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浅浅诗作引争议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贾浅浅诗作引争议


2021-02-02


贾平凹女儿的诗,谁捧起的臭脚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文/胡克非

 

  1月28日,文学艺术界刊物《文学自由谈》微信公众账号发布该刊物2021年第1期文章《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引起舆论热议。

  文章中写道,“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爆红,背后是各路文学名家和诗人积极为贾浅浅的诗歌撰写评论,溜须拍马。”

  很快,贾浅浅的各种诗歌就被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引发网友群嘲。

  其中不乏一些诗歌包含“屎尿屁”的内容,甚至被网友戏称为“尿尿体”。


惊现网络的“尿尿体”

  先来看几首贾浅浅创作的诗歌吧。

《真香啊》

她说:上午同事们一起把饭吃/一个同事在饭桌上当众扣鼻屎/她喊了声“不要擦拭”/另一个同事见状/抢上前去抓过那同事的手指/一边舔还一边说/真香啊,你的鼻屎

《我的娘》

中午下班回家/阿姨说你娃厉害得很/我问咋了/她说:上午带他们出去玩/一个将尿/尿到人家办公室门口/我喊了声“我的娘嗯”/另一个见状/也跟着把尿尿到了办公室门口/一边尿还一边说/你的两个娘都尿了

《朗朗》

“晴晴喊/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等我们跑去/郎朗已经镇定自若地/手捏一块屎/从床上下来了/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面对这样的诗歌,网友们纷纷表示,给自己一个键盘,只要会说话,会敲击回车键,自己分分钟可以变身诗人。

  通过相关媒体报道可知,2018年1月,贾浅浅首部个人诗集《第一百个夜晚》首发式在北京举行,诗坛前辈包括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学评论家张清华和著名诗评家欧阳江河和著名诗人西川都对贾浅浅的作品做出点评。

  2020年1月,贾浅浅的另一部诗集《椰子里的内陆湖》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中,编辑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诗人从生活细节入手,有着朝圣者般的细腻与真诚,在古典美学与现代生活的夹缝中,她找到某种黠慧的表达方式。”

  很快,贾浅浅遭到了网友的群嘲。

  人们不仅翻出了大量她的陈年旧作,还不忘起底她的身世。

  贾浅浅,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现当代文学在读博士,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出席第八次全国青创会,参加《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

  更响亮的头衔则是,著名作家贾平凹的女儿。

  至此,网友们理所当然地将矛盾从文学艺术价值指向了公平、规则和环境上。人们认为贾浅浅的诗歌与其获得的荣誉并不相称,受到赞美更多是沾了父亲贾平凹的光。

  显然,文豪父亲的女儿诗歌闪瞎眼球,远比讨论“尿尿体”更有网感。


贾浅浅的诗,究竟有多糟糕

  事件中,媒体人张丰在《新京报》发文表示,某种程度上,对贾浅浅的攻击,并不是什么诗歌批评或评论,而是典型的网络传播,用一个俗语来说,就是“带节奏”。到目前为止,这样的攻击并没有什么学术价值。

  到文学探讨上,有网友指出,贾浅浅的部分诗作其间透露的粗鄙、浅陋的言语,甚至涉及明显的性暗示、性玩味的意味,这是对文学和诗歌的亵渎。

  前述文章中唐小林的观点同样有代表性,他认为,诗歌特殊的简短错落的体裁形式给了这些伪诗人一个可乘之机。诗歌原来应该是文学山峰顶上的大树,现在却成了山脚下供人踩踏的阶梯,实属本末倒置。

  “不会写小说,就写诗歌,而只要胆子大,敢把文字分成行,就不愁没有人来吹。”

  中国新闻周刊尝试联系了一些活跃在文坛的知名诗人,其中大部分表示知道此事,但不愿就此事发表看法。

  某报资深编辑、诗人巴灵一道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个人认为不必苛责屎尿入诗。诗的边界宽广无忌,比如波特莱尔就著有《恶之花》,入诗的意象不一定都是鲜妍的春花春朵。”

