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草二十年诗选》与读者见面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墓草二十年诗选》与读者见面


2022-07-31



 
《墓草二十年诗选》(2000年——2021年)卡片版,近期由《GS乐点》杂志社出品。

策划:海蜻蜓 / 编辑:苏  释 /  美编:小  冬

  注:河南老乡苏释从去年开始选编这本集子……从墓草自选的300首左右的作品中选……(90年代的诗作和长诗没入选)
  本想出的是一本诗选集……最后印出的是一小盒诗歌卡片集,没有目录,每一首诗都是一张独立的卡片,每一张卡片都可以成为所有诗人诗集的书签……大约有六十多个书签可以让有缘的朋友使用吧!
 
 


墓草自撰年表:

  我是一个出生于70年代的农民工诗人,很悲观,在2021年我写下《70后会一个个死去》,是的,剩下的时间只是被埋葬的时间……

  本名:苏向辉,笔名:墓草
  1974年出生于河南省西华县一个农民家庭,没有文凭学历,15岁辍学,先是跟随从事裁缝的母亲摆摊,然后务农或进城打工。
  墓草17岁开始外出打工,20岁之前从事过餐厅杂工,工厂普工,水果冷库搬运工,凉皮制作,摆过地摊,发廊和理发师等。找不到工作时,睡过郑州火车站广场或售票厅,或地下道。20岁之前写过歌词,20岁开始纯文学写作,主要写诗歌。
  1998年,墓草在郑州一家旅馆从事服务员,1999年春辞职后搬到管城区职工路附近,租了一间4平米的房子,有时看书写作,有时去摆地摊。房东张大姐是一个被毁容的中年女人,她当时从事擦洗电话厅的清洁工作。墓草后来把她写进一篇小说《一个被毁容的女人》。墓草和这位房东张大姐认识交流半年后,在她的资助下自印第一本诗集《墓草的诗》。
  2000年至2002年,墓草曾在郑州的成人计算机学校学习平面设计,图书排版,网站创建制作等。
  2000年在张大姐的资助下,墓草创建了“同志诗歌网”和“同志诗歌论坛”,五年后,因为政府的监管,网站和论坛关闭。
  2000年和诗友人与一起创办了民间诗刊《审视》,墓草发表了大量的描写底层和同性恋群体的诗歌。
  2002年春,在张大姐的再次资助下,墓草自印了第二本诗集《人妖时代》,主编《2001年度中国网络诗歌》。
  2002年6月,墓草离开了郑州,来到北京,结识了很多诗友,在一位失聪的女作家的介绍下,在北京朝阳区杨闸的东会村租了一间6平米的房子,开始写作,写下大量短诗和长诗《葵花宝典》。没有生活费后,去南郊的工厂从事库管员工作。工作三个月后辞职,花五百元买了一台二手电脑,写长篇小说《弃儿》,当写到6万多字的时候,电脑突然坏掉,拿到修理部修理,因为坏掉的是硬盘,文件全部丢失。这个时候,父亲因为车祸去世,母亲很快改了嫁。这一段时间,墓草精神处于崩溃状态。
  2002年的年底,墓草在南礼士路公园遇上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同志,和他交流过几次后,这个叔叔送给墓草一本书《暧昧的历程,中国古代同性恋发展史》(张在舟著)。墓草为这个叔叔写下一首诗《朱星先生在南礼士公园等我》,发表在2003年的民刊《诗参考》上。2003年,墓草把刊物送给了这位朱叔叔,他很高兴,他知道墓草的近况和一些经历后,就资助墓草两千元组装电脑主机。墓草从头写《弃儿》,把这位朱叔叔的部分影子写进了这篇20万字的小说。
  2004年,墓草寻找出版社,渴望小说能够发表和出版。为了《弃儿》能够发表在刊物《伯乐》上,他请一位诗友出面介绍,为这个刊物的文化公司不要工资兼职做一年的电子网刊。2004年,长篇小说《弃儿》全文发表在《伯乐》。
  2005年至2006年,墓草在一家文化公司从事文案和网站编辑。
  2005年一位畅销书商想出版墓草的小说《弃儿》,因为拿不到书号,他很快就放弃了。
  2005年墓草观看独立影展和酷儿影展时,认识了崔子恩,朱日坤等老师。2006年墓草请崔子恩老师为《弃儿》的出版写了序。
  2006年一位诗友把《弃儿》推荐给了北京的世界知识出版社,社长亲自读了这篇小说,约墓草见面,问墓草同不同意出版删节版的《弃儿》。为了出版,墓草和这家出版社签了合同,同意出删节版的《弃儿》。这位推荐《弃儿》的诗友私下要求墓草签字,让墓草把全部的稿费给他,墓草当时很愤怒,他还是签了字。三个月后,因为没有一个编辑愿意做这本书的责任编辑,出版社放弃了出版。
