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栗山诗歌奖及卡丘·沃伦诗歌奖揭晓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第六届栗山诗歌奖及卡丘·沃伦诗歌奖揭晓


2021-05-23



  2021
年5月21-26日,第六届栗山诗会暨环洞庭湖诗人田野调查写作计划,在湖南进行。22日上午在长沙举行了第六届卡丘·沃伦诗歌奖颁奖典礼与诗歌朗读会,下午进行了《中国当代诗歌年鉴》讨论会。
  相关活动中各奖项情况如下:
  
第六届栗山诗歌奖获得者:终身成就奖向明(中国台湾),中国诗人奖梁平,批评家奖徐敬亚,翻译家奖明迪,诗集奖“四爷诗丛”,诗人艺术家奖周艺文,湖南诗人奖肖歌。
  
第六届卡丘·沃伦诗歌奖获得者为:中国诗人奖侯马,外国诗人奖谷川俊太郎(日本),翻译家奖田原(旅日),批评家奖孙晓娅。
 
附录

第六届栗山诗会
终身成就奖


授奖辞
  我们的父辈诗人饱尝离散之苦,以诗歌为语言之家,长达70年的漂泊,终要回到母亲的怀抱。“少小离家老大回”,仿佛又听到贺知章的晚年吟唱,从中国古典诗歌投射而来的温暖,在父辈诗人的晚年闪烁出动人的光芒。以一生为代价,建立起文学的尊严,以爱为源泉,为诗歌创造不朽的世界。鉴于此,现将第六届栗山诗会终身成就奖授予向明先生。
  
答谢辞
  我日夜都在想念的我湖南老家的乡亲父老兄弟姐妹们,我是一个十四岁就被日本鬼子赶出家门,在外漂泊一生直到而今快九十五岁的长沙细伢子。而今忽然接到家乡亲人的爱护隆重地给我一个无比贵重的终身成就奖,使我意外更觉得受之有愧。我穿着妈妈给我留下的这一件非常非常古老的衣服,来向各位感谢又感谢。如说文学成就,那是一个仰之弥高、可望而难以达致的最高境界。只有贤者、智者、修为都达到无可挑剔的高人才够资格。我出身卑微、不学无术,虽然已经写了六十多年的所谓新诗,可始终是个跑堂打杂的角色。我个人平日非常低调,连“诗人”二字都怕被人称呼,我一直只默默地写我自己所认为能对得起自己的诗作。今天能够获得这个自己亲人给我的大奖,除了衷心的感激,更是一个无比沉重的鼓励鞭促。谢谢大家,我会更努力。
向明
2021年5月8日于台湾
 

第六届栗山诗会
中国诗人奖
授奖辞

  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写作持续一生,把语言当作生命的美酒,不管是独饮还是狂醉,他都在享受语言带给生命的快感。近年他写下了《家谱》《长翅膀的耳朵》《嘴唇开花》《时间笔记》等厚重的诗集,为当代汉语诗歌贡献出新的语言体系。既是个体灵魂的喷涌,又是现实、历史、时代的万丈霞光,复杂的梦境与清晰的语言,漫长的时间与细微的感受,让他成为“异质写作”的典范。鉴于此,现将第六届栗山诗会中国诗人奖授予梁平先生。

答谢辞
  很意外,也很感谢第六届栗山诗会中国诗人奖颁发给我。栗山在湖南、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诗歌符号,栗山诗会也是经年举办越来越趋于纯粹与个性,而且诞生了一个重要的诗歌概念,就是诗歌田野调查,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诗学行动。年事已高对于我来说,就是努力消减、淡化身上的杂芜和虚无,腾出时间给自己多留点文字,而这些文字必须是自己的,与自己身体有关、生活有关,与人有关、与自然和社会有关,与追溯有关,与思考有关,它可能构成我生命全部的印记。但我知道自己的微不足道,此时此刻,借用佩索阿的一句话:“我是我想成为的那个人和别人把我塑造成的那个人之间的缝隙”,而已。
梁平
2021年5月7日于成都
 

