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省》第九期目录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外省》第九期目录


2021-05-23





前 言 
 

面 孔 

柏乡的诗
会子的诗

现 场 

邓万鹏的诗
罗羽的诗
田桑的诗
怀金的诗
泉声的诗
薛松爽的诗
黄晓辉的诗
东伦的诗
黑女的诗
量山的诗
梁小静的诗
吕征的诗
九月的诗
董非的诗
纳兰的诗
翩然落梅的诗
王向威的诗
智啊威的诗
碎岁的诗
黄小培的诗
桑地的诗
修远的诗
田雪封的诗
蓝蓝的诗
森子的诗
张永伟的诗
简单的诗

访 谈 

穿越语言的“卡夫丁峡谷”

诗 学 

暮雪之蓝
文|楼河
心灵反抗与语言反叛
文|苗霞
 
翻 译

杜鹏译诗

观 察 

诗歌创作的身份认证体系
文|海因
 


前 言

  时间在消磨着人的意志,一些人并不知道,自己早已背叛了自己,而另一些人始终走在同一条路上。慢,不是问题,我们需要等的是灵魂。灵魂是无助,在这个时代,等同诗歌。
没人能拯救,精神大面积的塌陷,当真相和谣言互为邻居,言说已显得毫无意义,诗歌又能怎样?当“宏大叙事”招魂般地显现所谓的“精神之力”时,精神早已溢出了发尖,管涌于汪洋一片的自媒体,而让一切真理成为一堆废墟……
  这是一个让人无能为力的碎片化时代,汹涌而没有方向,蓬勃而没有枝干,各种漩涡握裹着各种力,彼此纠缠而又独立。感官的萎缩、欲望的衰退,心志的荒芜,审美的无德,已逐渐沦为汉语写作的真实图景。
  而诗歌所面临的困境也是多重的,一方面,先锋诗歌泡沫性地消解已成事实,自2000年以来,留下的巨大空白或贫穷,至今还未来得及被填充,用力过猛地强调文本有效性的意识,已让诗歌走向了一种“歧途”;另一方面,诗人过度的“个人写作”,也让诗歌的“公共性”丧失殆尽,尤其是对时代命名权主动的弃置,意味着对大众传媒体系的彻底疏离,重返书斋成为一条无法回避的路;再者,诗歌内部的自我窄化和阉割,也让一些诗人丧失了“写作伦理”,对常识和良知一再地冒犯,势必会让诗歌成为一种被道德鄙视的“分泌物”。而诗歌外部的新闻标签化,又侵蚀着诗歌古老的肌体,这种窘迫又加深了社会对诗歌概念性地消费,赋予诗歌太多意义的想法,在当下无疑是痴人说梦,是时候该让诗歌返回诗歌了,“纯诗”的概念似乎需要重提,我们有必要再一次把瓦雷里和梁宗岱请回大地。
  诗,永远是一种被遮蔽的澄明,尽管现实会让一切显得模糊,但词语还给我们留有可能的入口,当隐秘捕捉到隐秘,诗便会诞生。
简 单
2021.5.12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