  巴灵一以贾浅浅的《朗朗》举例,他认为贾浅浅的工笔叙写儿童的生活细节细腻具体,展现了儿童情态别样的天真单纯。

  诗人、文学评论家秦晓宇则认为,现代诗歌最大的特征就是有能力处理和古典诗意不一样、在很多人看来不那么文雅诗意的事物,所以诗歌的胃特别强大,它有能力消化很多事物,这也是现代诗歌和古典诗歌最大的不同,古典诗歌会显得更文雅,更有诗意。

  “贾浅浅的诗歌基本上是对生活用文字直接的一种捕捉再现,偏口语化。诗歌是极为强调语言本身的表现力,它能够把想象力、洞察力、表现力等这些因素强力的扭结在一起,可以创造一种特别美妙的语言的现象,但在贾浅浅的诗歌中基本看不到这一点。”

  诗人陈年喜的评价更为简短,也显得更加有力。

  “文学是饥饿者的事业,当身体和灵魂有了真正的饥饿感,真正有话要说时,说出的可能才是有效的。相比于沉重的生活,诗歌、事件都不算什么,好好生活吧。”


光环、叛逆、尴尬并存的文二代

  事实上,网友的讨论并不在诗歌本身,而更多的在于贾浅浅“文二代”的身份。

  前有姚安娜,后有贾浅浅,网络好像是有记忆的。

  对于姚安娜,人们的非议来自顶着公主的光环,却喊着破圈的口号,而对于贾浅浅来说,人们的期望显然更高,这来自多年来人们对于文人和艺人的刻板认知。

  没有人会天真地抛开父辈的光环独立审视他们的子女,就像子女如何辩解也不可能改变一样。但他们可以选择叛逆的对抗。

  此前,清华大学刘瑜教授的演讲提到“我的女儿正势不可挡地成为一个普通人”就引发过批评,有观点认为“精英劝你看开其实是让你认命”。

  从“官二代”到“富二代”再到“星二代”,人们早已见怪不怪,但当“文二代”登堂入室时,人们还是会稍稍迟疑一下,毕竟相对财富而言,文学才华显然更考验积累和天赋。

  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文二代”并不多,绝大多数赫赫有名的文学家,都难以子承父业地将文学香火传继下去。已有的“文二代”屈指可数,诸如法国的大小仲马、中国宋代的“三苏”、现代的叶圣陶父子等。

  像王安忆之于母亲茹志鹃,那多之于父亲赵长天这般超越父辈成就的更少之又少。

  对于贾浅浅来说,固有观念认为,书香门第的家庭出来的孩子,是不应该写出“尿尿体”这样观之不雅的诗歌的。

  梳理贾浅浅近年的学术成果,有多篇论文有关其父贾平凹,例如《生命的言说与意义——试论贾平凹的书法创作》《文学视域下贾平凹绘画艺术研究》《历史与文学的双重变奏——贾平凹的叙事策略》《写给父亲的一封信》《贾平凹散文精选》《贾平凹书画与文学艺术精神关联性研究》等。

  结合她“文二代”的身份,在高校做这样的研究,对于公众来说,无异于是没出息的表现。

  再或者,她去创作陕味文学,在没有生活和积淀的情况下,她怎知农民生活的鲜活,又怎知时代变迁的动荡,这样的作品会让她的创作显得更加尴尬,更谈不上复制父亲的传奇。

  梳理贾浅浅的求学、研究、创作,稍微理性的人都能看出她的不甘心和蠢蠢欲动,甚至还有那么点励志。

  如果说是贾浅浅选择了诗歌,不如说贾浅浅没有选择,因为纵观当代文学,可能没有任何一种体裁如诗歌这般恣意没有边界,在这样一个开放的容器中,她得以轻松释放,虽然它们既不美丽也不典雅。