第六届栗山诗会
批评家奖
授奖辞

  以非凡的勇气推动中国当代诗歌艰难行进,他发出的现代诗歌启蒙之声,持续40年依然回荡着青铜般的声音。他始终保持异常清醒的头脑,从来不曾沉睡,思想的牙齿只咬最难啃的骨头,他口吐莲花,妙语连珠,喜笑怒骂,皆成真谛。往事不堪回首,启蒙的脚步依然坚定,诗歌美学的巨浪还有扑来的那一天,因为他依然年轻健硕,锋芒如初。鉴于此,现将第六届栗山诗会批评家奖授予徐敬亚先生。

答谢辞
  从诗歌发生学的角度说,给诗歌颁奖是多余的。这多出来的部分,也许是诗的邻居,顶多是诗的一个亲戚。诗人写诗本身就是个洗礼灌顶的过程,一个人在用整个灵魂与世界并行的同时,寻找到自己如同珠峰第三极一样的最高点,这个过程充满了痛苦,也充满了尘世间不容易得到的、非常昂贵的愉悦。诗歌是一种游戏,在游戏中捡到了自己身上的黄金,又得了别人扔过来的白银,所以,因诗而奖者真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从接受美学的角度,诗之奖每天都在阅读中颁发。一首诗被写出来,它的光芒是悬空的、隐匿着的。只有当阅读发生,暗中的导线才连接了诗与人。阅读的最高境界就是感动。感动中的诗充当了先知的角色。一只鸟起飞了,另一只鸟也跟着飞起来。只有阅读而没有感动,等于把鸟放在水中飞翔或者用牛奶溶解黄金。千百年来,古诗词在村落与驿站间命悬一线般地苦苦传播,正是无数隐身的、天才的读者把导线一直连接到今天。
  就人类文明史来说,批评家是一个当诗人早已成为辽阔草原之后才冒出来的晚辈角色。从诞生起,批评家就似乎是一个游离在尊崇与贬斥之间的尴尬命名。其实,批评家最真实的面目,只是一个普通的读者。在诗歌这场游戏中,所谓批评家仅仅属于一种虚拟的、假设性的戏剧角色。尽管他们常常冒充医生、裁判或者神父与上帝。正如每个孩子都是诗人,每个病人都是医生。久病成医者或自带天才的人也都是批评家。在一首诗面前,只有最蠢的人才真的以为他获得了唯一的裁决资格,真的以为那些从书本上学来的小把戏可以鸟瞰与指点人间全部之诗。我唯一替批评家辩解的是:批评家并不是诗的附属品,更不是诗人的应声虫。真正的批评家,同样是一个写作者,一个与诗人同等的创造者。普通读者,仅仅是他最基本的属性。与一般的阅读不同,批评家更应该洞察一首诗或一位诗人整体价值,大到定位其时空经纬,小到洞悉其细胞结构……而对于今天病入膏肓的批评界来说,一个好的批评家的标准已经降到了最低点,他至少要学会基本的审美。对于一首诗,他至少能品出道行的深浅,能识别手艺的高下,能辨别修辞的美丑,能闻出气味的香臭……而不是云山雾罩地进行一番文化阐释,而不是把一首诗从头至尾无聊地抚摸一遍,而不是把批评降低到迎来送往的红尘最低处……
  我本来还想对20年来的中国现代诗说几句话,但是,在批评家最不光彩的年代获奖是危险的。有人劝我,获奖感言不能太长,否则说明这个人太想获奖了,哈哈。
  说白了,诗人获奖就是在群乱舞中找几个妖魔夸夸你。在本国,诗既是一个江湖,一个牛鬼蛇神的总称,也是一座座在灵魂中隐居的汉语深山。我曾经声称永远站在草莽。一位诗人最高兴的应该是获民间之奖。诗从来不在庙堂,民间永远是诗的最高海拔。
  这是一个小奖,小到它的命名只缘起于一座小小的村庄。这是一个大奖,大到时空上连续6年的轮回,大到它借助电波的方式足以张榜昭告天下。对于诗,民间奖是最诚心诚意的夸奖。对诗人来说,哪怕有一个人夸你,那也是诗歌兄弟伸出的拇指,也是被诗歌闪电灼烧的一瞬。
谢谢诸位。
徐敬亚
2021/5/6深圳