  2006年至2008年,墓草曾在家具厂和模型厂从事库管员和文案策划。
  2008年墓草创作了第二个长篇小说《弃儿湖》。
  2009年墓草的中英对照诗集《墓草诗选》自费出版,野鬼策划,海外书号。翻译费五千元由郑州的张大姐资助,印刷费六千元由朱日坤老师的朋友海波资助。
  2009年至2010年,墓草曾在部队餐厅和装修公司从事库管员和后勤工作。
  2010年10月,墓草搬到宋庄镇的丁各庄村,租房大约有8平米。
  2010年墓草被民间诗歌俱乐部评选为新世纪十年诗歌精神骑士。
  2011年8月,在朋友和同事的资助下,墓草的长篇小说《弃儿》,《弃儿湖》和短篇小说集《一个老头子说》自费出版,香港书号。
  2011年崔子恩老师把墓草的诗集《墓草诗选》推荐给了斯洛文尼亚的一位诗人翻译家。
  2012年墓草的诗被译成斯洛文尼亚文,入选斯洛文尼亚出版的《中国当代诗选》。
  2013年,墓草在一家财经出版社的库房里工作了四个月。
  2013年末至2014年,墓草入驻江苏海安县的523艺术馆,一边写作一边学习画油画。在林正碌老师的介绍下,一位叫Christie的丹麦女士每个月资助墓草600元,墓草被资助了一年。
  2014年崔子恩老师把墓草的小说《弃儿》推荐给了美国的汉学家Myers.scott,Myers.scott很快给墓草发邮件,他要翻译墓草的小说。同年8月,墓草从江苏到北京观看酷儿影展,因为种种原因,开幕式在火车上举办。在酷儿影展的开幕式的火车上,墓草见到了Myers.scott。
  2014年,墓草的诗集《你没有感受到的绝望》,由民间汉语诗歌资料馆的世中人策划出版,海外丛书号,印数还不到40册。
  2015年,墓草获得民刊《江湖》主编风颁发的年度地下诗歌奖,奖励——给墓草印一本诗集《蓝色的性》,印数60册。同年,墓草收到美国女诗人翻译家顾爱玲的约稿信,墓草的诗歌作品由另一位美国女汉学家费正华翻译。
  2016年,墓草收到了稿费,但是一直没有收到顾爱玲女士主编的那本英文版诗选集。同年6月,美国的《无国界文字》杂志和网刊推荐并发表了由Myers.scott翻译的墓草的小说《弃儿》的第三章节。
  2017年上半年,墓草在一家工厂从事制作泥娃娃,下半年在一家水果超市从事库管员和网络销售。2017年春荷兰的汉学家柯雷到北京访谈了墓草,同年的9月,墓草的诗被柯雷译成荷兰文发表在《DE GIDS》。
  2018年墓草在北京富士康工作,每天工作12个小时,每天只考勤10个小时,墓草的工作是用机器压手机壳上的天线,他同时要操作两台机器,平均3秒要压出两个手机壳……三个月后,墓草辞职离开了北京,在郑州一家文化公司从事文案。
  2019年墓草在郑州南郊的食品厂工作半年,辞职后去邮政物流从事天工。
  2020年春节,墓草回农村老家陪母亲过年,疫情暴发,被封在村子里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回郑州南郊租的房子里,找不到工作,天天看新闻,一直到下半年才找到一份到浙江兰溪火电厂的检修工作。
  2020年3月,墓草的小说《弃儿》英译版《In The Face of Death We Are Equal》由海欧出版社出版美国发行。英国的《泰晤士报》文学副刊推介了这篇小说。
  2021年上半年,墓草在郑州的一家文化公司从事美编,因为不愿意再加一份工作去编写地方志和党史,只好辞职。
  2021年7月20日,河南地区暴雨,郑州被淹后,停水停电停公交停地铁……洪水过后,再次暴发疫情,被封在村子里两个月,被强迫两天做一次核酸检测……虽然有企业有人为受灾的平民捐款,但是没有人拿到一块钱。墓草因为长期失业,只能申请贷款活着。9月底,墓草去浙江玉环市海边的光伏发电厂工作,工作时摔伤了肺部,又坚持工作了一个星期,因为疼痛的越来越严重,只好辞职回河南乡下的医院治疗。因为承包商下面是大承包头,大承包头下面是小承包头……没有劳务合同,很难讨要到医药费和车费……
  墓草从17岁开始打工,到今年已经打了三十年的工,总共只有一个公司给他上了两个月的五险……墓草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过作品。
2022年4月5日清明节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