  试想一下,假如没有这几篇“尿尿体”诗歌露出网络,贾浅浅甚至不会被人们认识,她便只是父辈饭局中的一个谈资罢了。

  别忘了,在这个事件中,还有这么一个群体。

  他们认为贾浅浅是孔子所说的“生而知之者”,是斯图尔特所说的“天成的诗人”,她创作的诗歌近乎于席勒所说的“朴素的诗篇”。

  孟德尔发现了遗传规律,我们后人则用曲意逢迎证明了“小说家的女儿天生是诗人”。

  在多元与迷茫的时代里,人们的目的总是那么清晰,不惜让舌头打弯,说出投桃报李般的美好期盼。

  在某种角度上看来,他们比贾浅浅,可能还要尴尬上几成。

 



唐小林谈“质疑贾浅浅诗歌”:文学的交给文学,读者会评判
澎湃新闻记者 喻琰 实习生 梁舒奕



  1月28日,《文学自由谈》微信公众账号发布该刊物2021年第1期文章《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引起热议。
  文章批评贾浅浅诗歌是“回车键分行写作”,并认为,贾浅浅的诗歌与其获得的荣誉并不相称,受到赞美更多是沾了其父——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贾平凹的光。
  唐小林的质疑文引起关注后,也有声音认为,贾浅浅的诗集中收录了很多作品,“好事者”却偏偏拎出几首来说事,是“以偏概全”。
  2月1日,澎湃新闻联系上批评文章的文作者唐小林。唐小林告诉澎湃新闻,网上的言论他关注到了,不过不便发表个人评论,“希望文学的交给文学,让读者自己去评判,我不便发表意见。”
  此前有诗人在接受新安晚报记者采访时称,贾浅浅的诗歌不能捧杀,也不能棒杀。“我个人认为她的诗歌不能像唐小林讲的那样一无是处。我记得她在鲁院的时候,她们那个班上拿的那些作品,我看了有几首还是不错的,但是唐小林指出来的这几首确实不能读,那不是诗歌,这肯定不是诗歌,是非诗的东西,或者是口语的东西。”
  对此,唐小林称,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写”。他表示,此前他也写过很多关于贾平凹的文章,“都可以在网上看的到” 。
  “文学就以文学来说话”,唐小林称,“我已经60多岁了,不会因为文章有很高的点击量而激动。”
  深圳《宝安日报》的一篇报道显示,唐小林写文学评论已经有十多年,曾出版《孤独的“呐喊”》一书。该报道的记者手记部分介绍,唐小林高中学历,37岁到深圳打工,曾做过企业管理、日语翻译,是一名“草根评论家”,也是“粤派新批评”的一员。
  对于贾浅浅诗歌引发的舆论质疑,澎湃新闻此前曾尝试电话联系贾平凹、微信联系诗人贾浅浅,截至发稿前,暂未获得回应。
 