第六届栗山诗会
翻译家奖

授奖辞

  在诗歌写作与诗歌翻译之间自由穿行,在英译汉、汉译英之间走出一条经验之路。她持续不断的翻译和出版,让中国当代诗歌与西方诗歌彼此呈现在西方与中国读者面前,她在艰辛中享受英语与汉语翻译的双重欢乐。英译汉《舞在敖德萨》《玛丽安·摩尔诗集:观察》,以及大量汉译英与《中国当代诗选》等翻译选本,为诗歌翻译和出版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成为中西之间重要的翻译家与编选家。鉴于此,现将第六届栗山诗会翻译家奖授予明迪女士。

答谢辞
   感谢栗山诗会颁给我翻译奖,很惊讶,很意外,其实每一次出版都是机缘,2011年美国诗歌基金会部分赞助5家出版社出版5本诗选,我承担了中国当代诗选的项目,邀请了很多诗人翻译家参与,2014年阿根廷一家出版社找我编一本中国当代诗选,我精选了手中的英译版,请翻译家罗伊译成西班牙语,同一年墨西哥诗人朋友提议把我在美国出版的《中国当代诗选》译成西班牙语,我改为重新编选,增加到65位作者,印度版又换了些新面孔,就这样一本一本下来,并非我有什么计划,奖励我我倒觉得惭愧。我曾经应邀编了一本外国新锐诗人选,未能出版,结果我翻译的诗人现在大都成了国际著名诗人,所以我的中译本没有正式出版我并不觉得遗憾。英译汉方面,我要感谢磨铁邀请我翻译玛丽安·摩尔,使我有机会重拾20年前放下的手艺项目。翻译是一件磨练手艺的体力活,我自叹体力不够,常常顾此失彼,《观察》出版之后我一直不敢打开看,我知道我不会满意,翻译是个无底洞,永远没有最满意的时候,最近我修改了其中最重要的一首诗《章鱼》,这说明出版并不表示翻译结束,而只是一个过渡文本,
  玛丽安·摩尔是我喜爱的诗人,二十年前我曾经根据她的合集翻译过一些,后来见到 FSG的总裁乔纳森·加拉西,他说他会把摩尔的原诗集再版,还原她的现代派激进分子的原貌。果然,原版《观察》于2016年再版,《玛丽安·摩尔新全集》2017年面世(布鲁姆称之为摩尔诗歌终极版),还原了上个世纪走在现代派最前沿的摩尔形象。摩尔晚年不断修改,几乎把自己修改成一个传统诗人。那么翻译上的反复修改,是否会丢失最初的粗粝而有创造性的原味呢?这一点也许是翻译和原创之间的最大区别所在,翻译是越打磨越精,初稿往往不准确,所以多花时间读透是最关键的环节,另一个关键是注意整体上的逻辑性,最终是模仿原作者,还原其原有的气质,但我对自己的模仿能力还没有到满意的地步,尤其是摩尔并不是一个容易模仿的诗人,她早期的先锋性,实验性,超前的拼贴艺术,繁复的句式,多种视角和多种意象并置艺术,冷幽默,精准,复杂性,等等等等,我自认没有足够的天分去模仿她,这个奖我权当是鼓励。
明迪
2021年5月2日于美国
 
第六届栗山诗会
诗集奖
四爷诗丛


授奖辞
  四个男人聚成一座山峰,以各自的作品堆砌不同的峰谷,四个人构成一个硬汉诗歌的气场,给当代诗歌的柔弱增添了坚硬的美学,以不同的发力方式传递出对世界的爱,诗是他们的灵魂出口,既独立又自由,既爱又恨,黑白分明的写作成就了一套诗丛。鉴于此,现将第六届栗山诗会诗集奖授予由马启代、李不嫁、雪鹰、叶德庆先生所著的“四爷诗丛”。

