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天佑译本《神曲》:如何让难懂的文字变得畅达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肖天佑译本《神曲》:如何让难懂的文字变得畅达


2021-04-08




  日前,由商务印书馆涵芬楼文化出版的《神曲(全三卷)》新书首发式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举行。商务印书馆执行董事、党委书记顾青,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中心主任、文化参赞孟斐璇(Franco Amadei),以及本书译者、著名意大利语文学翻译家肖天佑等嘉宾出席。首发式上,顾青介绍了商务印书馆2021年“纪念但丁逝世700周年”特别版《神曲》(全三卷)的出版。恩格斯曾评价但丁为“中世纪的最后一位诗人,同时又是新时代的最初一位诗人”。早在1939年,商务印书馆就出版了中文版《神曲》全译本,即王维克先生翻译的散文版《神曲》;2021年,商务印书馆又出版了目前最新的《神曲》中文全译本,由肖天佑翻译。
  活动中,本书译者肖天佑介绍了商务版《神曲》的特点以及翻译时的原则和考虑。肖天佑发现,一直以来,《神曲》带给很多读者的印象都是“难懂”,为了改变读者这样的印象,使读者能够读懂《神曲》、喜欢《神曲》,他经过对原文和之前几个《神曲》中译本的研究,最终决定放弃但丁原本的“三韵律”、灵活运用我国传统诗歌的形式,并使用日常使用的语言,翻译一部更易懂的《神曲》中译本。
  肖天佑介绍,但丁《神曲》共三部,一万四千余诗句,通篇采用十一音节三韵律的形式。
十一音节三韵律包括两方面的内容:首先,每个诗句必须有十一个音节。按照但丁同时期的诗人彼特拉克的看法,重音还要落在第四、第十个音节上,或落在第四、第八、第十个音节上,亦可落在第四、第七、第十个音节上。其实,音节的数目和重音的位置,就是诗歌的节奏。看来,但丁并不太认同彼特拉克的意见,他的实际做法是:第十个音节必须重读(这也是该诗句的韵),其他音节是否重读则灵活加以掌握。
  其次,每三个诗句构成一个诗节。如果我们用A-B-A表示第一节的三个尾韵,那么第二节的第一、第三个诗句要重复第一节第二句的尾韵(即B),第二个诗句则要换个尾韵,比如用C,就是说第二个诗节的三个诗句的尾韵连起来则呈B-C-B的形式;第三个诗节的尾韵以此类推,成了C-D-C,第四个诗节的尾韵则是D-E-D,循环演绎不止。
  翻译《神曲》的先决问题,如翻译家田德望所说,是译成诗还是译成散文。纵观外国译本,有译成诗的,也有译成散文的;即使是译成诗的,也有译成自由诗的,还有译成律诗的;有模仿但丁的三韵律采取三句一节的,也有自行其是改为四句一节的。以我国现有的三个从意大利语直接翻译的《神曲》版本来说,田德望的版本采用散文体,黄文捷的版本采用自由诗体,而黄国彬的版本采用律诗体,并模仿了但丁的三韵律。以但丁《神曲·地狱篇》前三个诗节
  即九个诗句为例,肖天佑列举了之前的翻译:

田德望将其译为散文:
在人生的中途,我发现我已经迷失了正路,走进了一座幽暗的森林,啊!要说明这座森林多么荒野、艰险、难行,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啊!只要一想起它,我就又觉得害怕。它的苦和死相差无几。但是为了述说我在那里遇到的福星,我要讲一下我在那里看见的其他的事物。

黄文捷将其译为自由诗:
我走过我们人生的一半路程,
却又步入一片幽暗的森林,
这是因为我迷失了正确的路径。
啊,这森林多么原始,多么险恶,多么举步维艰!
道出这景象又是多么困难!
现在想起来仍会毛骨悚然,
尽管这痛苦的煎熬不如送命那么悲惨;
但是要谈到我在那里如何逢凶化吉而脱险,
我还要说一说我在那里对其他事物的亲眼所见。

黄国彬的译文是:
我在人生旅程的半途醒转,
发觉置身于一个黑林里面,
林中正确的道路消失中断。
啊,那黑林,真是描述维艰!
那黑林,荒凉、芜秽,而又浓密,
回想起来也会震栗色变。
和黑林相比,死亡也不会更悲凄;
为了复述黑林赐我的洪福,
其余的景物我也会一一叙记。

