生活的滇西北的山水、河流、风土、人情;描写人与自然的和谐与矛盾;描写人的情感与纠葛;犹如一幅幅山水风景画,凸显了地域的独特与诗人对于故乡的感受。我感觉洪金的散文创作是由小到大,由一景一物,到一方水土,由滇西北的暮色、秋池、水碓、天井到山河、大地、田园、城池。洪金是用诗的结构、诗的笔调、诗的语言来熔铸散文的篇什。读来给人以美的愉悦。
洪金在滇西北大地上生活、行走、阅读、思考,故乡的山水风土深深地进入到他的血液和骨髓,故乡孕育了诗人,故乡给诗人以写作的能源,犹如滋润大地的河水,源源不断,不枯不竭。歌谣与经幡、墓园相联;飞鹰与蝴蝶、马群为伍;断崖、泥墙伴着号哭;危桥、绳索连接木屋……家乡的一切被他尽收眼底,对家乡的爱意使他歌声不绝如缕。他像一个远行的游子,回归是他永远的梦想。 “乡村歌谣是一个遥远的梦,歌谣里的村庄却是一只圆圆地睁开的眼睛。乡村是一个游荡着的灵魂回归的终点站,没有任何一块稻田或玉米地是可供停泊的码头。”(《歌谣》)
洪金在思想。思考在暮色中显得凝重,沉郁。思考与遗忘本来就是历史的存在,在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中,记忆的积淀与刻意的忘却是一个悖论,可洪金却希望在暮色中思考,使暮色与生命始终相依存,成为人无法离弃的魂灵。“暮色里布满了思考,却到处都是遗忘,所以回首时,暮色的含义总让人刻骨铭心。当人群纷纷逃避着朝天的大路,所有的门扉都迫不及待地关闭,厮守着各自的生活与欢笑的时候,暮色卷起了地上的灰尘,让天空中注视着的星子迷茫了眼睛。”“沐浴暮色,暮色就会成为终身不离的影子,倾听暮色,暮色就会呈现博大精深的谜语,可以让人用尽一生的思虑去探寻,最后让暮色成为一种珍贵的血液,流淌出一个人在路上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幕。”(《暮色》)
洪金写景的散文细腻而绵密,语言背后隐含的重量远远多于文字的分量,这和他长期的诗歌写作有关。诗歌使他的散文变得特别注意语言的速度、节奏、韵律。《灵魂的地址》中,语言的密度很大,经常使人产生是在阅读诗歌的感觉。请看下面的文字:
    “叶子磨擦叶子的声音,蚯蚓爬过青石板的声音,炊烟飘上屋脊的声音,马匹甩动柔长的尾巴驱赶蚊蝇的声音……许   多响动都在悄悄地进行着,那无声的挣扎,如同流过沙地的水脉,在半途就消隐到虚无(或者包含着某种吸引力的空隙)中去了。
                                                                      (《秋池》)
    “  陈旧是屋檐面临的所有歧视与偏见的起点。燕子年复一年地在花红柳绿的时候,把家族和欢唱留给了雨水中的屋檐,落在地上的叶子却一再提醒那从树阴下跌落的鸣声。村庄已经老了,在不久前的风声中,沙粒一次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从墙壁上滑下来,肥沃了丛生的茎蔓,点缀了爬行的蜥蜴。然而,谁又了解燕子的思想。一片瓦的遮蔽,使它躲过了风吹雨打的灾难,一丝炊烟的温暖,把悬挂的家眷送到了从远古到昨天的宁静。一粒谷子的金黄,撑起了燕子在南方高高的天空,一片洁净的云彩,铸就了燕子在飞翔中对生命的回望。当城市一天天长高的时候,云端的楼群再也握不住四面八方的欲望,乡村,用它的陈旧,垒起了一座沉稳的礁石,抵挡一片戕害与猜忌,怀抱着田野不息的收成,捧出水果和稻谷,捧出清水和朴素,把生活一粒一粒平静地细数。”
                                                                       (《屋檐》)
         朴素的断崖远离了灯火的辉煌,坚强的断崖支撑着深情的凝视。水分很少的断崖把每一棵小草都揽在怀里,虽是绝 壁,那横长出来的小树和野花却永不停止地渲染着人迹罕至的地方,把厚重的寓意写在大地上了,与高山的伫立彼此映照,最终铸炼成一种寻常人所难具备的品质,沉着、从容、朴实、深厚,忍耐、渴望、崛起、昭示,提醒一切正在沉沦的人,把痛苦与丧失当成身后的历史,在阳光和风雨中挣扎,坚韧地在命运的途中点燃心中即将熄灭的热情与梦想,演绎凤凰再生的火焰。