答谢辞
  感谢栗山诗会的创办者和评委们,感谢你们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时刻把这个重要的荣誉授予我们和我们的诗歌!
  在中国现代化和中国汉语新诗艰难拓进的背景上,我们经受了如今依然在经受和经历艰难的时刻。我们四位无疑都是天各一方的独行者,因精神的吸引和灵魂的相近走在了一起,我们坚持自由意志和独立人格,倡导真爱真性,互相取暖、彼此照亮,力主以微弱之声唤醒和捍卫人性,力争发出沙哑却真实的交响。
中国诗坛应当有一些“爷们”的声音。我们努力做了,还将继续做下去,来自栗山诗会的奖掖,是我们生命里难得的掌声,必将永久回荡在我们精神的领空。在此,由衷表达我们的敬意!
马启代(执笔)
2021年5月8日于济南
                      

第六届栗山诗会
湖南诗人奖

 
授奖辞
  洞庭湖上漂过饥病交加的杜甫,古代诗人肉身的消失,留下中国诗歌灿烂的传统,湖南诗人自觉续写大地上的诗歌。他诚实的写作,饱含了真的感受,他山村的叙事,温暖如母亲的体温,他躬身故乡,心如止水,在草木中呼吸,在细小如尘埃的词语与意象中写作,他写下的是布衣的诗歌,是泥土的诗歌,是低声呜咽的诗歌,是清亮如鸟鸣的诗歌。鉴于此,现将第六届栗山诗会湖南诗人奖授予肖歌先生。

答谢辞
  俚语云:树老根多,人老话多。于我却恰恰相反,岁月让我变得愈发谨言慎行起来。
此时,我坐在故乡祖居的地坪里。此起彼伏的蛙鸣衬托着乡村夜晚的宁静。
  大多时候,我只是一个安静的读者。就如现在,安静的只想听懂田野里蛙鸣的含义,做它们不相识的知音。所以,准确地说,我只是一个喜欢读诗的人。作为一名行将步入花甲之年的诗写者,诗写水平只能勉强给自己打个60分及格。
  这次,接到周瑟瑟兄通知,决定将第六届栗山诗会湖南诗人奖授予给我,第一感受是面对如此多比我优秀的诗人令我汗颜。第二是对即将退隐江湖的老同志,其实早就淡泊了名利。何况,诗歌确实是与名利无关的高雅之物。但诗友们对我这位老友一直以来的不断激励我永远心存感激。实话实说,对这种那种的获奖别人都会一笑而过,而于我,获的不只一个奖,而是一份真诚的鼓励与温暖!
  写诗,如母鸡孵蛋。蛋本来就在那里。生命的阳光,生活的温度也在那里。只需用心等待每一只“诗歌的小鸡”破壳而出就是了。每一首诗歌的破壳而出给自己带来惊喜,也会给看到她的读者以惊喜,一如碰到邻居家刚出生的对你微笑着的婴儿。
  最后,借此机会,祝福朋友们身健!心健!笔健!
肖歌
2021年5月10日于长沙


第六届栗山诗会
诗人艺术家奖

 

授奖辞
  艺术生命与诗人生涯紧紧相依,洞庭湖的波浪连着他的情感,青春年少时,诗歌与绘画是他的两翼,现在又有了童话蓝色的天空,他成了中国最有想象力的童话作家之一,中国最有诗意的水墨画家之一。他不断写与画,就像洞庭湖的波浪天生热爱翻腾涌动,他埋头写与画,俯身画案,为生命奉献出灿烂的水墨世界,他远离诗坛,默默付出,出版了“归来者诗丛”,他在每一幅画上写下了朴素、深情的诗歌。鉴于此,现将第六届栗山诗会诗人艺术家奖授予周艺文先生。