  黄文捷与黄国彬的译文,似乎都注意了诗句的尾韵,即前后诗句要押韵:黄文捷译文第一节的尾韵“程”“林”“径”,近似押韵;黄国彬译文第一节的尾韵分别是:“转”、“面”、“断”。但从但丁原诗那三韵律来说,黄文捷的译文中似乎不见了踪影,而黄国彬在译文中却做的尝试。总之,从押韵这个角度看,黄文捷的译文比起黄国彬的译文似是略逊,但黄国彬先生由于生长在、工作在香港,受香港文化和方言的影响或许深了一些,不仅发音与我们大陆的人有差异,而且用词也有些不同,从《神曲》整篇译文来看,他的译文离大陆读者的用词习惯还是远了一些。
  黄国彬在翻译时提到了“音步形式”,他说:“新诗的音步概念,源出于西方诗律学的foot,经卞之琳等诗人的实验,过去几十年已有长足进展。可惜许多诗人误解了自由诗的自由,写起诗来,再也不注意节奏、韵律,一切皆任意为之,把一切交给偶然,颇像香港的六合彩搅珠。”
  可见黄国彬是按照我国五言诗的格式来翻译《神曲》的。如《地狱篇》第一曲开头的九句话:
我 / 在人生 / 旅程的 / 半途 / 醒转,
发觉 / 置身于 / 一个 / 黑林 / 里面,
林中 / 正确的 / 道路 / 消失 / 中断。
啊, / 那黑林, / 真是 / 描述 / 维艰!
那黑林, / 荒凉、/ 芜秽, / 而又 / 浓密,
回想 / 起来 / 也会 / 震栗 / 色变。
和黑林 / 相比, / 死亡 / 也不会 / 更悲凄;
为了 / 复述 / 黑林 / 赐我的 / 洪福,
其余的 / 景物 / 我也会 / 一一 / 叙记。

  肖天佑称,他已完成《神曲》三卷的翻译,通篇基本上都采用了五、六或七言,四句一节的格式:“我的体会是,单一地采用传统的五言、六言或七言,困难重重,那样做只能是画地为牢,自己束缚自己的手脚。因为汉语经过几千年的演变,词语到现在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从先秦时期的以单音词为主,发展到现在以双音词为主,三音词、四音词也很常见。以我们传统的五言为例,如大家熟知的李白《静夜思》就是以单音词为主。而现代汉语,单音词越来越少,双音词越来越多,甚至三音词和四音词都有双音化的趋势,要死守传统的五言,的确困难重重。”
  肖天佑称:“翻译实践中我尽可能多地采用中国古代诗歌的传统格式,如果实在难以采用这些格式,我参照这两种组合派生出以下几种押韵格式:模仿第一、二、四句押韵的格式,改为第一、三、四句押韵,第二句不押韵,如‘另有雄狮一头, / 昂首迎面走来;/ 饿狮若一声吼, / 空气也会抖’;参考第二、四句押韵,第一、三句不押韵的格式,改为第一、三句押韵,第二、四句不押韵,如‘我亦是如此, / 怀着爱与敬, / 反复读你诗/ 研习你诗韵’;参照句句押韵的格式,改为相邻两句押韵,即第一、二句和第三、四句分别押韵等,在押韵的方式上,也不能墨守成规。”
  如上可见,肖天佑以“功能翻译法”为理论依据,着重原语信息的功能,根据具体情况适当改变译语表达方式。同时,在翻译过程中,他也格外注意在遣词与造句方面使译文符合中国人的思维习惯,避免使用长句子。为了进一步减少读者的阅读障碍,新版翻译中,肖天佑放弃了《神曲》原文中大量的注释,选择压缩注释数量、简化注释内容、改变注释排版方式,以尽可能提高读者的阅读流畅度。
  商务版《神曲》的出版,得到了意大利外交与国际合作部为在海外推广意大利文学作品专门设立的翻译资助的支持。首发式当天,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中心主任、文化参赞孟斐璇到会表示祝贺。会上,顾青代表商务印书馆向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中心赠送了商务版《神曲》,孟斐璇则代表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中心向商务印书馆回赠《意大利文化遗产》画册,双方进行了友好交流。
  新版《神曲》采用16开平装大开本设计,排版疏朗。为纪念但丁逝世700周年,本版本配有定制的但丁金色纪念章贴纸。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澎湃新闻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