                                                                       (《断崖》)
这样的语言文字在《灵魂的地址》中比比皆是,过于缺少变化导致了洪金散文模式的存在。这样的模式可以说是洪金的长处,他造就了洪金散文鲜明的个人色彩。可是,我感觉更重要的问题在于,由于散文写作的轻灵、斑斓有余而质朴厚重不足,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会影响散文的历史感和价值感。
《灵魂的地址》的写作在许多方面不完全是根据主体的实践和感受而进行,而是依据一物一事——一堵残壁、一座磨房、一个天井、一只牛角——铺陈演绎的,因而带有很大的虚拟性。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说过:世纪之交散文最为重要的变化,或者说创新、更新是虚拟的介入。这些散文的文本已经从根本上突破了传统散文意识的拘囿,注重散文文类的变革和体式的创新,在散文的写作中,许多作品借鉴并导入小说、戏剧的创作方法,给“古老”的散文注入鲜活的生命之水,使散文获得新生的同时,也带来了散文文体的更新。洪金的《灵魂的地址》所进行的尝试也从某一个方面印证了我的思考与探索。
    
水稻簇拥着滇西北,无数低着头驻守着水光和泥土的草叶,碧绿地倾诉着一个叫做永胜的地方。我在永胜的走动,一路上闻到了水稻带着青草的气息传过来的香味,让我情不自禁地要站在田埂上去触摸那些尖尖的叶子,永胜的稻田如同一块厚厚的毛巾,把我在村庄里的老屋一遍又一遍地擦洗着。从低矮的土门里走出来的父老乡亲,肩头上扛着一把接着长长的木柄的锄头,走在深深的巷道里,走向把滇西北养得面色红润的稻田。在田埂上被阳光晒着,永胜就是一片随风起伏的稻田,洁白的乳浆在低低的稻穗里流动着,在村庄的睡眠中闪闪发光。站在田埂上的父老乡亲,一滴水从他肩上的锄头滴落下来,打湿了他穿着的一双破旧的胶鞋的脚后跟。渠水流进稻田,永胜就这样在滇西北摇曳着尖尖的叶子生长起来。”“永胜被粗糙的脚不停地走着,江水溅湿了那些小腿上稀疏的汗毛。月亮被云层隐藏起来之后,一条江带着闪亮的金子穿过永胜的胸膛,牢固地缠绕在行走着的脚跟上。水声拍打着江边跳动着的灯光,让一望无际的梦境摇晃着。村庄坐落在永胜的心脏里,江水流淌在雇用的血脉里,于是我看见永胜把滇西北的岁月紧紧地搂抱在怀里,须茎丛丛,瓜果飘香。江水流淌着,作为永胜金黄色的腰带,飘荡着滇西北饥寒与饱暖的命运。走在江边的鞋子绕开了高耸入云的石头,选择了一个被阳光与水分厚爱着的地方,呼喊着南方以南的灵魂,永胜就成为了粮食和衣裳起程的地方,被滇西北深爱着,让江水流淌出一首千古不灭的歌谣。
                                                                 (《永胜》)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洪金在云南滇西北的红土地行吟歌唱,他唱过出了他的永胜——故乡,来到了INTERNET;他也唱出了网络的虚拟世界,走向更为广阔的文学天地。网络里的洪金是平和的,现实中的洪金是执著的,他的诗歌、散文都执着于审美的探索与追求。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自己的舞蹈无法用别人的歌谣来代替。”“舞蹈中的歌谣倾诉的是千年的传说,拯救自己还是一个不能被祭司诠释的问题,歌谣的传唱必须别无选择地延续。饮过泉水的口吮吸传说,饮过泉水的口不应该拒绝今天的阳光。”(《云南》)我愿洪金沐浴这今天的阳光,在散文审美的创造和开拓中成立自己。
                          


             2002年8月1日暑假于山西大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