答谢辞
  栗山是我与周瑟瑟共同的故乡,那是诗歌的故乡,栗山的草木虫鱼,栗山的朝霞与晚景,栗山的暴雨与轻风,都是中国当代诗歌的一部分,因为栗山已经是中国当代诗歌的一个地标符号,左宗棠36岁离家之前苦心耕读的“柳庄”,周瑟瑟从小吃的樟树港辣椒,现在是中国最贵的辣椒了,这些都是栗山、周瑟瑟生命与写作的一部分。
  这些年我专注于童话与绘画,我为孩子们写下一本又一本的童话,我画下了一张又一张的水墨,通过童话我看到了未来的世界,通过水墨我看到了过去的世界,我认为未来与过去是宇宙里最重要的时空,生命因此而存在,肉身在此刻变得意义非凡,我们活着因此而有伟大的价值。
  以栗山命名的奖项,亲切而充满了爱的力量,让我想起周瑟瑟的父母生前的面容,天下的父母都有慈爱的面容,接受来自于栗山的奖项,接受来自父母国的奖项,我是激动而欣喜的。
感谢湖南省诗歌学会、湖南理工学院中文学院、湖南湘阴县文联,感谢中国诗歌田野调查小组、湘阴县诗歌散文学会、《卡丘》诗刊,你们是诗歌艺术的守护者、建设者与奉献者,因为你们的付出,让我的故乡成为了诗歌的故乡,让屈原与杜甫的灵魂回到了我们中间。
谢谢各位诗人朋友!谢谢父老乡亲!
周艺文
2021年5月8日于深圳
 

第六届卡丘·沃伦诗歌奖
中国诗人奖

 
授奖辞
  诗歌的车轮在他的笔下滚滚向前,从没停止,他一路向北,朝向辽阔的天空与苍茫的大地,他驱赶着诗歌的风暴,他是当代诗歌的牧羊人。他为所有事物写作,他为李白、杜甫写作,他的写作呈现了人类心灵的颤抖,他写出了真实的生命状态,他让强大的口语落地有声,直指事物的本质,以冷静、客观、平视的方式,写出了事物背后的心惊肉跳。他手握诗歌的解剖刀,轻轻划开生活的外表,让读者看到精神内部隐秘的光亮。鉴于此,现将第六届卡丘·沃伦诗歌奖中国诗人奖授予侯马先生。
答谢辞
    刚开始我倾向于2020年是一个插曲,而不是一个转折或是一个艰难的起点。我在一首诗中写到,当冬眠的刺猬苏醒后,它甚至都不会知道人类已经历了一场疫情的劫难。现在看这个想法显然太乐观和侥幸了,2020年人类没有战胜疫情。更让人悲哀、无奈的是,人类其实完全有能力,并且一直掌握着战胜疫情的关键节点,直到今天可能也拥有这样的关键节点,但我们看到的是人类一直无法团结抗疫,疫情终期无法预测,抗疫甚至可能失败,面临难以预测的结局。
    就这样步入了2021的初夏。人类再也回不到疫情前的世界了,但未来仍给我们选择的机会,捍卫大多数人的利益还是一小部人的利益,对抗还是合作,理解还是仇视,科学还是迷信,人类文明数千年来在灾难中洞悟的教训,今日仍需要澄清和捍卫。就是在这样一种普遍的以为历史已经终结的氛围中,人类正经历空前的一次大疫情。而这一年我写出了截至目前一生中最多的诗篇。我选了其中一半给诗友看,他们以为是全部就已经表示了惊讶和祝贺。这个令我本人都难以置信的数量是对全球特殊命运的2020年我个人的深切纪念。
  尽管并不遗憾,但其中许多写疫情的诗已失效了,说明经验和对真相的洞察仍然是诗歌使人信服的基础。拿出来的一半部分在微信诗歌公众号,比如“磨铁诗歌会”、“读客”等,和顽强的文学刊物,比如《诗刊》、《草原》、《佛城文学》等发表。没有拿出来的有的可称为“抽屉诗”,有的是本人不满意,或者修改,或者等来时机,或者我鼓足勇气,不知它们有无面世之日。
  其实世界上不缺我这些诗。“卡丘·沃伦诗歌奖”,伊沙得过第二届奖,本届外国诗人得奖者是谷川俊太郎,两位当代大师都是我钦佩的诗人。包括周瑟瑟的一些天才诗作,使我有时候这样想,他们已经写的这么好了,还需要我写吗?但是只要动笔,我依然会追随伟大的诗歌传统,这一传统在《诗经》中存在,在李白、杜甫身上存在,在包括罗伯特·佩恩·沃伦身上也可辨出:写出人的际遇,在对善恶的辨识中认识自己、探索出路。
  感谢第六届“卡丘·沃伦诗歌奖”颁发给我,是为勉励和鞭策,谢谢。
            
