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晦新诗集《鸟托邦》与读者见面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蒙晦新诗集《鸟托邦》与读者见面


2022-11-08




《鸟托邦》是蒙晦的第四部诗集,是一个阶段性的小结。主要涵盖2020-2021年的作品,也包括少量写于2016-2019年,但在前三部诗集中未能刊发的作品。诗集包括诗歌和诗论及访谈两个部分,其中诗歌部分包括组诗在内总计90首,分为四辑:“楼梯上”“向黑暗交税”“心理与现象”“景观及其他”。这部诗集既是作者趋向中年的某种转变,更在于它诞生于21世纪20年代初——一个无比混乱的年代。蒙晦认为,诗人既要保持天性的愤怒,也要通过修辞去驯服这种愤怒。

诗集中重要的诗篇包括写于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的《二十年代祷告词》(得益于诗人黄礼孩的眼光,这首小长诗首次发表于《中西诗歌》2020年第一期),它描写了一个青年对过去十年和未来十年的惆怅与向往。当代先锋诗人、诗歌评论家梁雪波认为,作者“在诗中再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斑驳、晦暗的生活图景,僵滞的表情、迷茫的青春、破败的灵肉、资本的淫威、权力者与绩效社会结盟对个体自由的全面剥夺……”从修辞或者诗歌技艺层面而言,蒙晦“在语言上对精确和克制的追求,使他的诗在思想力与修辞力的结合中拓展了诗歌的承载力,体现出‘正义之诗’与‘美学之诗’二者之间的有效平衡。”

或许《鸟托邦》同样值得关注。这个奇怪的标题很显然是对乌托邦的改写,它企图将一只失去眼珠(鸟中的那一点)的具体的乌鸦,从鸟类的统称乌托邦(命名的乌托邦)中解放出来,它所关注的是词与物在命名中被剥夺的个体性问题。

当代先锋诗人、艺术家丁成评论:“《鸟托邦》显然是一部终结之书,它用一个赖着不走的黑暗核心,昭示了在这个荒谬时代,连乌托邦都要被极权窃取和霸占,于是他写下的每一个字都宿命般地像‘瞄准镜背后的白鹭’,于是他写下的每一首诗都无可避免地沦为‘发出呜咽’的‘空螺壳’。其实,这本书更像是在提醒我们每个人都活在属于我们自己的中世纪,每一个人都像是那‘多出来的一点败笔’,都在‘盲目地转动着黑暗’。《鸟托邦》同时也是一部召唤之书,用作者自己无限内旋的修辞和唇语般的思辨,召唤着自由乌托邦的回归,即便这是何其地艰难,即便我们每一个人都正在‘向黑暗交税’。”
 

诗人介绍:蒙晦,1987年生于江西庐山,现居广州。2007年开始写诗,主要诗集有《橡胶人》(2010)、《索多玛的回声》(2016)、《色彩游戏》(2021)、《鸟托邦》(2022)。与友人创办《变雅》诗刊。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