贾浅浅诗作引争议:拎出几首来说事,是以偏概全吗?
澎湃新闻记者 钟煜豪



  诗人贾浅浅,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还身兼贾平凹文学馆常务副馆长一职。
  1月28日,微信公号“文学自由谈”刊发了评论者唐小林的文章《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一石激起千层浪。文章批评贾浅浅诗歌是“回车键分行写作”、“肮脏恶心的垃圾文字”,并认为,贾浅浅的诗歌与其获得的荣誉并不相称,受到赞美更多是沾了其父——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贾平凹的光。
  “国内诗坛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2月1日,河南日报客户端刊发评论文章称,说来尴尬,国内诗坛虽然多数时候都寂寂无声,但却总能以石破天惊之声引起强势围观,颇有些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震撼力。继“梨花体”“废话体”走红之后,“粗话体”横空出世,“教主”贾浅浅,正是作家贾平凹的女儿。
  在作者赵志疆看来,在所有汉字中,诗无疑是最有“诗意”的,因为其满足了人们对一切美好事物的想象。人们不仅乐于如诗如画的美景,而且忍不住憧憬充满诗意的生活,诗不仅可以传情,而且可以咏志,百般况味尽付其中。自“白话”而“废话”,直至“粗话”,诗歌创作的技术门槛似乎越来越低,更令人难堪的是,格调似乎也一路走低,乃至令人不忍直视。
  文章称,如果说“白话”和“废话”仍属于表达方式的问题,那么,“粗话体”毫无疑问就是思想品质问题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虽然诗歌创作的门槛一路走低,但诗歌评价的门槛却似乎一路高企,以至于无论面对怎样天雷滚滚的诗作,总有人以“你们不懂艺术”之名大加挞伐。贾浅浅意外走红之后,类似的声音再次响起,除了“你们不懂诗”的习惯性自负之外,还有一种声音是“以偏概全”。言下之意,贾浅浅的诗集中收录了很多作品,“好事者”却偏偏拎出几首来说事。既然收录进专集,想必每首诗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任何诗人都不可能字字珠玑,但终归要为自己写的每一个字负责。这不是文学审美,而是诗家底线,怎么就不容置喙了呢?
  赵志疆指出,坦白说,诗词鉴赏是需要一定文学底蕴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大众审美可以被直接无视,更不意味着大家一定要从下里巴人的叙述中,咀嚼出阳春白雪的诗意。现实生活中,有人似乎固执地认为,如果想要评价一枚鸡蛋,你就必须先做一个母鸡。这种“你行你上”的逻辑,看似充满专业的力量,实则不过是“圈子文化”的捍卫者,而这样的“圈子文化”,无疑是文学艺术之类高雅领域,与大众审美渐行渐远的标志。
  就贾浅浅诗歌所引发的争议,新安晚报记者采访了一位国内著名诗人。这位诗人表示不能捧杀,也不能棒杀。“我个人认为她的诗歌不能像唐小林讲的那样一无是处。我记得她在鲁院的时候,她们那个班上拿的那些作品,我看了有几首还是不错的,但是唐小林指出来的这几首确实不能读,那不是诗歌,这肯定不是诗歌,是非诗的东西,或者是口语的东西。”X诗人认为,这些被网络攻击的诗歌,某种程度上是贾浅浅对自己写作的一种放纵,或者是一种无节制的倒退,“诗歌是给人带来美感的,这些东西拿出来讲,我觉得这是一个诗人最没有出息的一种表现。但中国诗歌呢,出现了下半身写作以后,和口水诗写作,包括‘乌青体’这些诗歌出来以后,给我们诗坛带来了负面的影响,也不排斥现在诗坛出现了不说人话说鬼话的所谓的诗歌,确实是有问题的。”
  报道称,谈及贾浅浅,这位诗人认为,虽然由于父亲贾平凹的原因给她带来了许多“福利”,作品到处发,上了青春诗会,“但是我们也不否认贾浅浅有她的内在的东西,因为她毕竟有些诗歌、随笔、散文写得还是不错的。对于一个作者,我个人认为尤其是年轻作者还是以扶持为主,不能就一个局部,就两三首诗,就来全盘的否定,我想这样子可能对青年作家的成长不利,对中国的诗坛也不利。我们既不能捧杀,我们更不能棒杀,这可能是我们要一贯坚持的。我们要警惕,对一些‘文二代’,蹿红的诗人,保持警惕,保持理性的分析,不能因为在他们的诗歌实践中或者诗歌实验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马上一棒子打死,我觉得这都是不妥的。我觉得贾浅浅这个事情,我个人看法是我们不能够就她几首诗而全盘否定她,也不能因为她在文坛有一个大佬父亲就全盘否定她的诗,因为她没办法选择自己的父亲。还是要看她个体的文学创作本身。”
  另外,《新京报》2月2日刊发评论文章《贾平凹女儿的诗可以批,但别因身份而预设立场》指出,借“贾平凹之女”身份发挥并非不可,但也不能没有边界。现在很多网友对贾浅浅的质疑,是基于想象出来的“猫腻论”“内幕说”。但摘取诗歌片段加以非议,很难为立场先行下的脑补结论提供支撑,也更像是为黑而黑。
  文章认为,没错,对于诗歌,可以有很多主观的评价标准。但不管怎么说,评价标准宜“就诗论诗”——至少,是用诗的标准来评价诗本身。那种断章取义的评价,才是真的“浅”。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综合报道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