侯马
2021.5.4 高铁车厢



第六届卡丘·沃伦诗歌奖
外国诗人奖

 
授奖辞
  一生为诗,诗歌写作是他的“天职”,他是日本当代诗坛的“执牛耳者”,在国际诗坛也是一位重要的诗人。感性丰沛的诗歌文本,对宇宙和历史独一无二的想象,他写出了人类的悲欢离合,孤独与生死,存在与虚无。他在悖论中表达肯定,在肯定中表达质疑。他以平易的语言表达深刻,以简洁的语言表达复杂,呈现出人类精神生活的共同困惑,并体现出精湛的文学品质。因此,来自不同语种的读者,都能从他的作品中得到慰藉。他说“让诗歌自身来回答诗歌是什么”,九十高龄依然保持创作与思考的活力,刚刚出版的诗歌总集让中国读者看到他创造的纯粹的诗歌美学。鉴于此,现将第六届卡丘·沃伦外国诗人奖授予谷川俊太郎先生。
 
答谢辞 
  昨天跟诗人田原一起、在我家参加完香港国际诗歌之夜举办的对话直播视频后,被告知又获得了中国国内一个民间诗歌获--第六届卡丘·沃伦诗歌奖外国诗人奖。
  很荣幸总是得到中国和其他国家民间奖项的青睐,因为我从开始写作时就为自己立下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不接受有政治色彩和政府背景的任何奖项。在以往的获奖感言里我也谈到过,在国外获得文学奖,首先是翻译家们的功劳,没有他们长年的付出和精彩的翻译,不可能在另一个语言环境中引起关注和广泛阅读,而诗歌又是所有文学体裁中最具有翻译难度和挑战性的。20多年来,我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等汉语圈出版了20多册不同版本的诗集和诗选集,译者都是田原先生。在此,我要再次感谢长年致力于日本现代诗翻译和研究的、我的友人田原先生的努力。优秀的译者是有效地传播诗歌的使者,离开他们,诗歌很难真正走出母语。
  一首优秀的诗歌作品,译介成其他语种仍能作为一首优秀的诗歌作品而成立,既是原作的考验,也是对译者的考验。很显然田原的翻译承受住了这种考验和时间的验证。田原不仅是一位诗人,也是一位致力于日本现代诗研究的学者。获得此奖,如果不是得力于他的语学能力和作为诗人的表现能力、判断力以及他的行动力几乎是没有可能性的。
谷川俊太郎
2021年5月9日 于东京
 

第六届卡丘·沃伦诗歌奖
翻译家奖

 
授奖辞
  他在诗歌写作与翻译中表现出精湛的技艺,作为诗人翻译家,他处处透出智性与灵性,翻译的学问与智慧,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他让母语“古老的面孔”在译诗中焕发出勃勃生机,他以人类共通的心灵感受为出发点,在诗歌语言的国际化与本土性上贡献出他卓越的经验。《谷川俊太郎诗歌总集》的翻译与出版,他专注、诚实与杰出的诗人翻译家形象更加清晰。鉴于此,现将第六届卡丘·沃伦诗歌奖翻译家奖授予田原先生。
 
答谢辞
  第六届卡丘·沃伦翻译奖授给刚刚出版、还散发着墨香的《谷川俊太郎诗歌总集》(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21年5月1日发行)很感意外,这本厚达656页的总集囊括了谷川俊太郎一生创作的诗歌精品,是按诗集的出版顺序,以编年史的形式编译而成,共收入70余部诗集的三百数十首诗歌作品,其中包括他一生中创作的三首长诗和几十首儿童诗。这本汉语版总集其实是我从2005年开始主编的一套日文版集英社文库六卷本《谷川俊太郎诗选》的缩影,有这一部总集在手,谷川俊太郎创作70余年的诗歌世界的轮廓就会尽收眼底。书前有谷川俊太郎特意为这本总集撰写的自序,书后附有他的创作简谱和跟我的长篇书面访谈。
  翻译日本现代诗20余年,甘苦自知。虽然至今我先后在台湾和国内获得过诗歌翻译奖,但最初接到卡丘·沃伦翻译奖的获奖通知时,意外之余,这个消息还是为我长年的默默翻译带来了些许的慰藉。翻译是一个吃透原文和再现原文的过程,对一首现代诗歌翻译工作的完成,不仅仅要看译者有没有在吃透原文的基础上,准确或接近准确地把原作的语言美感和意义置换到自己的母语之中,还要看译者有没有能力把一首诗歌的品质,作为原作感性、纯粹、而又复杂的艺术氛围和不确定性很诗意地置换到自己的母语中,也就是说你翻译过来的作品能否作为一首无懈可击的现代诗而成立,这一点我认为是诗歌翻译的生命。一般而言,诗人是一群长着触角的人,也是语言秩序的建立者,他们对词语的敏感是建立在事无巨细对心灵和事物的洞察、以及敏锐的感受力之上的,怎样通过翻译,才能倾听到诗歌内部的声音和诗人心灵深处的声音,也是对译者的最大考验。
田原
2021年5月9日于日本
 

第六届卡丘·沃伦诗歌奖
批评家奖


 
授奖辞
  严谨的治学态度,敏锐的问题意识,她注重诗歌现场研究,紧紧跟踪诗歌走向,掌握诗歌每一个细微的动态,但不急于给出结论。诗歌批评研究与诗歌写作平行而行,使得她的工作保持了一个学者的独立、客观与全面,得以深入、持久地观察与发现诗歌的问题,她在高贵与俯身中为诗歌开辟了通向未来的林中路。鉴于此,现将第六届卡丘·沃伦诗歌奖批评家奖授予孙晓娅女士。
答谢辞

  感谢湖南诗歌学会、湖南理工学院中文学院、湖南湘阴县文联以及《卡丘》诗刊等主办和承办单位,将这一高品质的奖项颁发给我,既感到荣幸,也很惶恐,它将激励我在诗歌批评与研究之路上不断超越过往。
  当代汉语诗歌是一片葱茏繁茂的森林,无论数量和质量,都可圈可点,置身其中,我常自省:当代诗歌需要批评家做什么,诗歌批评何为?从事新诗批评与研究,至今二十余年,我始终坚守一个观念:诗歌批评是知识分子诗学理想的实践方式,是学术的诗意存在方式,是个性化的精神实践行为,优秀的诗歌批评一定来源于真诚无伪的写作姿态,从现象和文本批评中彰显思想和艺术的多元融合。有生长点的诗歌批评应该是敞开的而非闭合,是担当的而非纯然的自由,是引领性的而非结论性的发现,是省思和动态的而非停滞或依附的,是生机勃勃有生命感的而非固步自封,是包容的而非武断苛刻,应该兼怀性灵华彩和理论思考的吸力,坚守批评的尊严和尊重……如果一定用一句话概括我的批评观,那就是在场的诗学观——诗性的在场、介入的在场、反思的在场、主体精神的在场,文学生命的在场,社会生活的在场…… 
  诗歌批评于我而言,不仅是一种职业和志业,尤其赋予我生命的激情和热力;再次感谢主办方,多年来你们躬身点燃一盏盏诗歌的灯盏,激励着投身于汉语诗歌建设者诗性地写作、睿智地批评。
孙晓娅
2021年5月1日,北京花园村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